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利用分布式商业、去抢占用户的时间表?

相信很多区块链从业者都会有这样的感受:那就是别人问起“区块链有什么用”这个问题时,当你费尽心机地解释给他们后,很多时候会得到这样的回应:“哦~区块链原来也不过就是这样啊。”然后回头在网上炸一个大标题:“区块链的最大应用就是金融”,下手比较狠的,还会直接来一句“区块链的最大应用就是币/圈钱”,隔着屏幕,都能感觉一股子浓浓的不屑之气扑面而来。为什么很多人对区块链应用于金融行业这件事有这么大的情绪?这其实就涉及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潜规则:那就是在经济社会中,“干金融的”和“干实体的”经常会相互瞧不起,“干金融的”经常会觉得实体产业者总琢磨那些不挣钱的行业细节,扯没有用的行业八卦,而“干实体的”则会觉得金融从业者净玩虚的,一线情况什么都不懂,模型里的各种变量错误连篇。尽管从理论上讲,各行各业之间并无高下之分,但在实际情况中,社会的舆论其实总体来说更倾向于实体从业者,一方面这些领域营造了更多的就业岗位,另一方面金融从业者容易给人一种“西装革履呆在办公室里不干实事”的感觉,所以,虽然很多人在从金融市场中赚到钱后,经常会连呼“真香”,不过在内心深处,他们其实对看上去更为勤恳、利润率又相对较薄的实体产业者会抱有更多的同情心,而这种情绪的另一面,就是对金融行业的不屑,由此衍生出了上文中“区块链的唯一靠谱应用也就是金融”这样的评论。
图:产业从业者与金融从业者之间微妙的关系从这点来看,目前实体产业中很多细分领域的从业者对区块链技术的反应,其实是有深刻的社会与历史原因存在的。然而客观的说,就算现阶段区块链最大的应用是金融、甚至仅仅是融资,难道又有什么值得羞耻的吗?要知道,经济社会在发展过程中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央行发放的资金没法准确地流到最需要资金的细分领域里,比如说房地产拿走了制造业的钱,那如果区块链能够改善这个问题,难道不是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从而促进就业、稳定社会做出了贡献吗?所以,在今天《区块链应用三部曲》的系列文章中,我们将延续上一篇《区块链1.0的局限:为什么你的解决方案总是溯源?》的话题,跟大家讲讲区块链2.0的最主要落地方向——也就是“区块链+金融+其他行业”,同时利用“双线理论”,来探索一下区块链2.0有无利用在其他垂直领域的可能。

加密货币行业目前存在着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很多从业者的视野不够开阔,很容易只关注加密货币与区块链技术本身,而对其他分布式商业细分领域的发展缺乏理解,这样一来,尽管他们口口声声说着要让区块链赋能实体产业,但却怎么也找不到加密货币的落地场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各种代币在“模式”与“诈骗”中来回空转。严格来说,数字货币行业对于现实商业生态的淡漠并不是单方面的,实体经济产业、哪怕是年轻人扎堆的新兴分布式商业,对于加密货币行业的了解也并不深刻。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情况还真不是特例,干金融的和干实体的向来就是处于一种“相互看不上,但又必须相互依存”的状态——虽然前者嫌后者不知变通,后者先前者不懂行业,但如果没有“干实体”的,金融行业马上变成空架子,手里的钞票分分钟沦为废纸。没有“干金融”的,“干实体”的立马回归到原始时代,工作积极性大受影响。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讲,数字货币(干金融的)和分布式商业(干实体的)实际上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组合。但在这里,我们要注意一点:现在的加密货币行业面临的一个困境是:虽然分布式商业高度依赖可以快速流转的电子形态货币,但这个货币不一定要基于区块链,尤其是目前的这些“底层公链”,目前市场上接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功能的应用并不少,很多活的也好好的。也就是说,分布式商业在接入传统支付体系的情况下,可以不去了解加密货币,但反过来却不行,加密货币行业一定要研究并且搞懂分布式商业,因为这是一个直接关系到行业未来能否继续生存的问题。超高获客成本:娱乐类的分布式商业领域里难有区块链的未来具体来看分布式商业。关于这个概念的含义,在之前的文章中,笔者曾经有所提及:其所指的是在数字技术驱动之下,经济社会的各项权力实现了大幅的下放,从原有的大中型企业被下放到中小企业,甚至是个人的手中。近些年来人们见到的很多大热的科创产品,比如说微商、自媒体、小视频,甚至是手游在内,都可以算作是分布式商业的产物(当然,就如同金融行业属于宏观经济中比较特殊的一个分支一样,加密货币实际上也属于分布式商业中比较特殊的一个分支),由于参与者众多,没有中心化商业中的历史遗留包袱,因此,分布式商业可以说是加密货币最容易打造出繁荣生态的落地场景,没有之一。然而,如果你天真的认为,加密货币随便地跟手游、自媒体、视频直播这些分布式商业的细分领域简单地“+”一下,就形成了强强联合,从此自己便踩上了时代的大风口,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虽然说加密货币的下一个风口肯定是在分布式商业领域,但像上面所提到的、包括自媒体,小视频,手游在内的新商业几乎都面临着一个问题:这些领域虽然相对传统行业来说比较“新颖”,但其发展也已经经历了一段时间,流量格局已经被固化在巨头手中,后入局者获取用户的成本越来越高。那你如果想要获得流量怎么办?只有选择去跟巨头合作。然而问题在于,现在的互联网巨头们对于跟新生加密货币公司的合作意向不是特别高,具体原因包括:币圈企业很多名声不佳、加密货币的合规性问题、以及与外界合作的成本高于自己开发代币的成本等。从这点来看,对于加密货币行业来说,现在草根创业企业能想到的、所有能够切入分布式商业的入口都已经被封死了,而这样一来,加密货币就始终缺乏一个范围广、频率高、可持续强的生态系统作为流通通道,而没有需求和流通,那请问你的价值何在?没有价值,就谈不上价值投资,更不要去想象什么“大牛市”了。那怎么办?加密货币还能找到一个适合其发展的分布式商业系统吗?甚至往大一点说,这个行业还有未来吗?目前来看,希望尚存,但是一定要找准切入方向:既然现有的分布式商业应用都无法成为加密货币的入口,那人们就只能去寻找那些新生的、潜在的爆款应用。毕竟,只有在一个行业成为先行者的时候,你才能以相对低的成本去获取用户数量。但是,获客成本低的新兴领域究竟在哪?这个问题其实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所谓的简单,指的是大致思路很简单,甚至可以用一言而概之,而所谓的难,主要指的是落实这个思路的难度有一点大,需要大量的调查、研究与分析工作。由于篇幅有限,在今天的文章中,笔者只向大家介绍加密货币行业寻找低获客成本领域的思路,至于具体的细节,将会在未来的系列文章中持续介绍到。首先要弄清一点,所谓的获取用户,它究竟指的是获取用户的什么东西?在前两年的时候,人们都习惯用“流量”这个高大上的词语来代指用户的数量,而“流量思维”,也被简单粗暴地形容为获取用户的数量,别的不说,在今天这篇文章里,笔者因为习惯原因,已经说了好几次这种不太正规的词语了。然而稍加思索,你就会发现:获取用户数量,实际上并不能完全的覆盖“获客”一词的真正精髓,举个例子,A应用每天有11000人登陆,每次只在线5分钟,B应用每天有10000人登陆,但人均在线时间却达到了一小时。那你说谁的生态更繁荣?对于想要投放广告的人来说,他更可能把钱砸在A应用上还是B应用上?答案一目了然。所以,最近几年,人们都不怎么说“流量思维”了,转而换了一个新词“注意力经济”,实际上就是在用户数量之外,又加上了人均在线时间这个维度。问题是,注意力这个概念实在是太抽象了,一般人虽然大致了解注意力是个什么东西,但对于决定这一资源大小的因素却不是那么了解(这其实就是属于笔者曾经所提到过的、互联网行业“造新词”的典型案例)。事实上,加密货币行业所要获取的用户“注意力资源”,其实就是用户的时间资源,其公式大概是“在线人数数量×平均在线时间”。那么接下来的关键就在于,你需要判断出在未来的几年之内,上网群体们的时间资源会向哪个领域倾斜、或者具体点说,他们的时间表结构会有怎样的变化,会在什么样的应用上花费更多的时间?这个问题想明白了,加密货币行业距离抓住下一个风口,其实也就不远了。

所谓金融,顾名思义就是资金的流动融通。正如水的流动源于地势差一样,资金的流动也源于资金的“地势差”——在日常的生产和生活等活动中,小到个人,大到企业,每个利益主体的资金平衡表经常都会出现供需不对等的情况,要么家有余粮、资金供过于求,要么存储匮乏、资金供不应求。做个类比:前者好比高地,资金有外溢的趋势;后者好比坑洼,有流入资金的倾向。这其中,资金的提供者一般被称作资金方;资金的需求者一般被称作资产方,而金融行业与相关机构的职责就是在这两者之间进行撮合,以使得合适的资金流入到合适的资产中,其所起到的作用可以是直接对接,比如说银行与证券等,也可以是间接的辅助,比如说提供投顾服务的咨询公司和券商等。鉴于在一般的产业分类名录中,以银行等直接融资为主的的货币金融服务、以证券等间接融资为主的资本市场服务、以及保险业三大块所占的产值和比重比较多,同时笔者在此前的文章当中已经就区块链与保险业的结合进行过分析,因此本次系列文章中只阐述区块链对于银行与资本市场两块业务的影响。而本文主要探讨宏观金融的发展情况、以及区块链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与其他行业相比,金融行业——尤其是资本领域,可能是过去几年间从业权下沉幅度最大的细分领域之一。即便对于远离行业中心的普通人来说,这种变化都是肉眼可见的——在传统的刻板印象中,能够从事金融行业的公司往往都是非常有背景的“高大上”单位,而金融从业者也以求学从业经历都十分高档的专业精英为主,然而在短短的几年内,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金融从业者,似乎变得无处不在,遍布线上与线下的每个角落。“干金融的”跟十年前“干工程的”一样,成为了一个既神秘又普遍的头衔。金融行业的去中心化并非无章可循,这种变化的出现可以源于两大方面的原因。首先,随着经济的发展,当下存款的规模和需要资金的项目数量都急剧增长,而原有的金融体系却无法满足相应的投融资需求——在传统的资金网络中,不管是直接融资还是间接融资,融资权与投资权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譬如在证券市场中,能够上市IPO的企业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查。而能够在一级市场上购买其股份的也是有一定实力和门路的投资机构。再如在股权私募中,私募基金针对项目往往有一套严格的事前、事中、以及事后风险控制体系,而投资者更是需要满足《基金法》中所规定的三项标准。也就是说,只有那些社会资源较为丰富的阶层才会拥有一定的投融资权利,而中小企业与中小投资者则与之无缘。图:在2011年后的几年间,金融行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一度稳步增长如果说原有的中心化金融体系的缺陷构成了去中心化金融体系崛起的深层原因的话,那么近年来经济与科技的一系列发展变化则成为了点燃金融行业去中心化的导火索——首先在经济一侧,随着近年来宏观经济增速换挡,产业结构出现调整,一批传统企业(诸如制造、外贸等)的资金荒现象日益严重,而这些产业链的从业者也遭受池鱼之殃,急需资金来缓解生产和生活危机。与之相对,一些新兴行业在短期内积累了大量的资金,部分从业者手中的钱甚至多到要犯愁怎么花的地步,对能够使财产实现增值保值的项目有着浓厚的兴趣,社会融资与投资的需求进一步加剧。其次,在互联网一侧,移动互联网所导致的信息大爆发,使得由于行业分化和阶层分化所导致的资金荒和资产荒矛盾暴露出来,而电子快捷支付的出现,则是使得价值的快速转移成为可能。在这种经济环境与科技水平双线并进的情况下,诞生于2006年的P2P网贷平台在2011年之后开始快速发展。由于此类平台往往只是作为收取服务费的信息中介存在,并不设资金池,也就是并未吸纳公众存款,因此在“普惠金融”的口号之下,并未遭到政策的严厉管制,目前是以“市场自律为主,行政监管为辅”的方式进行监督,不设准入门槛,仅实行负面清单管理。自此使得(准)债务领域的融资权和投资权出现了大幅下沉【注】,而在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兴起、以及能够快速实现通证流通的区块链智能合约技术出现之后,融资方获得了类似于股权的通证凭证,从而将股权领域的融资权益和投资权也沉了下去,自此,无论是债权领域还是股权领域,融资和投资的渠道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去中心化。某位币圈名人口中“颠覆传统融资模式”、“不需要跪着挣钱”的理想时代,似乎已经来临。【注】目前有很多网贷项目并不给出一个明确的回报率,只给出一个浮动的收益水平,但考虑到一般情况下都能保本,因此可以算是一种准债权融资。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一个高度去中介化、将资金方和资产方高度去中心化的金融资本行业,所引发的负面效应很可能是灾难性的——对于融资方来说,在没有中介审查的情况下,大批的投机分子涌入了这个领域,在进行极具迷惑性的自我包装之后就可以轻易的融到大量的资金,但却因为完全没有相关的经营能力而无法给出投资者们预期的回报(事实上很多所谓的平台才是真正的融资方)。而对于投资方来说,很多普通人此前已经习惯了上市公司的小幅市值波动,而对于初创期的项目如何才算是靠谱、以及可能会面临多么大的风险这些事情几乎完全没有概念。在投资之前,他们往往只挑营销声音最大的,而在投资之后,一旦目睹股权项目陷入经营困局,不管是主观恶意跑路还是客观经营风险,都会一股脑的进行声讨维权。对于这些现象,近年来目睹了多起P2P平台爆雷和ICO诈骗事件的朋友们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从这一点来看,很多理想主义者所设想的金融完全平权实际上是不可能实现的。专业素养、道德品质和心理素质的差异,决定了金融行业的融资权和投资权就不应该被下放到每个人的手中,尽管它的下沉很有可能会冲破现有的融资限制,就好像当初非银投融资业务的下沉冲破银行的投融资业务一样,但终究还是要在监督之下、回归到一个合理的下沉幅度之内。和私募基金领域一样,这些监管将会覆盖募资的事前、事中以及事后的整个生命周期。而在这一监管的过程当中,区块链可能会起到一定的作用,具体使用场景则主要是将资金流动信息上链,这样一来,至少可以避免融资过程中人们最害怕出现的两种现象:一是在债权融资领域,平台方借信息撮合之名行资金池之实;二是在股权融资领域,资产项目方对资金进行违规使用。这两种方式,有助于在去中心化的金融体系中增进投资方对资产方的信任,进而使得融资权与投资权下沉到一个合理的位置。(巴比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