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魔幻记,从“在做事”到“只拉盘不做事”

ThunderCore登陆火币后的市场表现似乎应了名字里的那个“雷”。作为火币PrimeLite的首发项目,其token“TT”以0.015美元的开盘价进入二级市场,这个价格也是它在PrimeLite上的兑换价。上线5天内,TT的最高价为0.048美元,一度低至0.017美元,已经跌破过战略轮投资价0.02美元。而对于TT的私募轮投资者来说,这个市场价距离他们购买TT时的0.1美元来说,还差的很远。正在投资者们寻找TT上线即下跌的原因时,5月11日,有海外持币者发现,团队在5月解锁的部分Token转入了Upbit和火币两家交易所,数量达8000多万。ThunderCore由此被推上了“团队砸盘”的风口浪尖。事件发酵了两天后,ThunderCore才承认确实向上述两家交易所转币,8000万Token“计划将用来作为员工持币的发放,绝无抛售代币的打算”,为消除误解,他们提回了这些代币。项目方的不当操作将自己陷入信任危机。5月12日,ThunderCore“非官方中文社区Thunder
FANS”宣布停止社区运营。这个由早期持币者组成的志愿者社群在“脱团公告”中表达了项目团队的失望。“ThunderCore在运营过程中,不断暴露出对早期投资者的冷漠,对市场的傲慢。”Thunder
FANS的运营成员说。而对于海外私募投资者们关心的市场定价和团队提币前是否存在套利等问题,ThunderCore未作任何官方回复。团队8000万TT进交易所引质疑和大部分打新项目一样,TT在火币开盘的5天里,未能逃离“高开低走”的命运。5月9日,已经运行两年的公链项目ThunderCore,作为“优选上币通道”PrimeLite的首发项目,登陆火币交易所。其代币TT以0.015美元的定价正式进入二级市场。TT只在上线当天达到了最高点0.048美元,较开盘价涨了3倍多后,价格一路下跌。5月12日,TT跌至最低点0.0174美元,险些跌破初始开盘价。TT在火币上的价格走势首发火币PrimeLite,提前还在各个媒体和社群中造势,当投资者对TT阴跌不止感到疑惑时,海外电报群传来消息,“团队在出售大量的Token。”5月11日,有海外投资者发现,数量分别为5000万和8000万的两笔TT从疑似团队钱包中流入多个地址后,被转入了火币和Upbit交易所。海外投资者在电报群反馈“团队在倾销Token”火币公开的TT的资料显示,总量为100亿的TT中,15%即15亿的代币为团队所有。今年5月,15亿的TT将会解锁25%,也就是3.75亿的币将释放给团队。海外投资者们认为,转入两个交易所的8000万TT很可能来自于这部分解锁币。ThunderCore因此陷入了“团队砸盘”的质疑中。TT的早期投资者林子昊在微博上复盘该事件时称,两天前(5月10日左右)就开始有少量的团队币进入交易所,之后,团队钱包里的TT开始被大量转出,“1个多亿,大家怀疑是交易所地址”,事件发酵后,群友发现这1个多亿的币又被重新打回了原地址,“有人怀疑是被发现后,从交易所提现回团队钱包。”“团队砸盘事件”让本来就在下跌的TT雪上加霜。5月11日,TT跌至0.023美元;次日,最低点至0.018美元。陷入质疑后2天,ThunderCore官方才出面回应,他们承认向这两家交易所转入了8000万枚的TT,“该部分占总币量的0.008%,计划将用来作为员工持币的发放,绝无抛售代币的打算。”之后,Thunder从两个交易所提回了5000万和3000万这两笔TT,并公布了提回地址,同时称将适时回购TT,也公布了回购持仓地址。从TT的区块链游览器看,目前,提回地址中有超过1.59亿枚TT,其中包括两天前转回的8000万TT。回购地址中有昨日转入的2911.25万余枚TT。团队发声后,TT从昨日的低点0.017美元触底反弹,截至昨晚8点,24小时涨幅为9.1%,报价0.025美元。TT曾跌破次轮融资成本价ThunderCore的回应或挽回了TT的些许币价,但信任危机并没有解除。一些投资者对团队的“提回和回购”之举仍然存疑。林子昊在微博上指出了一些敏感细节,比如,近1个亿的员工期权币在TT刚上所后就直接转入交易所钱包,如果事件没有发酵,员工是否会默默行权将代币套现?此外,“币转入交易所和提出之前,是否有套利?高位套现后,低位买回再提币?同时,之所以迟迟不发布公告,是不是为了实施回购计划,低成本收回恐慌抛盘的币?”
林子昊认为,这些疑点无从得知,但团队也无法自证清白,“这次信任危机对TT团队和火币公信力损害极大。”而发现ThunderCore团队不当行为的海外社区中,仍有成员在追问TT的定价和市场流通量等问题。ThunderCore的公开信息显示,从2018年1月开始,TT共经历了种子轮、战略轮、私募轮三轮融资,价格分别为0.01美元、0.02美元和0.1美元。早期融资的代币占总量的25.8%,即25.8亿TT,其中的0.33%通过PrimeLite出让。TT价格一度低至0.017美元,已经跌破过战略轮的成本线,而其上线火币的开盘价,或者叫做登陆PrimeLite的出让价——0.015美元,比私募轮低了85%,比战略轮低了25%。从出让价看,这个价格似乎只保护了还未解锁的种子轮投资者,而对于私募轮的投资者来说,让利85%令他们难以接受。“你们以比私募轮低0.085美元的价格上市,到底是怎么想的?做这个决定时有没有考虑投资者的利益?”名为“Zaidi”的海外投资者在官方社群中发问,他是TT的私募投资者之一。火币上公开的TT
分配TT的下跌走势更是让早期投资者难以接受。事实上,从TT的筹码分配和解锁时间看,下跌或许是意料之中的事。按照ThunderCore公布的解锁期计算,到2019年5月1日,项目总共释放出的TT占总量29.66%。也就是说,进入5月后,已经有29.66亿的TT被释放。TT的融资和其他代币分配中已有多方解锁曾有自媒体分析TT的筹码分配后惊叹,“在5月9日上线Prime
Lite之前,ThunderCore就已炼造一把由29.7亿枚代币组成的大镰刀在等着你,怕不怕?”粉丝团“失望”
解散社群在ThunderCore官方回应了“团队砸盘”的质疑后,海外社群成员“Peace &
Love”评价,“这个团队对早期投资者缺乏感激之情。”ThunderCore中文社区中的一支力量同样有此感受,他们用注销公号、解散社群的方式表达了失望,并宣布与项目“说分手”。5月12日,名为“Thunder
Fans”在最后一篇公众号文章中表示,将停止该社区的运营。这个社区将自己定位为ThunderCore的“非官方社区组织”、“纯粹的社群粉丝组织”。粉丝团大部分成员是ThunderCore的持币者,他们中有投资机构方、交易所、媒体、散户投资者等等,运营成员自付成本地为项目志愿推广了一年。“项目团队本身对‘去中心化’没有敬畏之心、对投资人没有感恩之心、对市场没有认知之心、对支持者没有赤城之心。”Thunder
Fans道出了他们对项目失望的原因,但未描述具体细节。昨日,蜂巢财经联系到一名Thunder
Fans的运营成员陈月(化名),在她看来,团队的“不透明”由来许久,“这次所谓的给员工发奖励打到了交易所里,本身就有问题,被发现了,他就说‘不好意思’,但如果没发现呢?不就正常流通了,解释权都在项目方手里,团队的一些变动,他们从不事先说明。”陈月透露,ThunderCore的CTO
Chris
Li已经辞职,但类似的人事变动项目方从不主动披露,“一些核心团队成员离开,是不是也持有一些币,这些币怎么处理,这些信息都关系到市场流通量和早期投资者的利益,但他们从来不说。”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领英上有关Chris
Li的信息显示,证实了陈月提及的人员变动。

1、有众筹却骗交易所说没有

导语:学术型项目的“新不可能三角”:得体的团队形象、好看的k线和满意的私募投资人。

据了解,在Aelf的白皮书中并没有提到其代币分配信息,而是在Aelf的官网上才有所展示。

但在今年6月份,Difinity便幺蛾子频出:先是电报群的通告中心被黑客攻占,发布诈骗信息;后是媒体曝光Tom
Ding早已退出团队,而醉心研究于“长生不老”,致力于身体消亡之后的意识长存。

可以看到,在Aelf的代币分配图中,基金会占比25%,而团队占比16%。乍一看,这并没有什么问题,然而,在关于锁仓机制的描述中,Aelf却开始玩文字游戏,有些模棱两可的意味。

普京娱乐 1

今日,有多位网友反映,跨链项目Aelf疑似正在大规模裁员,社群也已解散。相关截图显示,原Aelf社区成员被移出所有相关社群。

新不可能的三角

2、不按流程走,直接向交易所转入巨量代币

据区块律动报道,有投资者在社群内表示项目团队早已知道这一事情并且进行了隐瞒,并认为项目方“偷偷砸盘”。
经查询Bituniverse数据得知,目前ThunderCore
Token的代币价格为0.006美元,相比于今年5月份上币时下跌了0.029美元下跌了接近80%,最近一周下滑比例更是达到了22.93%。
据了解,ThunderCore私募第一轮0.01美元,第二轮0.02美元,第三轮0.1美元。第三轮私募的投资者以及二级市场投资者可能都在本项目的投资中受到了不小的亏损。

摘要:PGS、AIMS、Aelf….

Algorand被二级市场教育的例子证明,品牌实力并非一个合格的区块链项目团队的唯一刚需。这些致力于解决“去中心化、性能、可扩展性”不可能三角的学术型项目,正在面临“新不可能三角”:得体的团队形象、好看的k线和满意的私募投资人。

此前,数链评级曾发布了Aelf评级报告,其认为Aelf有着极高的砸盘风险。现如今,据调查,今年6月,Aelf团队抛售了11900万ELF,抛售量超过代币总量的10%。

普京娱乐,数月前发起的荷兰式拍卖更是噱头十足,吸引了一大批看客与群效仿者。但截至今日,相比开盘价跌落超过80%的币价则是令人大跌眼镜;后期荷兰拍规则的数次修改,更是引起市场动荡。

说出这个豪言壮语的人名叫黄涌涛,也是PGS创始人。此时,这个名校毕业,BAT光环附体,被人们称之为老黄的操盘手,正预谋着一出财富转移的大戏。

对标以太坊,试图要打破目前的公链项目在可扩展性和隐私保护方面的瓶颈的Oasis
Labs,在去年7月获得了4500
万美元融资。公布的投资者名单中,包括位列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投资机构的a16z
crypto、币安孵化器、Foundation Capital、Metastable、Pantera
和Polychain。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宋晓东教授,有着「计算机安全教母」的盛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区块链新金融。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如果细数今年陷入争议的区块链明星项目,Thundercore绝不是唯一一个,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样出现“创始人出走风波”的还有Difinity。

对此,在今年6月份的代币分配报告中,Aelf给出的解释是“经董事会讨论、审议并通过,决定将持有的团队token转至共管账户,便于由第三方出具审计报告、质押以及其他用途。”

团队形象是学术型项目的拿手好戏,但好看的K线以及满意的私募投资人难两全。上交易所之后,“pump
and
dump”以及全部解锁抛售才是大多数的正常退出操作,若上交易所遥遥无期,私募机构便流行起通过IEO、OTC在二级市场出货套现;而好看的K线,如果不是诸如波场,有着经历九四退币反而掌握大多数流通盘的误打误撞,怕也难以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此外,呆在众星捧月中的学术型项目,或许也缺乏诸如社区草根币那般时刻聆听市场声音的“地气”。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目前,Difinity上所遥遥无期,关于该项目的踪影就更是寥寥了。

然而,承诺往往不可信,解锁也往往意味着抛盘。

Conflux 同样也在2018年获得3500 万美元融资,估值超过4
亿美元。投资方包含红杉中国、F2Pool、火币资本、Metastable 和IMO Ventures
等。创世团队包括图灵奖得主、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长姚期智,及其带领的姚家班。

且不说Aelf此次的操作有些类似于之前的Carblock,实际上,除了解散微信群这种“小事”,Aelf需要面临的重大质疑在于其代币分配状况以及抛盘状况。

曾经的学术光环

就这样,在一片欢呼声中,PGS为人们展现了什么叫久违的牛市,并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当红炸子鸡。

作为与Cosmos、Polkadot共同享有被各大交易所抢上待遇的代表性项目,创始人头衔绝对是Algorand最大的标签,创始人Silvio
Micali
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图灵奖获得者,愿景是解决区块链项目中“不可能的三角”
问题。 2018一年间,Algorand继400 万美元风投之外,额外又吸金4.5亿元。

相比于前两个新兴币种,Aelf可以算是币圈的老牌币种了。

如以分片技术闻名的Zilliqa项目,在此前的公开资料中,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的首席执行官董心书和技术总监贾瑶琪以及毕业于法国格勒诺布尔大学的研究总监Amrit是Zilliqa的“三架马车”,但目前的Zilliqa官网中已然不见了董心书的踪影,三架变两架,虽然好在能够影响的舆论水花不大,但是否会延缓项目进程却实在值得推敲。

而据Aelf今年4月的公告,其也声称无论是基金会的代币,还是团队的代币,虽然有部分解锁,但仍在地址中。

回顾半年前的ThunderCore,还是自带硅谷技术大牛光环、手握着知名投资机构的5000万美金的明星项目。彼时,投资者们应该很难想象未来的Thundercore将如此坎坷。

现如今,Aelf在Coinmarketcap上的排名在第87位,属于不折不扣的前百名币种。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币圈中的老牌项目,现如今正面临着被传跑路的质疑。

两者虽未传出负面消息,在2019年的脚步似乎也略慢了一些。更令人隐忧的是,这些学术镀金的项目,往往由于光鲜的创始团队背景而在一级市场收获了超高的的估值,等到进入二级市场之后,仅靠创始团队品牌撑起来的光环还能让资本市场买单吗?

超级马里奥PGS

走过公链元年2018,以为挤掉了熊市的泡沫,但明星项目们的争议表现,也似乎说明了「技术为王」这一箴语在资本市场并不奏效。

不得不说,币圈很魔幻。

仍在参与项目的学术大牛们

数据显示,从 9 月 21 日开盘开始,PGS 的价格从 0.0014 USDT 一路上涨到 10
月 18 日的 0.0884 USDT,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上涨了 63
倍。然而,仅仅一夜之间,随着PGS的大幅跳水,PGS打造出来的繁荣景象瞬间成为了人间炼狱。

Odaily星球日报出品

即便如此,按照最低的私募价格来算,AIMS已经到手的利润已经有600万RMB,虽说这在动辄上亿的币圈来说并不算多,但显然,AIMS的操盘大计也并未开始。

这条对标以太坊的硅谷明星公链,愿景是打造“世界超级计算机”,并宣称首创了智能治理机制——“区块链神经中枢系统”,该系统意义在于:一旦发生重大系统事件,错误可以被恢复,将损害和影响降到最低。联合创始人Tom
Ding背景令人艳羡,公开资料显示,14岁时拿到计算机学士学位,从小就被称为媒体称为“神童”,20岁时毕业于中欧商学院MBA.
先后在阿里和Ebay工作过。

出师未捷身先死的AIMS

除了已经“翻车”的Thundercore、Difinity之外,2018年同为时代弄潮儿的明星区块链项目还有哪些?

3、白皮书涉嫌造假

又一个明星项目首席科学家离职了。

而除了以上猜测外,通过查询0xbb的交易记录记者发现,0xbb最近的交易是在近6天前,即PGS大跌前两天,在这一段时间内0xbb有着极其频繁的大额转出记录。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事实上,在两个月前,该项目就陷入砸盘疑云。5月初,ThunderCore
项目方被曝在开始交易前分别向Upbit和火币转入5000万和3000万的筹码,被投资人认为“砸盘套现”。消息一出,社群开始恐慌,TT
代币价格两日暴跌50%。但当时,项目方的回应是原计划将来作为员工持币发放,并没有抛售打算。

据报道,单从此次砸盘,PGS项目方就可以套现5亿RMB。外界流传着60倍的噱头,内里项目方一出手就是5亿,大手一挥,这就是共识。

凭借着以上背景,该项目深受资本青睐,2018年获得包括a16z和Polychain等知名加密基金在内的1.669亿美元融资,估值高达20亿美元。

原创:共享财经Neo

而开头的ThunderCore以及Difinity的发展之路,则告诫投资者们,所谓的“技术光环”或许是虚假的海市蜃楼,大牛们也许并非核心成员,也许因难以忍受商业利益的裹挟早早打了退堂鼓,但往往由于项目维稳并不会第一时间发声,只有那些蒙在鼓里的、信息不对称的投资者们就成了镰刀下的绿油油韭菜。

2019年9月20日,主打“只拉盘,不做事”的PGS上线了。

在官方群中,不少投资者哀叹“买入即入套”,并痛骂该项目“冚家铲、废柴、痴线、仆街”。

要知道,AIMS的市场初始流通量总共为10亿,虽说一般项目方上交易所确实需要向交易所转币,但直接转8亿确实是有些说不通,这相当于直接跳过了二级市场,准备直接收割交易所了。

虽然失败的竞拍与市场操作并不能与技术实力以及后续潜力挂钩,但目前在投资者们的眼里,“图灵”崇拜已成“屠零”嘲弄。

对此,Aelf的回应是其解散微信群的原因在于其准备专注于项目开发,其表示,Aelf将专注于开发者社区。团队将照常运作,并将遵循法规开展Aelf社区。

编辑| 卢晓明

查阅PGS的持币地址可以发现,目前PGS的持币地址数为8080,而前10名的持币占比高达99.76%,其中,排名前三的持币地址占比分别为76.6%、15.19%、7.15%。而2、3名的持币地址都属交易所。要知道,PGS行情发生如此大的异动,如果说是因为散户砸盘显然不现实,而如果是大户砸盘,抛开交易所正常持币,其肯定与以0xbb这个地址有着莫大(博客,微博)关系。

中途离开的学术创始人

然而,按照Aelf的说法,在团队占有的16%代币分配中,团队代币锁定两年,每半年按等比例释放代币。由此产生的疑问是,这到底是在两年内将代币释放完毕还是在两年后再逐步释放代币。

此次离职的ElaineShi博士,可谓是Thundercore成名的重要资产。作为联合创始人,ElaineShi的学术背景过硬,毕业于清华大学本科,获得卡内基梅隆计算机硕士和博士学位并任教于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系。且在区块链领域,同样有诸多头衔加持:智能合约和分布式算法行业的先行者,也是IC3(分布式智能合同倡议组织)的联合创始人。ElaineShi的离职,有业内人士评论称“这可让ThunderCore的故事怎么讲下去”。

Aelf抛盘之旅

以上这些项目均有明星教授、知名资本以及足够雄伟蓝图的加持,因此受到诸多投资者的追捧,并将其视作下一条以太坊、或是下一条EOS,即使私募额度难抢,也不能不上车。但一旦当核心资产“明星创始人”出走,往往就面临资本故事实难再说下去的窘境。

除此之外,还有维权者声称AIMS的白皮书是假的。为此,记者浏览了AIMS的白皮书发现,该白皮书除通证方面的描述外,其它内容几乎与AIMS毫无关系。不仅如此,该白皮书异常粗糙且并不完整。

至少Algorand的答案显然不是。

同样的问题还出现在基金会中,对于基金会的代币分配,上图的描述为,基金会占比25%,锁定三年。那这到底是在这三年中所有的代币锁仓不动还是三年期满是代币释放完毕。

8月5日上午,ThunderCore英文社群电报群和中文微信群管理员发布消息称ThunderCore联合创始人、技术核心ElaineShi博士在结束了2年的合约后,不再继续签约。

昨日,据报道,一个名为 AIMS
的项目方在社群内大规模传播即将登陆交易所交易的视频,并在视频中表示“这一次梭哈,赢了会所嫩模”“我们只拉盘不干活”“下一个
10
倍币”等诱导性内容,即将上线该项目的交易所在即将开盘之时发布公告称“因涉及虚假宣传,取消
AIMS 上线”。

作者| 芦荟

总之,这些币火了,虽然操作千奇百怪,但结果却都是火的人尽皆知。在这里,我们将细数这三个成名币的神操作,看看到底是怎样的项目,才能引起如此热烈的维权浪潮。

根据交易所之前公布的信息,AIMS向交易所提供的数据为无众筹,然而,在AIMS的维权群中,有人表示,AIMS的发行总量为200亿枚,其中,在5%的市场流通中,有2/5的ICO,其中AIMS的私募价格为0.015RMB,场外价格为0.05RMB。

此前,据TokenGazer的一份报告,官方人员曾在电报中表示,在主网上线之前不会选择团队解锁。

然而,实际上,经过兜兜转转,Aelf口中的公管账户最终把币转到了交易所地址。

PGS的超级马里奥线

不得不说,在喊口号方面,该项目与PGS几乎是一脉相承。所以,要是因为口号的原因就让交易所放弃上线AIMS显然并不具备说服力,而据记者调查发现,同样为“妖”币,相比于PGS的行情妖,AIMS的妖却是发生在上线之前,且有些作死的意味。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然而,根据老黄第二天的辩白,其表示此次下跌的根本原因在于目前是熊市,下跌引起了恐慌盘,其已经在极力护盘了。

这里有沉默的捞金者,有最犀利的“刽子手”、有叫嚷的维权者、有只拉盘不做事的团队、有数不尽的相似却又异常魔幻的故事……

而除了团队代币疑似被抛售之外,基金会也开始了类似操作。数据显示,昨日,Aelf基金会向币安地址转了10000100枚ELF。消息人士称,这疑似为aelf创始人马昊伯用于砸盘。按照市价计算,其将套现560万RMB。与此同时,币安方也表示,会持续关注此事。

不得不说,币圈真的很魔幻。

然而,即便人们都知道这是一个属于传销币的狂欢,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老黄的镰刀竟然来的如此之快。

按照币圈以往的观念,锁仓即意味着不可释放。因为与现如今无私募或者象征性私募的项目方不同,之前的项目方因为有着ICO红利,具备充足的启动资金,所以并不需要动用基金会或团队代币。

这里有只拉盘,不做事,一朝砸盘天下知的新兴“飞马”PGS;有我们只拉盘不干活,出师未捷身先死的“AI大咖”AIMS;还有一看排名猛如虎,解散社群玩抛售的老牌公链Aelf。

除此之外,更为严重的是,在私募情况尚不明确的情况下,AIMS还向交易所转入了巨量的代币。有维权者晒出了AIMS向交易所地址的转入记录,其表示,有没有私募不知道,转交易所倒是不少,提前转入8亿进交易所,一上来就提前准备割韭菜了。

普京娱乐 2

2017年12月,Aelf宣布上线交易所交易。严格来说,无论是其选择的上线时间,还是其创始人马昊伯早期数字资产从业者的身份,都意味着Aelf是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项目。

相比于PGS的5亿“收益”,AIMS就没那么幸运了。

正如老黄所说,“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得到什么。”在经历过人生美好的30天后,老黄送给了PGS用户一份:一夜暴跌60%,彻底崩盘的“PGS巧克力礼包”。

众所周知,此类新上线的币种之所以可以高呼拉盘的大旗,主要原因在于在初期币较为集中,项目方有足够的的资金和能力进行此类操作。

刺激的剧情往往需要一个激情的开场,PGS也不例外。在喊出“只拉盘”这个口号后,PGS开启了自己的爆红之旅:连续霸屏mytoken热搜榜第一,连续四周霸屏交易所每周明星币第一,连续22天走势大阳线45°角暴涨,连续社区活跃度、互动度第一……

是的,时隔一年,在主流币市场极其惨淡无味的背景下。以割韭菜为核心,以成为“妖币”为噱头的PGS,就这样赤裸裸地打响了进军币圈的第一枪,顺便引领了空气币从“团队在做事”到“只拉盘,不做事”的转变。

人生如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