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娱乐冯军:区块链媒体的责任和操守

快过年了,也做一个币圈的总结,自己在币圈媒体圈一直做事,也是是时候总结下这些日子的一个观察,跟大家分享一下首先抛出一个结论:币圈的媒体玩法在2018年,基本是没有什么创新的,2018新来的媒体带来了专业度和一定的流程化作业,但是并没有实质推动行业进步和发展,尤其在币价上,并没有吸引到更多的关注度和流量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从文章质量和题材的丰富度上,都有了很大的进步,另外专访和直播形式的丰富,让整个行业对于“大佬”“优质项目”的包装手段也变的更加丰富;但是对于项目来说,目前的宣传手段和渠道其实在我看来,仍然不够,还有巨大的空间,目前绝大多数的选择就是发稿和发一圈快讯但是币圈的公关就是发稿和发快讯么?我觉得其实不然,下面就这个问题做几个思考分享,欢迎来交流

冯军是原新京报、南方都市报、腾讯财经记者,前币世界联合创始人,现核财经联合创始人。最早从事区块链深度报道的一批新闻记者。后创办多家区块链媒体,开创了区块链快讯报道的先河。冯军经历了牛市的疯狂、见证了监管的力量。在B16的讲台上,冯军先生结合自己的从业经历,对媒体在区块链行业中的地位和任务,提出了自己对行业的体会、对区块链生态的看法。以下是演讲全文:去年“九·四”,央行对币圈的检查过程透明化。当时币圈媒体都是各种小密圈电报群,许多空气币都是P个图,把币价拉上去割韭菜。媒体在区块链圈特别重要,token在这种二级市场情势下非常依赖媒体。媒体的重要性体现在哪里?区块链现阶段而言,是社群或者说社区的玩法。而社区就是传播自己的共识,这是维系这种社群的方式之一。这种共识是大家对去中心化货币的信任,然后每一个项目都有自己的共识。这种共识传播的重要途径之一,就是靠专业的媒体。所以说,媒体在区块链圈不同于在科技圈,或者其他传统的产业。以前更多的是对行业的报道,在区块链圈,是to
C的报道。实际上项目方也认识到这种传播手段,或者说媒体对整个行业的重要性。项目方他会用哪些手段去传播自己的共识?首先就是自我传播,比如电报群,微信、qq、微博、推特。这是他们自己的公示,或者观点的传播。第二就是其他媒体的背书和大佬的站台。所以说我们也能看到目前这些币圈大佬频繁地为他这种共识站台。媒体也是一样的,币圈或者说区块链圈的媒体,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不是公共的媒体。这其中很多媒体只是营销,或者说是项目方观点的宣传。在目前来说,除了自媒体可能是这样。实际上目前头部的一些媒体也类似。项目方也特别聪明,快讯这种形式目前已经成为项目方传播这种共识的手段之一。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快讯基基本上都是项目方的广告。所以我有一种观点,区块链媒体是继项目方之后的第二个割韭菜的存在。我们看到头部媒体很赚钱,但是我觉得它不应该是这样一种形式的存在。区块链媒体应该是什么样子?第一,媒体要专业的人来做,而不是非专业出身。因为新闻是要有一定的专业主义的。第二,就是要有一定的公共性,而不是一些项目方自己成立的媒体。落脚点还是用户,要为他们去考虑。第三,媒体不应该成为继交易所之后的第二个割韭菜的机器,它应该是对整个行业有促进的作用,监督、引导、服务等。专业主义,公共性,正向促进作用,这样才是真正的区块链媒体。这种是我心目中的优质区块链媒体,但是在整个行业,目前来说,我觉得还没有出现一家真正属于大众化的专业区块链媒体。所以我觉得媒体在这个行业传播共识的阶段特别重要,但是现在行业处在初级的阶段,其中乱象横生。所以我说专业做新闻的人,需要一个机会,在这个行业重构目前整个区块链的媒体生态。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ICO
是新鲜事物,我们创业团队也天天被骗。」这是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最近与多个区块链 ICO
项目的运营团队交流时,许多参与人员跟我们说的。确实,ICO 对于 99.99%
的人来说,都是未知领域,当大家开始往这个未知领域前进的时候,肯定会有各种拦路虎。咱不谈
ICO 的利弊,多个区块链创业团队向区块律动讲述了 5 个在他们 ICO
过程中的故事。骗局1:菲律宾人冒充社区运营专家,求职不成开启腹黑模式项目
A 的 ICO 私募阶段非常顺利,仅用了一个月的时候就完成高达 3 万个 ETH
的私募。与此同时,配合 ICO
的空投和社区运营活动也同步开展。这个项目其实还有一个实体项目,但是因为创始人一致要求公司走精益路线,美其名曰将每个人的最大价值发挥出来,实际上就是无止境的加班工作。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创始人突然宣布公司准备
ICO 融资,这让本来人手就不够的团队乱了手脚,强制调拨了 3 个人来做 ICO
项目的运营。开设
Twitter、Facebook、Telegram,网站上线,一切正常。空投活动的效果非常好,在短短一周内就完成了接近5
万入群,Telegram 群里开始热闹起来,但也多了麻烦。因为真正在负责 Telegram
运营的其实只有一个人,也就是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采访的 Ly。Ly
说,社区运营的第二天,空投链接被发到了国外的韭菜群里,Telegram
群里突然涌入上百人。Ly
说,因为前一天晚上改白皮书改到凌晨四点,白天到公司的时候就下午 1
点了,Telegram
还需要翻墙才能看,但是到了公司之后,做我隔壁的技术大哥告诉我,快看群里发生了什么。「我打开
Telegram 群一看,我的天呐,2000
多人了!」前一天加班到快天亮的疲倦马上就不见了,Ly
赶紧开始了当天的工作。病毒式扩散让项目 A
的空投异常火热,他们的分享文案和链接在 Twitter
上疯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 Telegram 群,当天就有了 5000 人。Telegram
群的人数限制是 10 万人,你可以想象当一个群里有 10
万人时候,一分钟就能刷出几百条消息。在群里有 5000 人之后,作为管理员的
Ly 觉得这个群已经快要失控了,有各种各样的人,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Ly
有心无力,管理不了这么多人。很快,私募的投资人就介绍人来帮助 Ly
管理社群。这个外国人用英语向 Ly 交流,自称是 ICO
社群管理专家,曾经在多个 ICO 社群里管理过超过 2
万人的大群,有丰富的项目管理经验。Ly
在跟他交流后觉得这个人不错,有经验有技能,而且可以解决燃眉之急。外国人开价:如果你们需要我的话,我愿意帮助你们,我按月付费,一个月
3000 美元。相比于融到的 30000 个 ETH,这 3000 美元就是毛毛雨。但是 Ly
在跟领导交流后,领导觉得太贵了,这差不多是 Ly 工资的两杯,还不如送点
Token
给他。外国人对这个提议表示了不满,在他看来,介绍人给了他一份工作,但是项目
A 却只想给点小钱打发掉。这个不满提出之后,Ly
的领导直接否决了与他继续谈下去的想法,社区运营管理专家被踢出了项目 A 的
Telegram
群。被踢出之后,当然很生气。这个专家自然要用他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他将自己所有的
Telegram 小号都加到了群里,开始了长达 24
小时不间断的诽谤和谩骂。他先是在群里告诉大家:这个项目是骗子项目,你们被骗了,空投不会给你们,能退群就退群吧。很快,Ly
发现了他的计谋,将他踢出社群。但是很快,换个号再次进入群聊,这次他换了新招。他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群聊管理员一样的名称,然后开始私聊每个群里活跃的人。「我是项目
A 的管理员
Ly,我们现在针对早期的投资人,有更特殊的优惠措施,你可以以更低的价格买到我们项目的
Token,算是私募的一种,你是否愿意参与?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继续聊如何合作。」继续聊下去,他会让对方往自己的以太坊地址打款,当然打款后是根本收不回来了,因为根本就不存在这个活动,对方会慢慢地发现自己已经上当。又过了不到几个小时,事情就败露了。差点被骗的人将聊天记录发在社群里求证,官方很快就否认了,并声明:没有任何付费换币活动,只有空投,认准地址,客服不会与你主动私聊,也不会让你打款。Ly
再次发现,仅靠一人之力是无法控制这个社群的,所以她向身边的技术大神求救。技术大神表示,Telegram
是可开发的平台,有机器人接口可以用,说不定用机器人就可以实现自动化控制。实在忙不过来的
Ly 与大神一拍即合,3
小时后,大神给他上线了一个最简版的机器人程序:加群新用户把自己的 ETH
地址发出来,就会记录到白名单中,不再需要她自己手动去确认。1
天后,服务器升级,现在不需要暴露用户的 ETH
地址了,只需要用户把自己的邀请码发在群里就可以自动记录。2
天后,机器人再次升级,群内发送的所有带链接的信息都将会被自动删除并且记录一次违规行为,违规行为超过
3 次的,将被禁言 1 个月。3
天后,机器人变得更加严厉了,群内所有图片和视频都不允许发布,变成了仅能进行空投邀请码验证的群。这
3 天时间里,项目 A 的 Telegram 群里加了 4
万人。截至区块律动发稿,这一个群已经加满,2 群人数也到了 6 万人。Ly
告诉区块律动,这都是程序员大哥业务搞的,一共花了不到 10
个小时,基本上用的都是别人已经做好的模板。而这种模板式的东西,也成了不少骗子下手的工具。骗局2:成本
1000,Telegram 群控机器人和空投程序报价20个ETH区块律动认识的另外一个项目
B,他们在 2 月底的时候开始自己的
ICO,跟其他区块链项目不同的是,他们要做数字资产交易所。交易所发币已经成为现在的趋势之一,所以他们也要像很多区块链项目一样来一波空投,圈一批用户。与项目
A 的抠门不一样,项目 B
财大气粗,投资人列表里满是大佬,甚至还有场外交易的大庄,所以根本不缺钱,但是极度缺人。因为数字资产现在还是在红线边缘游走,无论是研发团队还是运营团队,他们都不敢光明正大地招人,只能每天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靠熟人介绍,从传统互联网项目里挖人。挖人也不顺利,虽然报酬给的很高、福利也特别好,但是因为政策不明朗、对泡沫化的行业有顾虑,大部分人跟项目
A 的负责人聊过之后就没有下文了。没有人加入,项目 A 的空投进展缓慢。项目
B 负责人告诉区块律动,我们找了全国各地的人,其中就需要一个能够将我们
Telegram 社群运营起来的人,起码能管理一个 5000
人的群的人。于是乎她的酒桌朋友老李出现了,向他介绍了一个「非常靠谱」的团队。但在币圈,只要超过
1 个人,就敢说是团队。这个团队的成绩斐然,虽然只有 2
个人,但是凭着努力和一点点巧劲儿,就帮 2 家 ICO 团队成功地运营了超过 10
万人的社群。几番演戏辗转沟通之后,老李向她报了个价格:20 个
ETH,包空投+社群运营 1 个月后可以有 5 万新用户进群。20 个 ETH 在 2
月底也值 10 多万块钱。只需要 10 多万,就可以拉到 5
万新用户进群,还包括整套的空投程序和机器人程序,对于项目 B
的负责人来说,「不要太划算」。然而如果真的去实践一下,其实整套流程大概只需要半个
ETH
就能搞定。空投程序可以直接套代码,把网站换个图片就可以使用,成本只需要一台最低配置的服务器就可以。而至于
Telegram
群的运营,在发币之前,所有进群的人只是在验证白名单和一些简单的提问,全部可以通过机器人来控制,而机器人的开发也是网上现成的。这
20 个 ETH 的报价,除了机器人和网站的维护费用之外,还有 19.5 个 ETH
的「学费」,因为你不懂。在深聊了之后,负责人计划在 3
月底与他们进行合作,老李也很开心,因为他可以拿到最少 5 个 ETH
的回扣。可惜,老李到现在还没有拿到,因为 3 月份政策和市场快速收紧,项目
B
的交易所上线之后也没有与老李的团队进行联系。*更新:老李的靠谱团队运营的多个
Telegram 社群 2 月底发币之后加起来最高达到 12 万人,每天有 2
万多条消息,现在这个社群发现空投的币根本无法兑现最初的价格,纷纷退群,最多的一个群退到仅剩
3
万人,每天只有几百条消息。老李运营的社群带来的全部都是薅羊毛的,天南地北、各种语言,毫无价值。骗局3:找币圈媒体发快讯,其实是交保护费回到项目
A,ICO 项目组里,领导的私募活动正在继续进行,进展不错,已经完成了 70%
了,马上就可以 close
了。再加上社群运营非常火热,给了领导十足的信心,感觉他们的币只要上交易所,就可以翻倍。领导下发了新的任务:把我们要发币的事情宣传出去,别直接提发币,先刷我们投资人的脸。还是
Ly,这次公关的任务交给了她。领导的详细指标是:在国内主流的币圈和科技媒体上发快讯。主流币圈媒体,大概就是:B
世界和 G 色财经了;科技媒体,在 Ly 的认知里,应该是 36kr、pingwest
这样级别的媒体。Ly
在加入这家公司就做过公关工作,跟科技媒体联系,没有什么难度,但是想在这些媒体上发稿,却有点难度。正如区块律动之前问题提到的,如果在互联网媒体上发布
ICO
相关内容,其性质等同于财经媒体发布股评,是被行业严格禁止的。除了币圈媒体之外的媒体,发布区块链相关内容,只能从项目分析做起或者发布故事类的内容。但是项目
A
的实际项目因为行业特殊性,是一家出海公司,没有什么亮点和大事,所以并不能登上这些媒体。所以
Ly 把目标还是放在了币圈媒体上。几经周折,Ly
联系上了一个可以帮他们同时在多个币圈媒体上发文章和快讯的公关公司。公关公司的人很傲慢,开价:B
世界快讯 1 个 ETH,G 色财经快讯 2 个 ETH,G 色财经文章
0.5BTC,其他快讯打包价 1.5BTC 包发。按照当时的价格算下来,其实就是快讯
5-10K,文章 50K。算了一下,想要完成一波公关,需要拿出接近 2 个 BTC
的价格。当 Ly
把这个价格报给领导的时候,领导一脸不可思议,「怎么这么贵?我们能不能给他们点我们的币?」Ly
一脸黑线,领导相当于拒绝了她的提议,那她也没办法继续推下去,只能对公关拖着。一直拖到项目
A 拿到了节点资本的投资。因为某些天然的、巧合的关系,节点资本的人愿意把 G
色财经的人介绍给项目 A。Ly 和 G
色财经的人聊了之后才知道,对非节点资本投资的项目,他们是要收费的,但是节点资本投的自己人,可以免费发快讯。于是乎,G
色财经在过年期间连着发了多条项目 A 的利好消息。项目 A
也顺利地在上个月上了火币交易所。免费的东西虽然好,但是有代价,项目 A
的所有消息只能通过 G
色财经发出,严重限制了其影响的受众。过完年后,领导终于同意可以花点钱发其他媒体的快讯和文章了。当
Ly
找到之前的公关时,对方对他说,「我们现在不做区块链媒体了,效果太差,快讯的量也是刷的」。骗局4:只要火了,立马有山寨网站骗私钥几乎所有的
ICO
项目,在开始有流量、有曝光之后,就会被各路骗子盯上,他们擅长的做法包括:1、假冒社交媒体账号,发布虚假消息骗钱;2、假冒空投,骗取用户私钥;3、假冒客服,骗取用户钱财。因为政策原因,所有的国内
ICO 项目都把发声渠道搬到了海外,Twitter、Telegram
都是首选。如果是在微博或者微信上发布消息,相关的规则或许还能管一下骗子,但是在
Twitter、Telegram 这种地方,监管失效。因为 Twitter
的账户机制,允许出现相同的昵称。你可以叫特朗普,我也可以叫特朗普,但是你的用户名是
@Trump,我是用户名是
@Trumb。但如果你匆匆扫一眼,是根本无法分辨的。所以在很多 Twitter
下面,会出现大量的假账号发的钓鱼网站。打开之后你会发现这个网站正在大派送,免费发出
15000 个 ETH,快来领!你只要往外面这个地址转币,我们 10
倍奉还!这种骗子,无本生意,总有人上当,ICO
项目方永远都封不掉、禁不了,到头来,用户发现自己上当,还要怪项目方骗人。在
Telegram
社群里,骗子会假冒自己是管理员与进行空投白名单验证的人聊天,然后引导他们去假的空投页面或者直接以客服身份跟用户要私钥。骗局5:投资人说区块链是未来,我们的项目已经3个月没进展了项目
C 是一个出海项目,也是在今年 1 月份的时候被投资人说服去做 ICO。在过去的
3 个月时间里,他们的用户增长和去年 12
月没有变化,数据量也没有新亮点出现,反倒是这个期间竞争对手的量起来了。项目
C 是一个新闻
App,原本计划去年底上线短视频功能,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拖着。竞争对手可能觉得再去突围新闻
App
已经没有价值,不如直接在短视频领域冲锋,更愿意砸钱、更愿意花钱推广,用户量在一年内就完成了
3000 万安装,长期稳居当地下载榜单第一名,而项目 C 只在 40
名开外。竞争对手在 1
月份的时候开始了更大规模的推广活动,日活用户直线飙升到接近 300
万,而项目 C 的日活仍然在 100
万日活挣扎,次日留存不仅没有升,反倒降到了不到 50%。项目 C
主力团队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都在做
ICO,只剩下一些虾兵蟹将在做日常运营,导致团队精力分散。项目 C 的 App
可以说是在过去的 3
个月里没有任何进展,还错过了几个重要的市场推广节点。项目 C
的运营人员告诉区块律动:「去年 12
月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公司很有潜力,大家一起可以吊打其他对手,但是现在这个状态,不被别人吊打就很好了。」交易所上币之后,项目
C
的多个团队成员立刻提出了离职,有的原因是太累了,有的原因是要生孩子,但大家心底都明白:项目
C 的团队已经心散了。「如果不搞这个
ICO,画这么大的饼,过年期间,我们能做好多事情。」|作者:0x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