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计划对比特币交易征收所得税

1、政府的大力支持瑞士政府对区块链技术表示支持。在G20峰会上,瑞士经济部部长Johann
Schneide-Ammann赞扬金融科技创新,并称数字货币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一部分,希望让瑞士成为“世界区块链之都”。楚格(Zug)州已经成为众多区块链公司的所在地,其中包括以太坊基金会,经济部长表示有意愿把这个区块链技术中心扩展到瑞士其他地区
。长期中立国政策让瑞士成为世界上最为稳定的经济体之一。相比其他国家,瑞士因其政策长期性、金融体系的安全性以及银行保密性,被称为投资者的“安全避风港”。2、完善的税法规范在瑞士,涉及金融交易的税务分为财产税、所得税和增值税。瑞士各地允许虚拟货币支付,数字货币交易同样适用于这三种税。瑞士实行分级税收体系,分为联邦直接税、州税和镇税。各州可以在联邦税法的范围内自行制定州税标准和确定税率水平。由于瑞士联邦税法对数字货币并未出台专门的税收政策,因此加密货币的税收主要依据各州政策。第一是财产税,在大部分州,加密货币都被认为是净资产一部分,因而要像传统外币一样征收财产税。但是在不同的州,该部分资产计入不同分类。例如,在圣加仑、卢塞恩、伯尔尼和楚格州,它必须列入证券。然而,在巴塞尔城市州,加密货币归入“现金,贵金属和其他资产”。与其他资产一样,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所有权必须向税务机关申报。近几个月来,苏黎世州、楚格州和卢塞恩州发布个人为加密货币缴纳财产税的指南。加密货币中的个人存款需缴纳财富税,但不征收所得税。然后将加密货币的价值添加到其他资产(例如银行结余、股票、现金和房地产)并征税。通常情况下,税收在千分之二至千分之三之间,部分州会有十万瑞士法郎的免税额度。但是,与外币一样,加密货币价格上涨带来的收益免税。相反,价格损失不免税。第二是所得税,除财产税外,个人纳税最重要税种之一是所得税。每个在瑞士居住或工作的人每年都必须交纳一次所得税。在瑞士,数字货币持有和交易无需缴纳所得税,但在两种特殊情况下需要缴纳。一种是挖矿得到加密货币,另一种是作为工资奖金支付。第三是增值税,在瑞士,加密货币被定义为货币,故不需要缴纳增值税。2015年,瑞士联邦税务局(ESTV)对加密货币做了一个声明,定义加密货币是一种用来购买东西的货币。他们认为加密货币就像瑞士法郎那样,是一种支付方式,但没有保值作用。因此,加密货币的转换并不构成货物交易,也没有所谓增值税的征收,把电子货币转换成瑞士法郎就像是把法郎转换成欧元。因此ESTV决定,在瑞士使用加密货币不需要缴纳增值税。在瑞士增值税法案第二十一条第二节可以看到,加密货币公司所需缴纳的交易费用被免除,所以,在交易所买卖加密货币不需要缴纳增值税。

作为重要的监管手段,合理地税收政策自然被早早地提上了日程。美国、日本、泰国、澳大利亚、韩国、南非……日光之下的加密货币,难逃税收。数字货币一路走来并不被信任。由于加密市场的严谨性无法与法币市场相媲美,加之匿名化等特性,数字货币经常被用于走私、贩毒、洗钱、地下交易等领域,仿佛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但与此同时,数字货币交易在全球的接受度却在不断提升,交易量及交易数额逐渐增大,如何对其进行有效地监管成为各级政府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作为重要的监管手段,合理地税收政策自然被早早地提上了日程。美国、日本、泰国、澳大利亚、韩国、南非……日光之下的加密货币,难逃税收。美国美国是最早关注到加密货币行业纳税的国家。2014年,美国国税局宣布加密货币为“无形资产”,认定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为应税资产。不过,当时只规定法币交易才需交纳税款,而币币交易由于是“同类交易”,国税局尚未确定其范畴。这为以后的币币交易留下了灰色地带的“裂缝”,同时也出现了很多麻烦,为了推迟或者避免缴税,币币交易开始被很多交易所倡导。而到2015年,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将加密货币定义为了大宗商品,这样一来,向加密货币交易征税,变得更加名正言顺。在交易所币币交易横行霸道的两年后,2017年,川普签署了新的税收法案,法币交易和币币交易,都被归为了应税事项。根据美国国税局透露,由于加密货币是被当做资本资产来使用的,所以数字货币的利润和亏损将被视为资本收益。同样,以加密货币的形式给员工支付工资的公司、以及独立承包商和服务提供商提供的加密货币支付也都需要纳税。2017年底,美国的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被法院强制下令向税务局(IRS)披露其一万四千余名客户信息,并且税收制度要求美国公民必须在纳税截止日前申报加密货币所得税,但仅有不足0.04%的人申报相关税款,远远低于预期人数。2018年1月,美国政府又将加密货币、数字货币全部归为了“财产”而非货币范畴。尽管美国立法一直在跟进加密货币的交易税收,但多年的“无监管”状态,已经让很多美国人养成了避税的习惯,一群美国立法者呼吁美国国家税务局(IRS)为纳税人提供主要内容为针对加密货币投资或交易产生的收益如何纳税的纳税指导。据悉,IRS目前还是选择围绕2014年发布的初步纳税法规进行执法。可见,作为一个加密货币的超级大国,美国政府对于加密货币的税收态度并不十分严谨。尽管政府已经颁布了立法,但对于很多人而言,逃税的可行性依然非常高。日本2017年4月1日,修订版《日本支付服务法案》生效,宣布比特币在日本正式成为一种合法的支付手段。2017年7月1日,日本新版消费税法正式生效,取消8%的比特币消费税,随后这一规定被取消,但数字投资者仍然需要在提交报税单时申报数字资产投资利润,并根据信息上交15-55%的利润,这一利率要高于股票和外币利润的税率,其中的最高档税率甚至适用于年利润在4,000万日元(36.5万美元)的人。彭博社写道,日本国税厅已经裁定,去年虚拟货币交易的资本收益将被视为“杂项收入”。日本政府的收税潜力可能非常大。最近几个月,所有的比特币交易的40%是用日元结算的。有人说,日本是交易所的避税天堂,但是“看不见的手”却能抓走你口袋里的每一份利润。但是这并不影响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入境,中国叫停ico之后,国内币圈大佬集体东渡日本,把这一现象推到了高峰。错过了互联网时代的日本,对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发展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兴趣。甚至棒球运动员已经写了请愿书,让瑞波币成为2020年奥运会上的定制数字货币,目前虽没有获得政府背书,但是已经获得了1500万人民的支持。但数字货币的投资生意真的能在日本长长久久的做下去吗?漫漫前路,前途未卜。韩国2018年1月22日,韩国政府规定收入超过200亿韩元(约1.2亿元人民币)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将被征收22%企业所得税跟2.2%的本地所得税,两项税收共计24.2%。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猖獗”。
有专业玩家表示:“高达四分之一的税率或许也是韩国政府变相遏制、加强监管的方式之一。但行业人士称,这同时也预示着虚拟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在韩国的“合法性”也被进一步证明。在韩国,数字货币来自于民间的呼吁一直大于政府的发声,年轻人对于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更是有着极大的热忱。甚至已经上了“数字货币请愿书”,韩国政府不得不“被迫”发展加密货币,并采取一系列措施进行监管。其间,韩国税务部门一直通过向包括日本、德国和美国在内的国家派遣工作人员,来研究其他国家所采取的数字货币税收方法。而在今年G20峰会结束后的财长会议上,韩国表示正计划公布新的数字货币税收计划,该计划将在2018年7月之前为数字货币监管领域提供建议,极有可能会覆盖个人投资者。但截至目前,笔者并未找到计划的后续应用情况。可见,韩国的加密货币监管和税收政策还十分的不成熟,但也已经提上日程;相关的税收立法也已现端倪。南非近年来,比特币在南非的使用迅速增长,南非政府一直希望对数字货币交易进行追踪并征税。在南非,人们甚至用数字货币来支付交通罚款,这种情形促使南非税务局(SARS)要确保所有需要征税的行为查无缺漏。据南非的《所得税法案》(Income
TaxAct),加密货币不会以所得税或资本收益税为目的,被南非税务局认定为货币。2018年7月,南非税务局提出了加密货币征税法规草案,其中加密货币仍然将被视作为无形资产,所以也会继续被征收所得税。这意味着,南非人在申报应税收入时,必须要申报自己加密货币交易获得的利润或损失。2017年12月,南非税务局(SARS)开始采取行动来确保有关加密货币的的活动进行纳税。南非税务局表示,“纳税人有责任与义务在纳税年度内申报所有与数字货币交易相关的应纳税收入。否则,会产生滞期缴纳的利息并且得到惩罚。”而任何不确定是否应当申报数字货币交易的人,都可以寻求该机构的指导。2018年4月,南非央行开始建立自我监管机构,用于监管数字货币和控制该国金融技术发展,同时央行还会提醒纳税人及时申报所有的数字货币交易。由于加密货币交易被视为一项服务,因此法规草案中还涉及到了对有关增值税(VAT)的处理。不过,南非税务局特别澄清说,加密货币交易将被视为免税金融服务,因此任何加密货币的发行、收购、收集、购买、销售或转账都不会被征收增值税。泰国南非和韩国的加密货币税收政策似乎引起了泰国的“警觉”,只有做点什么才能够遏制加密货币源源不断涌入的态势。2018年3月,泰国通过了两项皇家法令草案,旨在规范当地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并对相关投资人的收益进行征税。具体的征税原则是:进行资产交易需支付7%的增值税,对资本利得以及投资收益的预扣税为15%。5
月 14
日,泰国王室命令:持有或交易加密数字货币获得的任何收益都需缴纳15%的资本利得税,经营数字资产相关业务要在
90
天内向泰国政府部门申请以获得经营许可。对此,泰国国立法政大学商学院教授Arnat
Leemakdej表示,这种税收“一箭双雄”,可为国家创收并可阻碍数字货币的投机趋势。这意味着,最终,正式注册的年轻企业加密货币公司将面临高税率的冲击,让他们有更多理由将其业务注册到更多的创新型国家,如新加坡。泰国作为东南亚地区的“区块链霸主”,对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关注程度可见一斑,有的时候,“跟上发达国家的步伐”也是一件幸事。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是最早对数字货币征税的国家之一,极具前瞻性地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早在2014年,澳大利亚就对比特币征收高额双重消费税,尽管几经修改,最后还是“落到了实处”,该税收法到2017年废除。如今比特币既不被视为金钱也不被澳大利亚货币或任何其他外币所认可,它被认为是一项资产,并须缴纳资本利得税(CGT)。不仅比特币,所有其他加密货币在税务申报上都被认为是相同的。为了对数字货币这个如今已经富得流油的行业进行征税,澳大利亚税务局还专门成立了专业工作组,旨在以征税的目的追踪且识别国内所有数字货币交易。2018年4月9日,澳洲税务局对超36万人进行个税审查,并发邮通知逾130万名矿工以及200万投资者。作为和美国“同步”进行发布立法的国家,澳大利亚在这方面似乎体现了澳洲人一贯的严谨和认真。不仅能够接受相关法律的随时更新和改良,最终还能够落到实处,实现立法优先,同时法律的成熟度也是最高的。澳大利亚的数字货币纳税制度是大部分国家的榜样。结语数字货币纳税进行立法,或许只是第一步。在大多国家大力发展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同时。在监管的法律中,数字货币的纳税机制仿佛打开了一个小小的“准入”缺口,而这应当是法律制定国的特别允准。除去类似于委内瑞拉的“石油币”这样的国家数字货币的出现,几乎所有的加密货币币种在作为“金钱”流转的同时都会产生价值。而这些价值国家似乎也需要攫取一部分,这本来就合理合法。监管和纳税,势在必行,这也是数字货币流通并且发展必经的一大步。

原标题:韩国计划对比特币交易征收所得税

据外媒报道,韩国政府决定对比特币和以太币等虚拟资产的交易征收所得税。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企划财政部8日表示,政府决定对虚拟资产征收所得税,计划明年通过《税法》修正案,制定具体的征税方案。据悉,除法人税之外,韩国大部分应税项目都以列举的方式罗列在法律条文中,需要在所得税应税项目中新加入“虚拟资产所得收益”一项。因此,对加密资产征税需要首先修改《税法》。

报道称,旨在将加密货币等行业纳入制度范围的《金融交易信息报告与使用的相关法律》(特金法)修正案已经在国会快速得到处理,再通过国会大会表决,修正案便可在公布1年后正式生效。韩国企划财政部表示,“无论国会是否通过修正案,政府都将制订针对虚拟资产征税的依据,把内容写入《税法》修正案”,称“此举符合‘有收入的地方就需要纳税’的税收原则”。

比特币近几年过山车式的暴涨暴跌行情,令一些人获利颇丰,但这些投资者因为税收等方面的政策漏洞而没有缴纳税款,广受外界批评。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已经修改相关法律,对加密货币收入征税。

加密货币是一种数字支付手段,可被用于网络匿名交易支付。全球现有大约4500种加密货币。支持者认为,加密货币存在很多优点,比如令贫困人口更方便地享受金融服务,降低交易成本,实现智能交易等。但反对者认为,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可能被用于支持网络犯罪、逃税、敲诈勒索、开发勒索软件和贩毒等违法行为,可能上升为国家安全问题。

比特币的快速发展也刺激了加密货币创新发展的浪潮。今年6月美国科技巨头脸书宣布将发行加密货币Libra的计划,立刻引起各国监管机构的广泛关注。德国联邦政府上个月表示,不会允许加密货币对国家法定货币构成竞争。德国政府的公报说,政府内阁深入讨论后认为,Libra等加密货币可能会动摇银行和信贷行业,这类货币本质上提供的是银行服务,但不是银行。德国联邦政府9月发布区块链战略时还提出,货币发行是国家主权的核心要素之一,不会让渡给私人企业。

欧盟各国财长本月初表示,在明确解决可能带来的风险之前,不应允许像脸书Libra这样的私人数字货币进入欧盟。据悉,欧洲央行受到Libra计划的启发,正在研究推行公共数字货币的可能。欧洲央行表示,如果欧洲内部的支付仍然过于昂贵,则可能需要一种公共数字货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