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肯锡《中国的选择:抓住5万亿美元的生产力机遇》报告:中国80%经济利润都流向了金融业

80%的利润到了金融行业,或许还有15%到了房地产行业。经济利润高度集中于金融行业并不健康,有损经济发展,同时,拖延解决金融机构的问题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麦肯锡最新的一份研究报告测算,中国金融行业的经济利润占到中国经济整体经济利润的超过80%,美国该比例仅为逾20%。这份题为《中国的选择:抓住5万亿美元的生产力机遇》的报告显示,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四年中,中国金融服务业的经济利润(收益)占比还较低。危机爆发后的四年,中国金融服务业的经济利润占比大幅攀升;同期,美国金融服务业的经济利润占比进入负区间。而在2012年到2014年间,中国金融服务业的经济利润占比进一步攀升;美国金融服务业的经济利润回到正区间。目前中国经济80%左右的经济利润都是在金融行业,这一比例在全球可能是最高的;美国的这一比例,在20%左右。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联席主席、该报告首作者华强森(JonathanWoetzel)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指出。对于经济利润这一概念,他解释称,其与一般所说的(会计/营业)利润的差别在于,需减去资本成本。相当于考虑进机会成本——这些资本本来可以在不同的行业分散使用。对于一些仍然有正的营业利润的企业来说,一旦将资本成本减去,经济利润就变为负数。对于整个经济体来说,基本可以将其理解为一个税。华强森说,每个人都要付这个税,付给金融行业。报告称,这一对中美两国经济利润的测算是基于超过3500家中国上市公司(营收相当于中国2015年GDP总量的55%)和7000家美国上市公司(营收相当于美国2015年GDP总量的85%)的数据。针对资本成本的计算,报告注释称,对非金融企业,资本成本为投入资本乘以加权平均资本成本(WACC)。对金融企业,资本成本为股本乘以股本成本。华强森表示,中国金融行业的经济利润那么高,不是因为他们有竞争势——中国的金融行业跟国外的金融行业效率差距非常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金融行业是受保护的——不管是从书面政策还是从实际情况来说,进入这个行业有很多障碍。现在中国的经济利润大部分集中在金融行业,这个肯定不是那么健康的,对整体经济运行会有影响。报告还写道,中国国有企业获得的贷款占到银行贷款总量的50%以上,这让那些业绩不良的公司得以生存下来。此类公司在金属、采矿和化工等传统行业中数量尤其多,而这些行业的整体利润也都为负值。而在美国,经济利润则更广泛地分布在各个行业中,并随着经济周期而变动。报告还指出,中国如果能将当前投资驱动的增长模式转向生产率主导的模式,能在2030年前新增5万亿美元的GDP和家庭收入。报告称,目前中国各行业的生产率仅为经合组织国家平均水平的15%至30%。华强森表示,中国目前仅越有20%的企业生产率水平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生产力主导模式不仅能推动长期增长,还能有效减少中国经济硬着陆的风险,并改变中国经济的结构。报告称,到2030年,消费占比将可能从目前的38%增长至49%,而在现行的投资主导模式下,该比例只能达到40%。对于银行业面临的坏账问题,报告分析称,中国有能力出资拯救银行业,但拖延行动将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该报告假定银行继续向低效、高风险企业放贷,且企业表现持续恶化,估计了该情境下3年内资本结构调整的要求,来预估银行业可能面临的代价。在该情境下,中国银行业的坏账率将增至15%,潜在贷款损失总额(包括影子银行业务)会从3.9万亿元人民币增至11.5万亿元人民币。这就意味着到2019年,银行的资本重组将耗费8.2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目前GDP总量的12%。换言之,如果中国继续延续现有的发展模式,每年处理坏账的花费将增加2万亿至3万亿元人民币。“我们相信中国有能力支撑并推动这样的拯救行动。”报告写道。中国的政府负债约占GDP的50%,德国和美国该比例在80%至90%之间,日本则为240%。将负债占比GDP增至65%,就能为中国新增10万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足以满足极端情境中8.2万亿元人民币的调整成本。根据中国财政部数据,截止2016年4月,中国政府管理着123万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出售部分资产也能带来更多的资金。报告称,自2010年以来,政府控制的土地资源每年能产生约3.5万亿元人民币的税收。此外,中国还拥有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必要时也可动用”。银行和影子银行继续向业绩不良的公司放贷的时间越久,处理坏账的成本就越高,对经济的打击也就越大。报告写道,一般而言,一国需要3至7年,才能从金融危机中恢复。在复苏期间,投资者和消费者的信心必然低落,这也必然影响增长轨迹。

摘要:尽管官方数据称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约1.4万亿元,不良率1.75%,但围绕着银行坏账水平的估算和争议从来没有间断过。
今年2月,对冲基金黑曼资本管理公司创始人Kyle BAss曾抛出惊人言论,放言
中国银行 业股本亏损可达3.5万亿美元(约合23万亿人民币)。…

  尽管官方数据称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约1.4万亿元,不良率1.75%,但围绕着银行坏账水平的估算和争议从来没有间断过。

  今年2月,对冲基金黑曼资本管理公司创始人Kyle
BAss曾抛出惊人言论,放言中国银行业股本亏损可达3.5万亿美元(约合23万亿人民币)。

  一时间讨论沸沸扬扬,瑞银和中金称实际情况并没有这么严重,就算银行面临较大规模坏账损失,以目前的流动性来看,也足以应对。

  法兴是最新加入测算的知名投行。

  其在最新的一篇报告中指出,中国银行业的整体损失可能会达到8万亿人民币,相当于商业银行资本的60%,财政收入的50%,GDP的12%。

  需要指出的是,不同的计算方法和统计范畴会得出不一样的数字,见闻挑选了几家比较有代表性的机构,来看看分析师眼中的银行坏账率。

  法兴的逻辑

  法兴的经济学家姚炜认为,中国的杠杆率仍然在快速上升,非金融部门的债务水平已经升到GDP的250%,国有企业债务重组拉开序幕将令银行业重组也渐行渐近,这一场景在中期发生的可能性超过50%。

  随着国有企业重组的推进,银行业就越来越需要被救助。我们预计,中国银行业的整体损失可能会达到8万亿人民币,相当于商业银行资本的60%,财政收入的50%,GDP的12%。

  在企业和银行系统重构的过程中,中国仍然有机会避免发生经济危机,但是容错空间将变得更为狭小。

  问题是,这个数字究竟是怎么算出来的呢?法兴写到:

  我们注意到上市国有企业的债务中,有12%存在风险,我们的股票策略分析师将10%视为上市银行不良率的估算底线,这个数字是基于对所有上市公司金融数据的分析而得出的。

  从更大的视角来看,我们有理由认为整个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在15%甚至更高的水平(此前我们估算过中国国有企业的不良贷款率为18%)。

  以15%的不良率计算,目前银行对非金融企业的不良贷款为12万亿,企业的不良债务总额是18.5万亿。

  考虑到影子银行中所隐藏的坏账风险,我们选择两者的中位数——15万亿元作为评估银行不良资产的基准数,这相当于2015年GDP的22%,银行总资产的7.5%。

  根据调查,目前中国不良贷款的平均偿还率为35%,一旦不良贷款加速暴露,这一比率可能会下滑,按照30%的偿还率计算,15万亿不良贷款的潜在损失可达10.5万亿。

  中国银行业预防坏账的第一道防线——贷款损失准备在去年年底的水平是2.3万亿元。

  减除这个数字,银行不良贷款的最终损失会达约8万亿元,约等于商银资本的60%,财政收入的50%,GDP的12%。

  法兴称,在下一轮重组中,政府债券将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目前国债的规模只占到了GDP的15%,其深度尚不足以支撑中国债市的长远发展。但增加债券供给可能会令市场承压,央行可能被迫扩张资产负债表,选择直接购债(例如量化宽松)或者为大型金融机构提供资金间接购债,以避免长期利率过快上涨。

  “但是考虑到不可能三角,资金流动以及人民币汇率或许会受到负面影响。”文章指出。

  Kyle Bass惊人言论

  法兴的结论与Kyle
Bass如出一辙,只不过这位成功预言过美国次贷危机的投资人更加激进。

  Bass曾声称,如果中国银行体系在经济硬着陆的情况下损失10%的资产,银行的股本亏损可达3.5万亿美元。为避免银行体系崩溃,银行需要进行资本重组。而中国央行没有足够的准备金来帮助其摆脱困境,因此需要大规模的QE,这或将导致人民币进一步贬值30%至40%。

  与法兴不同,他得出这个结论是基于两个逻辑,一是中国银行业净资产乘以10%,二是GDP乘以30%(10%和30%是基于历史损失的经验数据)。来自界面:

  Bass称,从历史上看,在不良贷款周期里中国的银行业失去的资产远远超过10%。过去十多年来,中国的银行体系资产已增至34.5万亿美元,如果中国的银行体系失去10%的资产,中国的银行将失去大约3.5万亿美元的巨额股权损失。

  国际清算银行曾估计,中国银行业在1998年到2001年不良贷款周期系统损失的资产超过GDP的30%。Bass称,此次金融危机中中国银行业的损失将超过上个周期。因此,Bass警告称,按照现在的中国GDP计算,30%的损失就将超过3.6万亿美元,这是美国银行业损失的五倍之多。

  反驳的理由

  上述说法随即引来了诸多反驳之声。

  麦格理分析师Larry
Hu认为,粗略计算来看,3.5万亿美元的股本损失“太大”了。中国银行体系有0.9万亿美元的储备金和拨备前利润。因此,3.5万亿美元的股权资本损失意味着总规模4.4万亿美元的信贷风险。换言之,中国银行体系的不良贷款率高达28%-30%。

  对Bass的“杞人之忧”,中金分析师也认为,中国银行业坏账问题没有他估计得那么严重。中金分析师毛军华:

  悲观情形下不良资产率可以达到8.1%。如果经济持续低迷,不良资产率将在高单位数到低双位数之间。如果整体信用敞口的不良资产率为8%,则不良资产可能达到约10
万亿元。

  净资产不受侵蚀的情况下,银行能够吸收多少不良资产的损失?中金称,银行的超额拨备、拨备前利润(PPoP)和违约发生时的回收是不良资产侵蚀银行净资产前的三大防线,其估算银行系统最多能够吸收的不良资产约为8
万亿元。

  该行分析师易峘和梁红还补充提到,中国银行业的资产质量问题可能并不比1998年到2002年时更严重,相比当年,银行业已经变得更加商业化、私人部门的投资比率大幅增加,而且公共部门也拥有更加丰厚的资源。

  此外,中国的外汇储备占据全球外汇储备的三分之一,中国政府持有的许多外汇资产并未计算在外汇储备之中,加上这部分的总外汇资产大致相当于现在全球官方外汇储备的40%,足以达到任何宏观审慎标准。

  另一份对银行业不良率的测算来自国泰君安,其银行研究团队提到,投资者认为的16家上市银行股“真实不良率”为5.5%,其“估值隐含不良率”(即可容忍的不良率)为13.89%。

  官方数字

  官方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约1.4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177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5%,较上季末上升0.07个百分点。商业银行不良贷款规模创十一年新高。

  另外,2016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正常贷款余额78.3万亿元,其中正常类贷款余额75.1万亿元,关注类贷款余额3.2万亿元。

  在经济面临“L底”的压力之下,监管层对严控金融体系稳定高度重视。在5月初引起市场大讨论的权威人士文章中,高杠杆和债务问题一再提及,文章提到,目前银行坏账处于上升趋势,是经济问题在金融部门的必然反映。

  与此同时,银行不良贷款数据的真实性也引来监管注意。路透此前援引消息人士称,央行金融稳定局正在摸底评估银行业不良贷款的真实性,细查正常类和关注类贷款中有无隐藏不良资产、是否存在将问题资产从表内偷挪至表外,行政性干预以及调整还款计划是否合理等情况。

  “本次摸底从4月下旬持续到5月底,央行地方分行金融稳定处会抽查和现场检查,出具评估报告,并要求自查整改。”报道称。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