区块链:投资人的假春天 进入后惊觉是寒冬

今年以来,币圈走出了近1年多的熊市,开始了逐步上涨,特别是4月份以来,主流货币轮番上涨,比特币由年初的3000美金左右涨到了8000美金,以太坊由年初的近100美金涨到了280美金,很多小山寨币翻了好几十倍,不少人欢呼牛市已经来临。2017年的牛市,让传统机构认识到一个新的领域:区块链行业,2018年初数字货币市场达到牛市高潮,玉红打造的区块链不眠群,让更多的大佬了解和进入币圈,著名的投资人徐小平老师直接在真格基金群里直呼区块链时代即将来临,但是随之而来的熊市,币价跌跌不休,大佬们被指各种割韭菜,大部分大佬们黯然离场,仿佛从未来过一样。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今年随着币圈的进一步回暖,大家对区块链关注肯定也是越来越多,投资机构作为投资领域的最重要的参与者,自然也不会在利益面前毫无波动,但是去年进入的币圈的传统的大佬的尴尬境遇让他们心有余悸,同时区块链行业也跟去年完全不同了。区块链投资与传统股权投资存在很大的差别,其中主要的一个差别是:股权投资周期较长,在早期投资完成后,需要很长的等待才能完成退出,但是区块链的一些项目通过ico则有可能在几个月就完成退出。下面具体聊下区块链投资和传统投资的不同投资方法:首先是区块链投资,一般的估值是依据它代币在外面的流动比例,以及它想募集到的资金,然后结合创始团队、社区活跃度、技术成熟度等进行估值。2017-2018年机构投资参与私募,也是用主流币换项目方的代币,然后和项目方一块,通过各种站台造势进行ICO,最后上知名交易所流通、快速退出,这个过程可能就3-4个月时间,这种短、平、快的融资方式从长远来看,对行业发展是极为不利,这种说白了就是类诈骗,拿了钱之后就关门项目或者根本就是一个想法就去融资,一般来说企业从小到大需要企业家和团队披巾斩棘,融资也会伴随企业发展的各个历程,但是ICO是企业还是想法的时候先拿到所有的钱,企业家还有动力辛辛苦苦去发展壮大企业吗?现在一方面是还处于熊市,上交易所的破发现象很常见,民众对于ICO套路模式也熟悉了,不在做接盘侠,就算上交易所之后也无人接盘,同时ICO也早已被各国禁止,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如今区块链投资变现的渠道发生的极大的改变。其次是传统投资股权投资,在传统领域,股权投资根据企业的发展阶段可以分为:种子轮、天使轮、A、B、C、D轮等、Pre-IPO、IPO之后这些阶段,一般是第一年投资后,二、三、四年进驻项目的董事会,看怎么协助项目,并给项目提供信息和资源;如果公司做的好,七八年后有上市的机会,过程持续很久,很少有企业能走到IPO这一步。从ICO被各国禁止之后,出现了STO、IEO等模式,这些模式要么不好操作,要么就是换汤不换药,对于正规的机构来说,都不是理想的退出的渠道。我们看到在ICO等模式被禁止之后,2018年5月以来,嘉楠耘智、亿邦国际、比特大陆三家先后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但是都被拒了,传统的资本市场对新的行业一时间还无法接受,今年以来传出嘉楠耘智可能上科创板,未来尽管区块链企业上市之路不平坦,但是最终肯定会被传统的市场接受。《2018第二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显示,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三家矿机生产商分别以700亿元、200亿元、100亿元的估值占据区块链行业头三把交椅。智能合约的推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但是现在出现了滥用,对于商业应用来说,token对比传统的积分更具有意义,能让企业更好与客户进行绑定,把客户从价值消费者变成价值的拥有者,但是我认为,Token应用到项目所有权等金融属性上,则值得仔细思考,会不会导致滥用。从上面的分析来看,传统的投资机构进入区块链领域,理想的方式还是通过股权投资。

月初尚在争论是否冬天将至,月底就坚冰凛冽。区块链行业的季节变换,确实比外面的世界更迅猛些。

“我们近两个月来看了200多个项目,只投出了一个。”“现在市面上的项目都是垃圾,非常头疼,我们最近都没有投一个项目。”“我们春节以来还没有投到任何项目。”这是专注区块链的投资机构正在经历的现实,多个投资机构告诉新浪科技,“已经在寒冬期快3个月了,项目一上交易所就破发,所有机构都不出手了。”也就是说,正当3点钟群大火的时候,区块链项目已经变凉了。“刚入场就寒冬”在没有加入某投资机构担任合伙人之前,Andrew还在为区块链的伟大革命特性感到欢呼雀跃。在加入后,他才猛然发现,“很不幸,刚进来就进入了寒冬”,而他加进入行业的时间还没有三个月。Andrew在此之前是一名创业者,他在2017年年中就关注区块链项目,但在2017年年底才真正踏进这个行业。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晚了一丢丢。现在的行业正处于一个相当尴尬的时期,对于投代币公司的红利期已经成为过去,“现在代币公司的项目一旦上了交易所就是破发,谁投谁倒霉,别说普通投资者被割韭菜,投资机构也都成了韭菜,韭菜们早就觉醒了,谁也不出手了。”比特币的价格在今年尤其不稳定。年初至今,比特币已经暴跌40%。尤其在3月7日,号称全球第二大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被黑客劫持以来,比特币一度跌至7676.52美元,其他币种更是跟着一路下跌
。更坏的消息是,谷歌宣布,从今年6月起,禁止在搜索平台上出现所有与数字加密货币和ico(首次代币发行)相关的广告。“韭菜的钱被割了,韭菜就成长了。”这是3点钟群某位大佬的公开言论,一语成谶。在Andrew看来,2017年,这些大佬确实割韭菜割得太狠,可以说相当凶残,恨不得连根拔起,这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今年这个春天韭菜难产。而区块链对于其他应用落地还为时尚早,“区块链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要走。”所以,“如果有创始人介绍说这个项目已经落地,那纯粹是胡说八道,我们会百分百PASS。”因此,Andrew的团队目前都在看一些技术类项目,“目前,我们倾向于投资技术开发以及基础建设类的项目,近期在美国硅谷看项目比较多,中国技术暂时还比较浅层,没有好的项目。国内国外,近两个月,林林总总看了200多个项目,只投了一个。”虽然市场如此低迷,但是Andrew仍然看好区块链的长期价值,在他看来,熊市来了不是坏事,正是行业调整学习的好时机。“我绝对不会回头”,Andrew目光坚毅地说,“我相信区块链是我们年轻人的机会。”Andrew认为,在做区块链投资的都是年轻人,事实上这个新兴行业没有老人,传统VC/PE也很难进来,因为他们看不懂。在投资领域,对区块链项目比较排斥的是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他认为区块链和ICO直接相关,很多创业者谈到商业模式就兜圈,但最后还是害羞地说发币。“向没有专业投资经验的、所谓的不合格投资人去进行私募,这在大部分的文明国家都是不合法的。”朱啸虎指出,“欺负弱者,向弱者收割,我觉得不仅是法律不能接受的,道德上我们也没法接受。”然而,Andrew强调,自己所在的投资机构都是在合规的前提下去做的区块链投资。同时,Andrew指出,实际上,很多传统VC/PE都在试水投资区块链项目,比如红杉中国、真格基金等头部基金,也有梅花天使创投、PreAngel这些后起之秀也在重仓区块链。此外,Andrew向新浪科技透露,徐小平振臂高呼All
in区块链让行业备受瞩目,但实际上,真格基金投的区块链项目并不多。接近徐小平的消息人士向新浪科技证实了Andrew的言论,该消息人士指出,真格基金肯定不是All
in区块链,仍然专注消费领域的投资,目前仅一个人在投资区块链相关的项目,他就是去年刚从聚美优品跳槽到真格基金的合伙人戴雨森。真格基金投出的区块链项目都是戴在操刀,这段时间,戴在美国看项目,但他最近也很少出手。但是,最近IDG资本出手频频,但他们投的大多数区块链项目都是在美国。“布局特别早,看得特别准,这对一个老基金来说很不容易”,
Andrew略有敬意地说道。IDG资本曾公开表示看好区块链的发展潜力,并从2012年就开始布局投资。投资了美国的Circle、Coinbase、Ripple,而这三个区块链项目都持有纽约州颁发的比特牌照,并且,这也是纽约州仅有的三张比特牌照。“当前国内区块链项目全是垃圾”“如果看国内的区块链项目,现在没有一个好项目,全部是垃圾,我们最近什么都没投”。作为某家机构的合伙人,Harvey也承认最近是熊市,并且从春节的时候就开始了。Harvey透露,此前该机构投了不少数字货币的项目,很多人因此成了“暴发户”,但是,当时他还没加入。名校金融专业出身的Harvey同学,一直有一个VC梦,但阴差阳错进入了一家做比特币资讯的网站,后来,正好这家专门投资区块链的机构招人,他就来了。同样,他也没想到,进入这家投资机构后就一个项目也没投了,天天看各种币价格下跌,甚至破发。更加没想到的是,他前脚离开那家数字货币资讯网站,后脚他们就获得了一大笔融资。但Harvey也没觉得过于遗憾,跟Andrew想法相似,Harvey认为,“现在市场低迷期正是练内功的好时候,以前,投资区块链的机构都在野蛮生长,现在,正慢慢走向正轨。”对于以前的草莽时代,Harvey描述的很平淡:“在项目方,一个团队,甚至就一个人,用区块链的技术,大多是利用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写一段代码,就可以发代币了,而这就算一个项目,接下来就是包装项目,设计应用场景,撰写白皮书,白皮书里面要写有大佬的站台,然后上交易所。”这就是ICO的过程,“《庄家杜均》描述的是我们习以为常的现实,ICO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有第三方推手,且层层盘剥。”但是,“杜均绝不是最大的庄家,大庄家都是大佬。”比如,所谓“大佬”的站台费,是“1%到5%”的代币不等。最近宝二爷(郭宏才)也透露了自己站台的故事,很多人主动找来站台。后来宝二爷“只站台,不投资”。这样,宝二爷甚至不用出面,只要名字在别人的白皮书上就能拿到1%的token,加在一起宝二爷差不多估计有100个项目了。“1%其实还算少的,很多人5%,有的还直接要比特币,有的大佬确实特别黑。据说,在鼎盛时期,有大佬一天一个亿。”在去年国家还没有禁止ICO之前,投资方只需要会包装、有渠道、有人脉、懂上币就行。而传统VC入局,“一方面是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另一方面是也想分一杯羹。”当时可谓是群魔乱舞的阶段,大佬草根形形色色的人都入场了。“投资方投资一个项目之前根本没有DD(尽职调查),不看白皮书,更没有行业分析,什么都不管直接出手,但那个时候闭着眼睛投都能抓到宝,投资机构都赚得盆满钵满。”后来韭菜们痛彻心扉了,也恍然大悟了。Harvey认为,未来,区块链的投资机构会越来越像VC/PE,很多投资机构也正在建自己的研究院,也在研究写分析报告,以后不会再眉毛胡子一把抓了。“过度神化是坏事,充分竞争还没到来”作为一家专门针对区块链的投资机构,Mike面对当前市场的负面情绪并没有特别悲观,“区块链走到今天,存在很多泡沫,包括媒体投资人也在夸大区块链,我觉得关注是好事,但是过度神化是坏事。我认为现在正处于最早期的红利期到竞争阶段,但还没有到充分竞争。”此前,Mike也经历了创业、投资不同角色的转换,在加入区块链投资机构之前,他是一家传统VC的投资经理。Mike早在2014年左右就接触到比特币,并且陆陆续续结交了一些币圈的朋友,偶尔互相交流,但联系的并不紧密,时断时续。2017年,Mike听说有几个认识的的朋友一起做了专注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机构,后来在9月份受邀加入。实际上,Mike当时也没有马上加入,因为在那家传统VC任职期间,同事们曾一起讨论区块链投资,大家当时都很排斥。但是,Harvey恰恰是在大家抵触的时候开始转变,他的逻辑是“正是大家抵触,说明这个事情是好事。因为抵触的人都是既得利益者,他们不愿意新事物打破藩篱,而这恰恰是我们这代人的机会。”Mike觉得自己加入的还算及时,并且也比较得心应手。在Mike看来,做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最大的不同是退出周期的短,甚至缩短十倍。传统VC从天使轮到ABCDE轮再到Pre-IPO,到最终项目IPO后退出,一般都是7年左右,至少需要3-4年。而一个区块链项目的节奏完全不同,从基石投资(即通过投资获得区块链项目的私募份额,以及相应的代币。在拿到投资人的资金后,项目方需要自己在交易所进行发行代币的操作),到私募(股权投资+Token),还有公募(ICO),速度特别快。即使现在由于国家政策原因,不能做公募了。但是,还是能看到区块链投资与传统VC/PE相比大相径庭。“也不是说完全回报快,也是得有好的应用前景。”
Mike补充道。也正是因为操作方式不同,去年有很多专注投资区块链的机构应运而生。根据IT桔子数据显示,在
2017
年新成立的46家投资机构中,有9家专门关注区块链领域投资,占五分之一的比例。专注区块链的投资机构2018年投资情况列表(新浪科技根据IT桔子、鲸准等资料整理,不完全统计)除此之外,有一些在数字货币行业比较成熟的企业,也开始布局投资区块链项目,比如火币网、比特大陆以及OKex。值得注意的是,通过公开数据可以看到,此前所谓好的项目,非常抢手,八九个专注区块链的投资机构几乎会一同进入。2018年以来,1月份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交易最为活跃,2月以后鲜有投资。而最近根据公开报道,大部分融资的区块链项目都是做媒体资讯的。Mike说,“目前网上看到的我们的投资项目都是在2017年出手的,2018年以来几乎没有投资。”目前,他所在的投资机构这个阶段主要针对海外市场,在国内,不合规的事情不会做。后记近期数字货币的市场价格仍然不理想,昨天集体下跌,比特币已经跌至7450.50美元,24小时跌幅超过8%,以太坊跌幅超20%,几近崩盘。在恶劣的市场环境下,专注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机构放弃投资数字货币,一方面,想要在应用层面、技术层面寻找靠谱项目,一方面想要在团队职业化建设方面步入正轨。而传统VC/PE可以随时抽身,转向他们原本熟悉的领域。多数投资人也认为,泡沫之下正是行业洗牌的时期,只有合规且专业的投资机构才能活到最后。

进入2018年,各类投资基金一直被“钱荒”笼罩。惟有区块链领域热度不减,虽然被政府宣布为非法,但ICOs(Initial
Coin
Offerings,首次代币发行)作为一种新型融资形式大行其道,圈内的认同度和规模甚至超越了传统的股权投资模式。

春节期间横空出世的“三点钟无眠”微信群引爆了区块链概念后,各路场外资金蜂拥而至。尽管政府监管从未放松,尽管经济大环境越来越不可捉摸,尽管比特币价格从最高点一路下跌至腰斩,但在大佬“拥抱泡沫”的口号,以及比特币(BTC)的“信仰”、区块链的“共识”、通证(Token)的社区运营等不同名义下,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领域的资金狂欢一直进行。

直到8月份,一切戛然而止。

ICO冰封

按照闻涛(化名)的说法,币圈不仅仅是进入了“资本寒冬”,而是彻底的“冰封冻结”。

作为一名资深数字货币“信仰者”,闻涛坚持认为,只有ICO才符合“币圈逻辑”:“谁有项目,说好多少BTC或多少ETH(以太坊币),直接打过去。不打借条、不签合同。”等项目发行的代币(Token)上交易平台,卖出获利。

闻涛承认,这样不严谨的操作方式引发了很多纠纷,如著名的“李笑来欠3万个比特币事件”和“徐明星借给李丰1500个比特币事件”,但币圈仍然对PE(Private
Equity,私募股权投资)或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等传统的法币投资有着深深的歧视。

“币圈逻辑”的流行,有事实基础支撑。

之前的传统创业项目融资逻辑都是根据团队、商业模式、技术、背景、市场等多方面进行分析和考察,项目从投资机构的种子融资、天使轮融资、A轮融资、B轮融资,到C轮、D轮、E轮,直至被并购或上市,每轮融资都有较长的时间间隔,都要有商业模式落地、技术完成等各方面的突破,投资周期长达数年。

而ICO融资几乎让上述步骤一步到位。项目方发布白皮书,相当于传统投资周期的种子期,投资人用以太坊或比特币去购买项目方发行的Token,能否兑现白皮书上的想法和愿景尚在未定之数,但代币只要上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投资人就可以卖出获利。一般的项目从开始到ICO约3个月至半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获得百倍乃至千倍收益,在传统投资界是不可思议的。

区块链项目本就比传统创业项目有更多的想象空间,财富效应吸引了更多的资金。所以,ICO的疯狂是必然的。

2017年,大批主打ICO模式的Token
Fund涌现,ICO融资募集金额呈现井喷式增长。ICOData.io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共诞生873个ICO项目,募资61.37亿美元;热度延烧至2018年,一季度募资超过38亿美元,其中1月份募资额高达15.22亿美元。

图片 1

2017年1月至2018年8月全球ICO融资总额图。数据来源:ICOData.io官网

尽管中国政府于2017年9月4日以七部委联合公告的形式,明确将ICO定义为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严禁包括ICO在内的代币发行融资,但发个白皮书就可能募集近千万元的现象以及“百倍币”、“千倍币”的传说,使ICO在中国不可避免地演变成一场大众的资金狂欢。

金钱聚集,泥沙俱下。设计项目、发布白皮书、圈内大佬站台、私募或众筹或代投、上币交易平台,ICO“割韭菜”已经有了成熟的套路。围绕其间的,是一个充满欺诈的市场:发布假项目、私募卷款、代投假币、发布不实信息喊单造势、以市值管理名义控制交易价格、打造“大师”光环收费“割韭菜”,等等。

2018年初,币圈爆发了超级明星(MXCC)跑路事件、英雄链(HEC)虚假推广事件、艺术链(ARTS)联合创始人被扭送至北京市金融局信访办事件等负面新闻,也有光锥LCC币、柏拉图币等大量传销币被揭露。一路相伴的是数字货币市场的熊市:比特币从2017年12月的每枚约2万美元,跌至2018年6月底的不足6000美元,跌幅高达七成;以太坊等其他主流数字货币也大致如此,大批山寨币的跌幅更惨不忍睹,“归零”者众。

即便如此,ICO模式至少从表面上看未被动摇。ICOData.io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ICO募得62.07亿美元,超过2017年全年募资额。6月份,《核财经》与多家区块链项目方接触,后者虽然大多感慨募资辛苦和上交易所费用贵,但话题更多集中在“币改”、“链改”、“通证经济”等方面,最多再谈谈长达半年的熊市何时转向。

信心似乎是被8月8日以太坊价格暴跌打破。那天,以太坊价格跌破每枚400美元探底360美元,为年初最高点1400多美元的四分之一。以太坊是ICO的主要融资工具,漫漫熊市本就令Token
Fund和项目方资产持续缩水,突然暴跌又打断了很多项目的资金链,引起圈内恐慌。回头发现,先知先觉者早已上岸:同样是ICOData.io数据,8月份全球ICO融资总额仅为1.95亿美元,与1月份数据相比减少87.16%。随后是8月14日以太坊价格跌破每枚300美元,击垮了很多人的“区块链信仰”。

其间,大量ICO项目破发。据不完全统计,上交易所当天破发的项目一度达到九成,“以前割散户韭菜,现在连投资人韭菜都割了。”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朱潘跑路”。90后创业者、薛蛮子的得意门生、币圈战神,朱潘自带多个光环,因为被曝在ZJLT(终极账本)项目中通过挪用私募币投资、拉盘操纵币价的方式“割韭菜”,8月6日被多人聚集在其公司维权,朱潘事后发布朋友圈宣布“永久退出币圈”。

图片 2

如果说此时ICO已陷入垂死挣扎的境地,区块链投资进入寒冬;但最终是政府出手,使其被“冰封冻结”。

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提示》,称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此类活动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

图片 3

“公安部都出面了,谁还敢ICO?!”闻涛笑问。

VC埋伏

资本寒冬,最受伤的是区块链项目方。

一名开发者告诉《核财经》,其项目始于2017年底,已经融资两轮,7月份谈好了第三轮的2000枚ETH投资,被拖延到8月后投资方反悔了,房租和人员工资接续不上,项目顿时陷入困境。他说,前期投资者没钱了,接洽了多家之前熟悉的Token
Fund,基本上连谈都不愿意谈,现在准备找传统投资机构碰碰运气,看能否起死回生。

有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区块链项目融资中,ICO的融资额达到传统股权融资的11.7倍。但即使在ICO最火热的时候,“古典投资人”也一直没有离场。投中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区块链投融资报告》称,自2012年至2017年末,区块链领域中活跃的传统风险投资机构总量从6家增长至141家,2018年上半年又有高速增长。

亿爵资本管理合伙人Hans介绍,2016年下半年有朋友收购比特币交易所,他协助进行交易结构设计、谈判和募资,虽然收购没有成功,但使他对比特币和国内区块链行业有了基本的了解。亿爵资本在ICO最火爆的20018年初成立,第一期基金2000万人民币来自家族母公司、上市公司、机构投资人及其股东等,先后投资了CelerNetwork、库神钱包等项目。

Hans说,他们的投资策略确实比较“古典”,投资标的对准细分领域的龙头,并按照传统的投资逻辑,通过本身的优势为被投资方提供各种投后支持服务。与ICO最重要的区别是,他们着眼于中长期收益而非短期套利。

兰亭资本创始人鸿鹄2015年进入币圈,最初在二级市场炒作比特币和以太坊等主流数字货币,获利颇丰。鸿鹄说,他在2017年曾大量介入ICO项目,有盈利,但有的项目亏损达90%以上。鸿鹄在2018年开始认真筛选标的,不再追求短期回报,从区块链生态链布局着眼,主要投国外的项目。

Hans透露,亿爵资本第二期基金5000万人民币已经基本准备就绪,国内区块链领域确实显现资本寒冬的迹象,但对他们来说是好事,“恰好在当前资本寒冬下,很多项目和团队放下了之前的浮躁,把更多精力放在了产品打磨和服务优化上,也酌情降低了之前泡沫化的估值,并且投资机构更能将项目的合规要求输出给项目方。”

他认为,所谓的资本寒冬除了让投资者有机会选择更好的项目、谈个更好的价格外,还暴露了泡沫期一哄而起的劣币项目和伪区块链项目,为区块链行业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

资本寒冬ICO退潮,确实给了传统投资机构更多的机会。火币区块链研究院8月28日发布的行业周报显示,前一周共统计到9笔区块链行业的投融资项目,热度最高的是区块链应用。其中,星途协议ATP获得3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投资公司为软银中国、百度风投、丹华资本和分布式资本,为当周公开融资金额最大的单笔融资项目。

图片 4

然而,8月30日一条消息给传统创投基金泼了盆冷水。不少创投基金接到税务部门通知,需要补交过去多年的所得税,数额高的达到数亿元。理由是,各地方政府过去普遍实行的对有限合伙制基金征20%所得税的政策,在国税总局的检查工作中被认定为违反了相关规定,应当纠正。“这意味着,创投基金今后将必须按照个体工商户的标准征收累进税,最高税率为35%。更严重的是,基金过去历年的税收也需按新标准追缴。一些过去几年业绩较好、退出金额较大的基金,需要补缴的税收可达数亿元。”多家媒体援引业内人士观点称。

创投业界普遍认为,这是行业的“至暗时刻”。8月31日,中国并购公会就“国家税务总局对合伙制基金征税政策”一事发出公开信,称按照税务部门的政策,“股权投资基金行业将面临大幅提升税负,甚至失去存在的商业逻辑”。

同样陷入困境的传统投资机构,能否给资本寒冬的区块链行业提供“救命钱”?尚难预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