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局超级节点竞选,蚂蚁矿池:EOS最大的风险在于人的管理

对于区块链来说,“去中心化”几乎是一个绕不过的话题。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去中心化”就是区块链技术的核心思维。但是,如今的我们基本上身处于一个中心化的世界,几乎所有的应用都是中心化的。去中心化,几乎只存在于一些已经被遗忘了的角落——比如你去街边小摊买个煎饼果子的行为就是去中心化的。所以,去中心化的应用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是很难想象的。当然,“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并无绝对的优劣之分,而且很大程度上,人们可能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充斥着“中心化”的世界。但是在某些场景或者应用层面,“中心化”却始终无法提供给人们所需要的“最优解”。比如银行跨国交易的结算问题,这东西就是一个困扰了金融界很久的问题,传统方式效率非常低下,而又没有这些跨国银行中介都能够信得过的机构当中介。“去中心化”实际上就是这种问题的解决方案,而区块链的出现则给真正的“去中心化”提供了可能。众所周知,我们社会的信任成本是极高的,银行为了让我们信任,放心存钱进去,他们每年要花掉数以万亿级的系统维护成本(后台、前台、门面)。但是与此同时,银行每年还能够有数以万亿计的利润,在用户的角度,这些“利润”其实就是成本,为了能够省心放心地存钱、取钱,我们每年其实也要耗费数以万亿计的成本去供养银行体系。所以当比特币出来的时候,我们第一反应,就是这里面的成本可以砍掉很多。简而言之,“去中心化”能够“去信任化”,也就是降低信任化成本。事实上,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场景,通过去信任化,都可以砍掉成本(效率提升),因为“信任化”实在是社会治理和商业的底层功能。而这一层的变动,会导致很多上层应用模型可以进行重构,很多原有信任模型的业务,都可以转化为非信任模型,对应现有的场景其实是非常多的。想想一下,如果某个,或者某几个去中心化区块链达到了如同微信或者银行或者手机这种普及程度的话,人人都可以基于它架构一个去中心化的服务来解决信任问题,大到借贷,交易,财产转让;小到打赌,游戏,都不需要通过第三方进行。这些,可能也是区块链技术被很多人所看好的原因吧,它的确给人们提供了非常广阔的想象空间。但是,广阔前景的背后,我们还是需要正视,目前的区块链技术并没有能保证去中心化的实现。它仅仅只是提供了一种实现的可能,而不是已经实现。这个区别很大。区块链技术的本意,共识协议本身不需要任何一家公司提供,但目前的大矿场正在慢慢变成“提供区块链的大公司”。比如BCH的逼捐事件,其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甚至让我一时回忆不起,除了穷途末路的倒台政权,有哪家央行会如此鼠目寸光,杀鸡取卵。昭昭然然,“玩区块链”的大玩家们,其实并不都是什么对抗央行剥削人类的斗士,新地主不见得更加有耐心。区块链技术的设计初衷,是提供服务的人就是使用服务的人本身,最理想的情况是某饭店的收银机,家里某台笔记本或者街边路人的手机共同一起见证交易,完成账本的共识维护。比如说,如果出现了一个基于真正的(而不是噱头)区块链的新淘宝,那么它的拥有者,是所有人。每个人都贡献出一部分算力,或者流量,来维护这个平台。同时,所有人共同保护这个平台的安全。没有一个人拥有这个平台,因此也就无权对这个平台进行任何修改。而任何升级,都需要经过大多数人同意——这其实就是区块链的概念。这个概念本身可能很难理解,简单的说就是,如果有个区块链淘宝,理论上来讲,它不会是某个公司的。然而实际上,比特币的例子告诉我们,这种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实现。因为有很多人会试图获得这个平台的所有权和控制权。整个比特币生态中一般来说至少有三种角色:开发者,也就是掌握平台技术的人;使用者,也就是用户;维护者,也就是区块链公式算法里规定的,参与共识的人。理想状态下,开发者只负责开发,而使用者和维护者应该是同一群人。但实际上,开发者理所当然地希望从规则上规定自己对这个平台的操控权;而“维护”工作由于需要专业知识或者额外的开支,又使得最终维护者从用户之中分离了出来。现实运行下来的效果就是,矿工的专业化程度非常高。POW
机制的设计,是相信我们猜一个数字,放在区块数据后一“hash”,正好前30位都是0的事情很随机的,因为hash是不能逆运算出来的。这种随机性让整个区块链网络的权力是分散的,记账的权力有随机性,妙的是随机性和共识并存。难不成还有人猜hash的能力能一骑绝尘,冠于全球吗?可是在现实世界里,真有了!矿工的专业化程度到达了一种史无前例的程度,观察挖矿难度的指数级增长,就能非常直观得看到区块链挖矿是一件何其专业的事情。都说中国的芯片行业落后,被人卡脖子,但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驱动,中国公司设计的挖矿芯片在全球范围内大杀四方。但是这也造成了维护者和使用者的彻底分离,用户不再只是单一的P2P对等网络的两个节点,而是分为了矿工和普通用户两类。而矿工之间的竞争也开始进入了寡头化的特征。其实谁都没办法确认,区块链世界最大的几个矿工,会不会背后是一家,或者大家形成联盟关系。区块链技术本身是为了去中心化(这个性质有重要的应用场景)牺牲效率的(牺牲得很厉害),如果区块链没有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那么整个区块链就是浪费能源,毫无意义的无用功。不能指望大矿工们牺牲自己的利益,主动放弃自己的权力,这是不现实的。凑hash在设计之初被认为是一种不可能形成垄断的随机性,但是这个前置命题正在被“专用芯片对通用芯片在挖矿能力的碾压”这一事实所消解。而另一个巨头以太坊的权力结构,还不如比特币去中心化,更像是威权主义。典型的例子就是在以太坊发展之初,因为DAO的漏洞导致了大量ETH被盗,但最后就通过小V神以及其身边少数几个人的影响力,已经足以强行的回滚ETH,并且带走了90%的算力进行分叉,而分叉出来的新币依然采用ETH的名字,真正的以太坊则被命名为“以太经典”。而到后来的EOS和ADA时,甚至已经不再追求绝对的去中心化,而是认为:一定程度上的中心化可能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们开始尝试将“人和人之间链下的博弈”转移到“链上的博弈”。简单来说,“一切以链上投票为准”,相当于形式化了比特币和以太坊链下讨价还价的过程。今年上半年,EOS超级节点竞选,有人提到贿选而愤愤不平,但是其实在EOS的环境下,贿选是正常的选举手段之一,甚至于是应该被鼓励的。可以类比一下现实中的美国竞选,企业家可以根据自己企业的立场和利益选择站队,而政党上台之后在相应的政策上会给企业带来一定的好处。这本身其实也是一种利益的交换,只是更加的模糊,更加的隐性。而在EOS的世界里,一切都可以用通证,也就是token来代表。设想一个人拥有相当数量的EOS,数量不足以竞选超级节点,但是完全有可能左右谁来成为超级节点之一。那么这个时候怎么办呢?一个可行的方法就是由某些有志于竞选超级节点的团队给予这个人一些好处,然后收买这个人的选票归自己所用。通过这种方法,超级大团队来竞选节点,小团队和散户可以拿到收买的资金,相当于分享了超级节点的收益。这样的规则比线下的谈判更加的透明,也更加的有序。如果能通过智能合约临时获取投票权,而不依赖于被收买人的信用来“贿选”,可能就更好了。当然,我们也不必过于悲观,没有人能够预知未来,就像中本聪没有预料到ASIC矿机的出现一样。同时,任何技术也都有不足,任何技术在实际应用中都可能会变味——百度原本只是个搜索引擎,但是由于搜索结果的价值,它开始搞竞价排名。但是,区块链技术运行到现在,的确给“去中心化”提供了可能,而且也已经证明了去中心化的交易体系是可行的。更重要的是,区块链技术是可以升级的,我们只需要找到一个更好的算法,使得使用者和维护者的关系能合一,或者要求更低一些,让记账的权力真正随机起来。那么,技术上的症结,不见得是跨不过去的那种坎。区块链的出现带来了一场“投机者的狂欢”,当然,也有一些人说,区块链带来的是一场革命。但是我认为,如今的区块链更像是一场伟大的社会试验,短短几年间,政治已经从纯链下的博弈,开始有逐渐往链上迁移的趋势,以后会怎么发展,拭目以待。并且,这场实验的结果具有最终裁决权。我们做一个实验,结果与现有书本上的理论一样,其价值相对是很小的,也就是对现有理论的验证。而如果我们做一个实验,得出来的结果,几乎与现有理论全部不相容,那么我们有可能即将获得一个惊天大发现。

EOS暴涨一针鸡血救活币市,超级节点成大佬角力场,干掉以太坊指日可待?

• 作者 黄志平 •
2018年04月13日19:00 • 速途网

  昨日早间,EOS突然暴涨40%左右,连带着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种一起狂飙突进,整个币市似乎又活了过来。EOS一针鸡血救活了币市,而这个号称可以干掉以太坊、诸多大佬竞相参选超级节点的币种也成为币圈、链圈热议的对象。

图片 1

       EOS成了币市的“救世主”

  4月11日,AntPool蚂蚁矿池宣布正式参与竞选EOS超级节点的消息被放出来,第二天,这个被币圈人士称为有可能干掉以太坊的明星项目即出现了暴涨。

  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EOS价格从最低点的3美元涨至9美元以上,拉出了一根坡度超大的阳线,市值也一度超越莱特币成为新的第五大虚拟币。截止昨日晚间,包括比特币、以太坊在内的多个主流币种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暴涨,比特币更是首次突破连续几周6000美元左右的低位,今日上午更是突破了8000美元关口。

  图片 2

  在阴霾下笼罩多日的币圈也算恢复了一丝生气,资深的老韭菜们也开始兴奋起来,不管比特币、以太坊有没有解套,先补仓EOS才是王道。

  “EOS领涨,我有点坐不住了,有没有梭哈EOS的?”

  “我基本全部仓位都是EOS”

  “我梭哈了,只不过是做空EOS”

  ……

  自上一波熊市开始就只是在分享币圈、链圈政策动向、新闻以及分享空投和糖果的炒币群,又一次“回归正途”,讨论起币市的价格与行情。

  EOS成了这波牛市当之无愧的“奶妈”,百度指数在当日大幅上涨。外界猜测,EOS大涨的背后,是EOS主网上线的临近以及超级节点竞选日趋白热化的综合结果。

图片 3

  当然,从目前的价格来看,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相比历史高价还有一段距离,EOS所带来的影响并不足够的大,就像笔者的一位炒币的朋友所说的那样,“这才哪到哪?”

  超级节点引发大佬角力

  EOS之所以大涨,超级节点的竞选是很大的诱因。EOS存在超级节点也是由其DPOS共识机制所决定的,即需要节点通过投票推选代理人代为验证和记账。

  EOS在设计之初就采用了并行链和DPOS共识算法,以此来解决比特币、以太坊都未曾解决的延迟和吞吐量的问题。按照官方白皮书的说明,EOS的最高数据吞吐量高达百万TPS,而并行本地链甚至可以达到毫秒级的数据确认速度。而想达到这样的效果,势必会牺牲一些节点,同时为了避免“51%算力攻击”,EOS设计者Bytemaster就想出了超级节点的点子。

  按照规划,EOS网络里的区块将会由EOS的token持有者投票(一个EOS币代表一票)产生的21个超级节点按照随机顺序生成,也就是EOS网络会将计算力在一定程度上集合在指定的21个超级节点里,如此便做到以有限的中心化实现广义的去中心化,并让EOS获得极快的交易速度与容错能力。

  当然,想成为EOS的超级节点并非那么容易,根据EOS团队公布的硬件门槛,想要当上节点最少需要达到亚马逊AWSEC2主机x1.32xlarge
型,128 核处理器,2TB 内存,2x1920GB SSD,25Gb
带宽。只服务器这一项一年就需要高达70多万元。当基于EOS的DAPP上线之后,因为交易量的提升而带来的网络带宽成本也将上升。收费还要更高。

  在3月22日EOSGo社区公布的EOS主节点竞选报告中,已经符合竞选标准的节点中,中国节点数量为8个,美国节点数量为8个,韩国节点数量为3个,还有其他多个国家的EOS社区的节点,总计35个。此外,还有24个节点暂未达标。

  图片 4

  目前,国内参与EOS
21个超级节点竞选的包括老猫、暴走恭亲王、ONO创始人徐可、薛蛮子投资的EOS联盟、李笑来站台的InBlockchain的创始团队以及刚刚宣布参选的AntPool蚂蚁矿池(国内最大的矿池)等。所谓“无利不起早”,这么高的门槛还能吸引到如果多业内知名的大佬和机构,其背后自然是有巨大的收益作保障。

  据EOS白皮书指出,EOS每年都会增发5%的份额,增发的收益将赠与超级节点,即每一个超级节点都有望获得238万EOS的相应收益。按照此前37元左右的市场价来看,每个超级节点或将每年获得近1亿元左右的收益。更何况现如今EOS已涨至接近60元,所得收益足够覆盖之后的成本。

  当然,在成为筹集节点前所有的收益只是纸面上的,想要成为超级节点,就需要获得更多的投票,这需要参选团队拥有足够的资本(宣传造势甚至贿选)或者足够的行业影响力。由于EOS在最近更换了投票规则,每个投票者只有30票的投票权,对于投票的争夺愈加激烈。

  以老猫为例,在更改投票规则前,老猫就曾通过公众号推文承诺竞选成功后会返还50%收益给排名前50的用户,甚至有媒体将这种做法定义为“贿选”。而老猫的这种做法也引来了仿效这,EOS
联盟、EOSFans、EOS
Cannon都明确承诺会在竞选成功后进行收益分红。或许是由于收益分红的承诺争议太大,老猫在今天的一篇拉票文章中未再提及分红一事。

  图片 5

  超级节点的竞选本身就是机业内巨头、资本之间的角力,所谓“贿选”的存在,或许也只是冰山一角,面对在新风口下更多的收益、主导权,有实力的都想去争取一下。对于这一点上,李笑来理解的就比较透彻,据自媒体“区块链律动”撰文称,在国内以参选的节点中,EOS引力区、欧链、EOS老猫、硬币资本都与李笑来有关,而且这4个节点大概率会当选。

  被寄予厚望的EOS能否干掉速度太慢的ETH

  EOS之所以成为明星项目,可能与一开始就被看作是以太坊的替代者有关。以太坊相比比特币无疑有了一个质的改变,而EOS由于设计了超级节点,其解决了以太坊也未曾解决的传输、验证、确认的效率问题。

  单从技术上分析,或许EOS更有优势,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如果没有点优势,如何能吸引这么多大佬参与?如果看看EOS设计者BM的过往以及V神的过往,你就会发现,这其实是务实主义与理想主义的碰撞。

  实际上,BM既是技术大神也是一个商人,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BM一个常人难以驾驭的天才,而坊间也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李笑来有很多好想法,而他最好的想法永远是下一发;BM
有很好的技术,而他最好的技术会用在下一个项目。

  此前,BM曾主导过两个区块链项目:比特股和Steemit。

  据悉,在做比特股项目的时候,由于BM的投票权重太高,11位理事账户中的5位账户都是BM控制,而其余6个账户有5位也是靠着BM的选票被选进理事会的,理事会成为一个被BM操控的机构。

  而后的比特股的分裂演进的经过也就人尽皆知了,BM的前期伙伴clayop被踢出局,早期比特股重要参与者巨蟹也被迫出走。BM通过集权的方式,强制比特股扩容,损害了绝大多数投机者的利益,一些投机者在论坛到处叫喊“BM以权谋私”,但这已经无济于事,BM按照既定的游戏规则已经收割了巨大的财富。

  随后的Steemit项目也被看作是BM的圈钱割韭菜之做,而在比特股项目就踩过雷的老猫还曾发微博提醒用户不要参与Steemit。

  图片 6

  在做区块链项目这方面,V神就显得更为理想主义,不仅在币市行情高涨之时扬言再炒币就会让以太坊归零,而且在改变以太坊挖矿机制提高矿工收益方面更是直言“这里矿工说的不算”。

  这样两个同为天才做法却截然不同的区块链技术开发者所做的EOS和以太坊必然会呈现不同的局面。

  在目前区块链浮躁的氛围中,EOS这个顶着5天融资1.85亿美元、采用新颖的DPOS共识机制的区块链项目自然会被追捧。而EOS升值的逻辑在于主网上线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用EOS开发应用,那么对EOS的需求就会越多,那么EOS的持有率就会越高,价格也会越高。这方面,应用越多速度越慢的以太坊又落了下风。

  但实际上EOS自ICO以来就存在诸多的质疑,EOS首轮ICO就发布了2亿的代币,募集了600多万ETH,这被外界解读为EOS团队之后暴力拉盘的资金储备。而在EOS暴跌的那段时间,每每到最后总会看到有超过2万的ETH进入,稳定EOS的价格,此现象似乎也印证了外界的猜测。

  如果事实当真如此,即便EOS技术真的优于以太坊,以太坊被替代的时刻或许也不会来临,因为BM可能根本就没想走到那一步。

  当然,上面这一论断多少有些诛心,以老猫的看法,EOS价值0.1ETH才算合理价格,由此也能看出大佬对于EOS有多么的看好。但老猫最后的那句“点到为止”倒也令人难以琢磨。

  实际上,即便EOS最终成为一个成功的明星项目,也不是没有对手。其潜在对手就来自于迅雷,最近这段时间迅雷动作频频,CEO陈磊在多个场合表示迅雷要推出超级区块链,速度也能达到百万级,作为在区块链摸爬滚打很长多年的企业,其所推出的区块链项目的影响力或许同样不容小觑。

  不过,在最后笔者还是要说一下,超级节点固然能够解决速度上的问题,但同时也牺牲了去中心化,难免会导致权力的集中。在区块链的设计中,去中心化是一个必备的特性,超级节点这种存在本身就存在质疑,由于权限更为集中,当区块链的节点权力被某些利益共同体掌握时,所谓去中心化从何谈起?

入局超级节点竞选,蚂蚁矿池:EOS最大的风险在于人的管理

2018年05月16日 来源:区块链 作者:萌大大 搞趣网官方微博

伴随着5月5日EOS最新版本——EOSIO
Dawn4.0的发布,有关EOS超级节点的竞选进展也在逐步推进。蚂蚁矿池在今年4月宣布竞选EOS超级节点(EOS
AntPool),作为比特大陆旗下的老牌矿池,蚂蚁矿池的入场将EOS超级节点竞选推向了新的高潮。

为什么蚂蚁矿池要参与不需要挖矿的EOS超级节点竞争?参与EOS超级节点竞争对比特大陆来说意味着什么?蚂蚁矿池联合创始人田鑫告诉巴比特,参与不需要挖矿的EOS超级节点竞争意味着打破了蚂蚁矿池的原始屏障。未来,蚂蚁矿池将为社区打造一个多样化(Diversified)、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民主化(Democratic)和更多包容性的平台。

图片 7

以下为对话全文,巴比特资讯整理:

8btc:大家看到蚂蚁矿池参与竞选的消息都有点好奇,为什么会参与不需要挖矿的EOS超级节点竞选?

田鑫:从09年到现在比特币已经诞生9年了,最早的时候社区只知道比特币,也只玩比特币,其他的币我们统称为山寨币,后来以太坊莱特币等等的崛起也逐渐被更多人认可。再后来出现了扩容分叉,诞生了BCH,以及随后出现的ICO、IFO,都不断的在刺激着我的思想。形成强烈的对比是在17年的时候,PoW跟DPoS、PoS的争论一直都在,我是站在PoW一面的。后来伴随着熊市来临,社区越来越多的提出PoW和DPoS的矛盾问题。我就在思考是不是应该换个角度去想,包容所有可能性,因为存在即为道理。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投身到EOS里面来,我想通过我们的力量去解决和平衡这两个生态社区。

8btc:接着上一个问题,蚂蚁矿池的最大优势就在于“矿”,如果去掉这个因素,那蚂蚁矿池竞选的优势在哪?与其他参选者相比,你们的短板又在哪?

田鑫:其实我们的优势在于两方面:第一PoW领域的沉淀,我们有强大的社区,团结的矿工,雄厚的资源。第二我们稳定运行PoW矿池4年,支持币种10余种,在技术上有过硬的实力。
如果非要说短板,就是我们进入这个领域时间较短,仅有十几天,很多其他的EOS的节点竞选者都是之前就接触过石墨烯技术的。

8btc:在竞选宣言中写道,“很早以前我们就已经向着多元化平台的方向发展,并在EOS等多个领域投入精力”,谈谈蚂蚁矿池为参与竞选已经做了哪些工作?未来还有哪些规划?

田鑫:其实最开始蚂蚁矿池只支持一种币的挖矿——比特币,后来陆续又支持了莱特币、以太坊、以太坊经典等等。现今已经多达十余种。其实从开始支持第二个币种挖矿的时候,蚂蚁矿池已经向着多元化平台的方向发展了。现在我们决定把一部分精力投入到EOS领域当中,未来要在EOS生态上开发很多基于PoW机制上的智能合约和Dapp。

8btc:一开始有大V宣布参选的时候,媒体分析是为了丰厚的奖励,奖励方案调整后,大家对节点奖励的预估也不一样。蚂蚁矿池计算的节点奖励每年大概有多少?运营一个超级节点成本有多少?会不会出现营收覆盖不了成本的情况?

田鑫:节点的奖励?没有刻意计算过,我们也不是冲着这些奖励来的。官方发布的节点奖励应该在1%左右,抛去节点维护成本也就是硬件成本,抛去人员成本,抛去运营成本,其实也剩不下太多。

8btc:EOS很受关注的同时也受到很多质疑,比如21个节点的中心化问题,蚂蚁矿池怎么看?这样是不是违背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精神?

田鑫:其实每个机制的背后都有一种理念,PoW工作量证明机制,是最好的去中心化的证明,但是他的机制在支付上就会遇到瓶颈。EOS对支付领域倾向性是很强的,但是弱中心化是一个问题。如果真的将拜占庭机制实现,EOS就可以达到百万级TPS。所以不管是PoW、PoS、DPoS都是想要达成共识的方式。

8btc:能不能举几个例子来说明未来当选的这21个节点的权力有多大?普通用户与超级节点之间如何制衡?

田鑫:21个节点中的三分之二,也就是15个左右。就可以攻击EOS的主链,可以双花等等。制衡有两个吧:第一还会有100个备用节点。第二用户可以进行投票选举。不过最后还是取决于运营超级节点的团队或者机构吧。

8btc:外界评论,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贿选拉票”,在这场竞选中会不会存在贿选的问题?蚂蚁矿池打算如何来吸引选票?

田鑫:这个问题很尖锐,我是从PoW过来的,如果我们连自己都不能说服,又如何去说服别人呢。首先,人类的第一驱动力可能就是利益,当然并不是鼓励大家去进行贿选这个行为,举个例子,如果节点候选人在参与竞选的时候孵化一些DAPP,的确能够起到经济上的提升,这对EOS整个生态也是有好处的。反过来看假如有一些用户基于利益为你投票,也说明了几点:候选人要么有雄厚资金支持,要么技术水平高超,要么背书强大,所以所谓“贿选”也得分从哪个角度去看。最后我认为宪法的确需要更加健全,逐步完善。

8btc:你怎么看待EOS的发展前景,未来EOS最大的风险在哪?

田鑫:EOS最吸引人的是百万级TPS和智能合约,如果这两个真的能持续良好发展下去,这将是对其他机制的很大挑战。EOS最大的风险在于人的管理,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拿21个主节点竞选来说,挑选每一个竞选者都要十分谨慎。尽管已经逐步推出了一些宪法对节点或者人进行约束,但是至今仍然没有很完善和合理的宪法或者竞选制度。PoW的概念是先去中心化,后选人,所以才有了后来的扩容分叉——BCH的出现。EOS是先把未来有能力对社区和整体生态做贡献的人先选出来,然后再谈去中心化。所以EOS在挑选21个主节点的时候要格外的小心,因为未来的整体依托都是靠这些人。

8btc:除了加入EOS超级节点竞选,蚂蚁矿池还同样加入了波场的超级代表竞选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田鑫:因为不管是PoW的币种或者EOS、波场都有他不同的理念在背后。我们想了解,想去吸收别人的想法以及看法,尝试站在对方角度去看一些不同的问题,这样才是我们最大的收获。

8btc:在你们的竞选宣言和介绍中都有提到,蚂蚁矿池想做的是一个融合型社区,能不能谈谈其中的含义,“融合社区”是指什么?

田鑫:我们其实很大一部分矿工,都会持有多种币,其中就有EOS。而很多EOS的坚定支持者最早也都是从矿工做起的,所以我觉得这两种机制可以很大程度上融合到一起,因为很多人最早都是挖比特币的,要不就是炒过比特币的。只不过EOS想做的事情和比特币是不同的,每种币都有他不同的理念。所以我们想让无论是PoW、PoS,还是DPoS的支持者,社区的开发者、矿工或者普通爱好者,以及很多有想法,有能力但缺乏资金支持的社区成员,都能通过蚂蚁矿池提供的平台贡献一份属于他的力量,共同建设一个美好的区块链生态。

【责任编辑:久伴醉人心】

文中图片引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