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涉足区块链,当当能否借区块链迎来第二春?

11月16日,由当当创始人李国庆投资的Crysto(水晶)垂直公链生态旗下应用指阅Dapp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签署了基于DCI体系的版权登记、版权监测及版权维权的合作框架协议。李国庆涉足区块链并非偶然,此前,据网易财经报道,李国庆正在考虑区块链和文创产业的结合,而且还成立了文化领域的区块链公司。李国庆所说的区块链和文创产业的结合包括“区块链+内容生产”、“区块链+内容流通”、“区块链+内容交易”、“区块链+内容维权”这几个方面。而此次签约无疑也是李国庆区块链布局的重要一步。在此之前,李国庆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创办了当当网。当当网成立于1999年,曾经发展势头迅猛,甚至被誉为“中国的亚马逊”。2010年,当当网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B2C网上商城。上市当天,当当网的股价一度飙升至30.08美元,市值超过23亿美元。当时的当当网在中国电商领域独霸一方,甚至形成了唯当当马首是瞻的电商格局。然而,随着后来各大电商企业的崛起,当当网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考验。据悉,距当当网上市两年之际,京东的销售额仅仅是当当网的75%,而到了2015年第三季度,京东的营收已经足足是当当网的18倍。而随着唯品会、聚美优品、京东和阿里巴巴的先后上市,当当网的优势一去不返。此时的电商领域早已从一片蓝海变成了你死我活的斗兽场。李国庆站在选择的十字路口,他需要发现更多的可能。2018年4月,有消息传出,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将以75亿元的价格把当当网卖给海航集团。但是,几个月后,海航集团忽然声称因为现金流的原因放弃收购当当网。对于此次“卖身”失败,李国庆说:“这两年海航的变化非常大,第一个变化就是海航去杠杆,资金压力非常大,第二个变化是海航创始人王建意外去世,这两个变化最终导致没有合作成。”作为投资人,李国庆的眼光是独到的,嗅觉也异常敏锐。他在传统电商相互厮杀的当下,转而投向区块链领域。此次签约,或许将成为他崭新征程的一个起点,也会为区块链领域带来传统电商人的经验。而当当李国庆能否借投资区块链再次崛起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原标题:李国庆的“1%”与当当争夺战

每经记者 王星平 张虹蕾 实习编辑 王丽娜

这个世界,剧情反转并不奇怪。但从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在采访中戏剧性地摔杯,到俞渝李国庆夫妻公然反目互爆痛处,只过了十三天。

最终,李国庆还是选择了离开。

这十三天酝酿的风暴,让李国庆和俞渝持续二十三年的婚姻遭受致命打击。而将两人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老牌电商当当也已经走过二十年。从国内最早一批赴美上市的电商到欲卖海航而未成,当当日益远离行业C位。当当的股份成为这对昔日恩爱夫妻谈判的筹码之一。

2 月 20
日,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离开当当。李国庆在公开信中宣布,自己
” 愉快出走 ”
当当网,开始其全新的行程。随后,当当网方面发出人事调整公告,宣布李国庆离职。从
2019 年 1
月开始,李国庆仍是公司股东,但不再担任当当网的任何职务。董事长俞渝兼任当当网
CEO,公司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

被“逼宫”离开当当后,李国庆今年6月创立的“早晚读书”因为他的“卖惨”逐步提升知名度,也因为俞渝爆料的1%持股问题陷入漩涡。对李国庆来说,在这个秋天,二十年前后的两次创业从未如此密切的与他的未来相关。

普京娱乐 1

股权仅占1%的新创业

当当人事调整公告截图

在10月23日晚上俞渝回复李国庆朋友圈的长文中提到,李国庆在“早晚读书”仅占股1%,“早晚读书”由此进入公众视野。

正如李国庆在公开信中写的那样,”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或许心中已经放下,选择转身离开,所以此次公开信相比李国庆近半年的公开言论更
Peace 了些。公开信中,李国庆不仅回忆且感慨了自己陪同当当网走过的 19
年风雨,也指出了自己未来的计划。

普京娱乐,据悉,“早晚读书”是李国庆在今年4月成立的将知识付费和读书结合起来的新创业项目,由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目前公司共有三大股东,其中李国庆任职经理,持股比例确实仅为1%。最大股东为曾担任当当网音像事业部总经理的唐虓珲,持股比例为59%,刘浩宇为二股东,持股比例为40%。

离开当当的下一步,李国庆表示,自己会再次在文化创新和复兴上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产业贡献光和热,”
我将创办书友会,读者可以以书会友,阅读达人可以在这个平台自发组织成千上万书友会。”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发出致当当人、当当的合作伙伴、股东以及当当读者们的内部信,宣布即日起,离开当当网,开始全新行程,并透露了以音视频、书友会形式做内容创业的计划。

李国庆期望,能用 3~5 年时间将用户做到 4000 万,” 再造一个互联网文化生态
“。

据李国庆介绍,早晚读书是互联网时代,把知识付费和读书结合起来的一种听书模式。

燃情 19 年

早晚读书上线初期,多次登上各大应用下载平台的榜单。李国庆此前还邀请到张绍刚、俞敏洪、洪晃、黄磊等1100位不同文化领域的KOL加入读书会,依靠名人效应带动知识付费。

” 春节前 5 天,我腾清了办公室,把车位、停车费都交了,只留了那辆开了 8
年的破车,然后秘书借调给我,就走人了。”

实际上,早晚读书并不是李国庆在离开当当后的首个创业项目。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就发布公开信称将离开当当网,入局区块链领域。2018年12月6日,马铭泽、李国庆和缪凯共同成立了水晶区块链科技(海南)有限公司,其中,马持股60%,李持股25%。马为该公司的董事长兼CEO。

离开创立了 19 年的公司,离开了每天都去的办公室 ……
这些变化,对于李国庆来说,目前还有些许不习惯。但是既然选择在 50
岁的时候再度追梦,李国庆表示自己依然会如当年一样奋不顾身。据李国庆向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介绍,不久后其社保等各种关系也将被转到新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马铭泽原来在当当做无线事业部总经理,主要管理技术和市场。水晶区块链科技(海南)有限公司主要业务为“CRYSTO”,这是一个为全球无形资产提供服务的垂直公链,包括提供版权确权、版权保护、分发定价、权益证券化、商业化等多项服务。2019年8月,水晶区块链公司对外公布拿到6000万美元的战略融资,声称将向“区块链+文创”大生态领域进军。

有意思的是,此次公开信出来后,如同李国庆的心态一样,外界对于这位明星企业创始人出走的消息似乎并不意外。或许在外界看来,李国庆早就该离开当当网了;又或许是,当当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当当了。

在这之前,水晶区块链科技(海南)有限公司据报道拿到了国庆基金、比特大陆、丹华资本等多家VC的投资。此前,当当网前高管戴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李国庆“现在做的内容版权追溯,是区块链应用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两到三年是可以踩到风口的”。但时隔近一年,这一公司并没有在业界引起任何注意。

事实上,李国庆是中国互联网产业 20
余载发展史中一位无法忽略且颇具争议的人物。

当当股权争夺战

当当网从 1999 年 11 月正式开创至今,已走过近 20 个春秋。作为中国 B2C
网上商城曾经的先锋,当当网刷新了多个行业第一,然而它却未能抵御淘宝、京东等后起之秀。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起伏中的李国庆和当当网,是中国互联网商业化过程的投影。

在俞渝和李国庆针锋相对的时候,无法忽视的是,眼下的当当网是一个成立已满20年,经历了多个经济周期仍存活下来的电商企业。

时间倒回至 1999 年 11 月,正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 PC
时代初期,李国庆、俞渝夫妇创办的网上书店当当网正式上线运营。千禧年之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时期也随之开启,当当也借此东风在
21 世纪 ” 头十年 ” 内崛起并成为霸主。2003 年,当当网即实现盈亏平衡;2004
年,当当网的图书销售额达到全网零售份额的 40%;2009
年,当当网实现盈利,成为当时国内唯一盈利的电商。其间,当当网的年平均增速达到了
180%。

作为中国早期电商公司代表,以卖书起家的当当网成立于1999年。当年,结婚4年的李国庆和俞渝注册了域名“当当网”。立志做中国的亚马逊。正是在这一年,以马云为首的十八罗汉聚首,阿里巴巴刚刚诞生。而现在国内B2C市场的另一大佬刘强东还在中关村的柜台里卖光盘。

一时间,当当网风光无二。2010
年,当当网在纽交所挂牌,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赴美上市的 B2C
网上商城。敲钟仪式现场,意气风发的李国庆对媒体表示 ”
当当上市表明中国电子商务模式的成功 “。当天,当当的股价从 13.91
美元,翻番到 29.91 美元,市值高达 23 亿美元。此后,更一度超过 26
亿美元。

当当网也曾被视作中国的亚马逊。公开数据显示,2005年,淘宝全年交易额达到80亿元位列第一,当当网全年销售4.4亿元,位列第二。而京东商城在2005年的全年销售额为3000万元。

不过,在上市前夕,当当却遭遇京东的 ” 奇袭 “,而后者一向只专注于 3C
——京东先后从卓越亚马逊(其后改名亚马逊中国)挖走石涛和高燕,甚至为了保密,只是在某家广告公司腾出一块地方供图书部门使用。即便是京东内部,大多数人也不知道在做图书这一品类。

2010年12月,当当在美上市。上市首日收盘价较发行价大涨86.94%,收报29.91美元。但到了6年后当当完成私有化退市时,股价仅为6.63美元,市值不及上市之初时的四分之一。

自此,价格战、广告战、扩品战,随之而来。也正是在接下来的纷争中,当当不仅毛利率一路下滑,甚至在上市两个季度后,就陷入亏损。最终,当当于
2016 年 9 月,私有化退市,市值仅剩 5.6 亿美元,不及高点时的四分之一。

当当网的相关人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提供的数据显示,过去几年,当当网的销售额和利润均保持增长态势。2015年销售93亿元,经营利润9000万元;2016年销售额95.5亿元,经营利润1.3亿元;2017年销售额104亿元,经营利润2.8亿元;2018年销售额116亿元,经营利润4.7亿元;2019年预计经营利润6.1亿元,源于良好的资金情况,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一亿元。

之后当当网再次活跃于大众视野,便是在 2018 年 4
月后,当当爆出被卖身于海航。不过直至今日,该项收购计划依然没能实现。

然而,随着电商格局日益集中化,在电商大战中逐步“失声”的当当日益边缘化。易观对国内B2C市场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4季度,国内B2C市场中天猫和京东合计占据了85.7%的市场份额。当当当期以0.5%的份额排名第六。而到了2019年第二季度,天猫和京东合计占据了88%的B2C市场份额。当当依然排名第六,但份额下滑至0.4%。

如今的当当,显然已经被竞争对手甩在后头,沦为很多消费者心中的一家 ” 二流
” 商城。但据李国庆介绍,今天的当当网拥有近 3
亿的用户,数百万种图书,近百万种电子书,在图书行业遥遥领先。

尽管当当在国内B2C电商市场份额逐步缩水,但当当的股份依然是二人离婚大战的重要筹码。

当当 19 年,李国庆都看在眼里。在李国庆看来,当当网发展的 19 年也是燃情的
19 年,看似平凡的当当人其实一直都热情地战斗着。

天眼查数据显示,当当的网的运营主体为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1997年7月,注册资本为2.7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俞渝,由天津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当当外的身份:李国庆投资图谱

天眼查股权穿透图显示,天津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为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目前俞渝为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64.2%,李国庆为二股东,持股比例为27.51%。

作为昔日当当的领导者,李国庆最终还是与一手创立了近 20
年的图书帝国渐行渐远,而他的投资版图却并未就此止步。眼下,最让外界的关注的,则是李国庆的区块链生意。

如今,李国庆想要的是当当股权。10月24日12点30分,
李国庆发微博称:“目前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

早在 2018 年,李国庆就多次扬言要探索 ” 内容产业 + 区块链 ”
项目。而在离开当当之后,李国庆也将担任区块链公司水晶区块链科技
有限公司公链生态旗下 DAPP CEO。

李国庆撕破脸彻底要分家,俞渝又会如何应对?20年的“夫妻店”面临散伙,当当网的控制权之争又会如何演变?

天眼查数据显示,李国庆有超 30 家公司,其中有 18
家担任法定代表人,除了当当网关联公司外,李国庆还入股区块链公司
CRYSTO,占股 25%,为第二大股东,最大股东为马铭泽。马铭泽同时也是文旗天下
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文旗天下定位为以内容、社群、激励为核心的全民阅读和版权增值平台,官网介绍投资人中有李国庆。

在此次的公开信中,李国庆也表示,区块链能让内容创建、分享和使用者共商、共建、共享,打造知识生产者、筛选者和消费者一体的知识合作社,而不必依赖大资本和创始人。此外,李国庆在公开信中透露,将于
2 月 22 日在 CRYSTO 读书会社群内进行互动交流。

不可否认,与 2018
年的一片火热相比,当下的区块链行业颇为沉寂,而李国庆的高调发声无疑再次掀起该行业的热潮。当日,量子链联合创始人帅初分享了李国庆关于区块链的相关消息。

此前,李国庆还投资了教育公司和日天创科技有限公司,而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李国庆也称正在探索区块链与教育的结合。


李国庆入局区块链一方面意味着区块链的确引起越来越多的重视,从另一方面,也可能意味着区块链逐渐从之前的技术讨论开始逐渐向产业落地过渡。”
原本区块链 CEO
吴鹏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李国庆可以将出版行业的资源和区块链进行更好的整合,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会有很好的促进。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当当的创办者,亦或者如今的投资人,李国庆身上的 ”
豪放 ” 和 ” 直率 ” 也被业界关注。2010
年,当当迎来成功上市的高光时刻,李国庆却因为 ” 敢说 ” 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不同于企业上市后对于投行和投资人的感谢,当当上市后,李国庆在微博怒骂投资人,又嘲讽帮当当上市的投资银行,上演了一场互联网界的隔空
” 骂战
“。当时,他还写了歌词讽刺摩根士丹利,认为投行压低了当当的发行价,从中渔翁得利。因此,李国庆也有了
” 中国敢骂投行第一人 ” 的称号。

这种敢说的精神让李国庆颇受争议,而他自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
我这个人一是经常口没遮拦,经常得罪人,二是放不下一些坚持。性格决定命运,也让我丢掉了很多块市场。而在此前,李国庆夫妇一手创办的当当曾经先后与亚马逊、百度、腾讯错过。

” 为当当,我也曾泪流满面,也曾跌落谷底。”
在公开信中,李国庆也回忆起昔日的燃情岁月时感叹,”
我们也曾经历低沉,我们创业时曾面对过地下室的阴暗,积压书和二手办公隔板搭起的办公桌,我们也曾经被竞争对手巨额资金恐吓,我们还经历了股价过山车。无论高光时刻还是低沉的日子,每想到这一切我都还觉得激动不已,犹然觉得当当团队和我都是
19 岁的样子,充满赤诚和热血。”

新征程:坚守文化苦旅,胜算几何?

” 当我搬离办公室时,我没有落泪。”

李国庆表示,为当当,自己曾经多次泪流满面。然而此次彻底离开,自己竟没有落泪。在他看来,经过在当当内部对新业务的三年探索,自己已经想明白了:与其在成熟的大平台内部创新,不如彻底外部,因为
” 改造比塑造难 “。

事实上,此前刚刚传出将卖身海航的消息后,李国庆就宣称已经在图书的八个领域发现了三个机会:”
如果今天我不做当当的总裁了,在这些垂直领域,我有信心可以用三年时间超越当当。”

显然,此次出走,李国庆也计划了许久。

离开当当后,李国庆表示自己也会再次在文化创新和复兴上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产业贡献光和热。”
我将创办书友会,读者可以以书会友。” 李国庆说。

李国庆在公开信中写到,他始终坚信,文化产业有口红效应。知识的需求一直饥渴,而出版业供给则一直没有跟上互联网引发的获取知识的创新。

据他介绍,读书会中会做 10 个细分读书会,每个分会每年请几十位名家讲 52
本书,不同领域的专家分享自己擅长的知识,每个读者可以以书会友,阅读达人可以在这个平台自发组织成千上万书友会。

同时,李国庆认为,对于知识、阅读的产生和推广,要有商业力量而非只靠公益,这是文化企业家的价值。

和以往的电商模式不同,李国庆强调书友会的付费模式非常成熟,不需要烧钱,也不需要融资:”
我们的付费模式是书友会付年费。一开始我们带头做 10 个分会,然后在这个 10
个基础上,我们希望今后各路达人组织自己的书友会,然后我就变成一个书友会的平台。”

对于书友会的目标,李国庆向记者预测到:” 书友会会员费第一年会达到 1
个亿,第二年 3 个亿,第三年 10 个亿。”

对此,也有互联网从业人士对记者戏言称:” 梦想很丰满,现实往往是骨感的。”
该从业人士表示,李国庆创业所选的领域其实早已不是风口,小众且竞争激烈,即便他对书有感情,市场对他可能并不会疼惜。

” 现在我的梦,是用 3 到 5 年达到年用户 4000
万,再造一个互联网文化生态。望着 ” 开学季满 100 减
50″,我多希望人生也能满 50 岁减 25…… 少年心,鬓如霜,还能创辉煌 ?”
这是李国庆的自我期待和疑问,能否为外界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显然尚待时间检验。

每日经济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