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会是下一个谷歌吗? – 比特币资讯网(Bitcoin86)-读懂区块链与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区块链产业服务平台

原标题:商业区块链:开启加密经济新时代本质上,区块链是一种永久保存交易记录的科技,而且交易记录无法被删除,只能序贯更新,从而创建了一条永无止境的历史踪迹。这个看上去简单的功能性描述,却有着意义深远的含义。它引导我们对创建交易、存储数据和移动资产的传统方式进行重新思考,而这一切仅仅刚刚开始。区块链不能仅仅被形容为一种变革。它是一种演变进行中的现象,就像海啸一样,慢慢积累发展,然后通过行进过程中积累起来的巨大力量,吞食沿途的一切事物。简单来说,区块链是置于互联网之上的第二个重要的层级,就像1990年万维网是其第一个层级一样。这个新的层级,主要是关于信用的,因此我们可以称之为“信用层”。区块链对我们生活中的各种变化而言,诸如政府、生活方式、传统企业模型、社会和全球机构等,都是强力的催化剂。正因为它代表了如此剧烈的变化,区块链的渗透也注定不会是毫无阻力的。区块链颠覆了数十年甚至数个世纪以来禁锢于我们脑中的传统思维。政府权威和交易执行的中心化控制方式都受到了挑战。比如,如果区块链能够自动用一种无可辩驳的方式明确产权,那还有必要为产权保险支付保费吗?区块链从传统的中心化机构(如银行、政策制定者、清算所、政府、大企业)手中释放了信用,并且指引信用越过了这些控制点。比如,区块链可以取代清算所完成第三方确认。与此相类似的是,在16世纪,通过禁止能够解释如何复制他们工作的知识的传播,某些手工行业维持了垄断地位。这种中世纪的保护是通过和天主教堂以及欧洲各国政府合谋而完成的,这些机构通过发行执照来监督和控制印刷。这种中央控制和垄断并没有维持太久,很快就随着印刷的爆发性增长带来的知识的自由流动而烟消云散了。印刷知识内容是一件非法的事情,这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传统的中心化信用的持有者就是今天的中世纪式守卫,我们可以质问他们,如果区块链科技表现得和他们一样甚至更好,为什么他们还要紧紧抓着信用不放。正如中世纪的机构不得不放弃对印刷的控制一样,信用功能也被区块链从外部现存的界限中解放了出来。如果仅仅把区块链理解为分布式账簿,未免有些片面,因为那只是区块链的一个侧面。就像仅仅把互联网形容为一个网络,或者仅仅是个出版平台。这些只是必要而不是充分的条件或者特性——区块链是个超越它们总和的整体。区块链的拥护者认为,信用应该是免费的,不应该被征税,也不应该被用各种方式(比如费用、准入权或者许可)加以控制。他们相信,通过能够实施的科技的辅助,信用是可以而且应该成为点对点关系的一部分。信用可以被编码,并且表达为真或者伪,这是通过强力加密巩固过的数学上的确定性来实现的。从根源上来说,信用就是密码证据,由可信任的计算机(诚实节点)所组成的网络来提供安全性,这和那些提供信用同时又带来管理费用以及繁文缛节的单个个体形成鲜明对比。如果区块链能够不通过信用中介而实现可信的交易,那么很快我们就要获得无中介信用。那些负责监管信用机构比如银行的政策制定者,将面临一个两难。你怎么能监管一个正在消失的东西呢?政策制定者也必须更新其监管策略。由中介控制的信用,必然伴随着某种摩擦,但是现在,区块链可以提供无摩擦的信用。因此,如果信用是“免费”的(即使你依然需要去挣得信用),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显然,信用会沿着阻力最小的路径移动,逐渐向网络的边际流动,更加去中心化。区块链也可以允许资产和价值的交换,提供了一种摒弃无必要中介的新的快速移动各种价值的手段。作为一种后台的基础设施,区块链可以比喻成不停顿的终极计算机。一旦启动,它们就提供了无穷尽的弹性,从而永不关机。银行系统可能会崩溃,云服务也可能会崩溃,只有我们极具诚意的区块链会一直工作下去。互联网的出现,取代了一部分中介。区块链也再一次取代另外一部分中介。但它同时也在创建新的中介,就像互联网曾经做过的一样。目前的中介机构,必须思考它们的角色会受到什么影响,同时其他中介正在谋求从对任何事情的“去中心化”的过程中分得一杯羹。全世界都在忙着对区块链的将来进行分解、分析和预测;无论是技术人员还是企业家,都在揣测区块链到底是维生素还是毒药。现在,我们都在说区块链能做这个或者那个,但是以后区块链将变得更加不可见;我们将更多讨论它们能做什么。就像互联网或者万维网又或者数据库,区块链将引入一种全新的语言。随着IT行业的演变,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来,我们已经习惯于新的语言的产生:大型主机、数据库、网络、服务器、软件、操作系统,以及编程语言。互联网在90年代早期又引入了新的词汇:浏览、网站、Java、博客、TCP/IP、SMTP、HTTP、URL,以及HTML。如今,区块链又一次带来了新的剧目:共识算法、智能合约、分布式账簿、预测机、电子钱包,还有交易区块。一点点地,我们将构筑自己关于区块链的知识链,更好地学习和理解区块链,以及它能改变什么,这些改变意味着什么。现在的我们,通过谷歌来搜索诸如信息或者产品的任何东西。将来,我们可以用类似的方式来确认记录、身份、真实性、权利、工作量、称谓、合约,以及其他宝贵的和资产相关的处理过程。将来任何东西都会有数字化的所有权证明。正如我们无法双重使用电子货币(这要感谢中本聪的发明)一样,我们同样无法双重复制或者伪造正式的证明,只要它们在区块链上得到确认。这是信息革命所遗失的一块拼图,而区块链弥补了这个漏洞。

本文的思想摘录自 普京娱乐 ,William Mougayar
的著作-《商业区块链:下一代互联网技术的展望、实践及应用。在此书中,Mougayar
对分布式数据存储技术不遗余力的大加弘扬。

本质上区块链是可以永久保存交易记录的技术,所有信息不能被删除,只可以升级。看似简单的概念却有很深的含义。它让我们反思交易搭建、数据存储和资产转移的传统方式,而且这还只是开始。区块链不仅仅是革命,更是海啸般的现象——它慢慢地发展壮大席卷所有事物。很显然它是互联网上的第二层,就像1990年网站是互联网的第一层一样。这层主要是关于信任,因此可以把它称为信任曾。区块链是变革的巨大催化剂,影响着政府监管、人们生活方式、传统企业模型、社会和全球机构。区块链技术融合一定会遇到阻力,因为这个变革是颠覆性的。区块链否认了大脑里存在了几十年的思维,会挑战政府制度和中央控制的交易执行方式。例如,如果区块链可以自动审核交易,并做出不可变更的决定,为什么还要付费请托管方。区块链放松了对信任的要求,以前它都被中央机构把握——银行、政策制定者、清算所、政府、大企业等,现在区块链开始攻克这些传统控制。想象一下,假如对手方验证可以通过区块链完成,而不需要清算所。可以这样比较,在16世纪中世纪的公会帮助维持某些工艺品的垄断地位,控制解释其贸易方式的出版物印刷。他们联合天主教会和欧洲大多数需要出版许可的国家,制定了相关的出版许可制度。这种中央控制和垄断并没有持续很久,不久之后印刷业的迅速崛起使知识开始自由传播。今天都无法想象出版印刷是非法活动。我们可以把中央信任的传统持有者看作那时的公会,既然区块链可以更好的控制信任,似乎不再需要它了。区块链从外部存在的限制中解放了信任功能,就像中世纪的公会不再控制印刷自由。首先把区块链看作分布式账本是不对的,因为它仅代表了区块链的一个方面。这就像说互联网是网络或者发布平台。这是必要的特性,但不是充分条件或特性,区块链的意义也并不局限于其特性的总和。区块链支持者认为信任应该是免费的,而不是被中央机构控制,用来变相牟利。信任应该是点对点关系的一部分,并由技术来执行。可以把信任编码保护,用数学确定性来验证对错,然后用加密技术来巩固。本质上信任被加密证据替代,由受信任的计算机网络来维护;而不是由单个团体围绕它建立冗杂的管理机构。如果用区块链来执行被信任的交易,很快就可以实现没有中介的信任。监管受信任机构的政策制定者也会面临两难境地。要怎么监管正在蒸发消失的东西,因此就需要升级传统监管。中介控制的信任存在摩擦,现在区块链可以实现无摩擦的信任。所以信任“免费”之后,还会发生什么呢?自然信任会遇到更少阻力,慢慢向网络边缘发展实现去中心化。区块链可以实现资产和价值交易,使各种形式的价值转移更快速,去中介化。就像后端基础设施一样,区块链是不会停止的计算机。它让人惊讶的韧性时其一旦启动就不会停止。不像银行、云服务,它不会有任何故障的可能,会一直运行。互联网的意义在于替代了一些中介,区块链就是再次完成这种替代;同时也有新的发明。现在中介需要了解他们即将受到的影响,其他人已经在开始争夺这场去中心化竞争的一席之地。现在全球都在讨论分析区块链技术,技术专家和企业家在思索究竟区块链是好是坏。今天我们说区块链能干嘛,明天也许就不再谈论;而是会更多关注它能实现的事情。就像互联网和数据库一样,区块链将带来新的世界语言。1950年之后网络技术不断进化,我们开始习惯了新的语言——主机、数据库、网络、服务器、软件、运行系统和编程语言。1990年开始引入新的词汇库——浏览器、网站、Java、博客、TCP/IP、SMTP、HTTP、URLs和HTML。如今区块链带来了新的词库——共识算法、智能合约、分布式账本、预测、数字钱包、交易区块。我们将逐个区块的收集自己的知识链,更多地了解区块链、区块链带来的改变以及这些改变的意义。现在我们用谷歌搜索需要的信息和产品。将来我们会用区块链来验证记录、身份、真实性、产权、工作、所有权、合约和其他有价资产有关的流程。所有东西都将有数字所有权证书。就像我们不能双重支付数字货币一样,区块链验证过后,也不能双重拷贝或造假证书。信息革命丢失的那部分由区块链来弥补。1994年联邦快递在互联网上推出快递追踪服务,我还记得第一次网上体验时的激动心情;如今我们都理所当然地使用这个服务,但这在当时的互联网应该上可是具有分水岭意义的。这就告诉我们有了互联网之后,原来封闭的私人服务已经普及到所有人。随后出现很多网络服务——网上银行、纳税申报、购物、股票交易、订单核实等。就像搜索公共数据库一样,以后会用区块链来验证信息的有效性。信息获取已经不能满足人们,我们还需要可信的渠道,希望知道记录是否有修改,期待信息发布者最高度的公开透明。区块链可以满足这些要求,为人们提供最原始的信息透明度。以后我们会问“这是在区块链上的吗”,而不是“它在数据库里吗”。区块链比网站还复杂吗?回答当然是肯定的。区块链属于互联网时代,其重要性不亚于万维网,很可能还给我们真正的互联网——更去中心化、开放、安全、隐私、公平、便捷。讽刺的是,就像取代传统商业一样,很多应用想替代传统网站应用。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区块链还会存在很久,就像最初的网站一样。但是区块链的未来更加有趣——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来自:铅笔

从本质上讲,区块链技术,是一种交易记录的存储技术,它对交易记录进行永久性存储,而且存储之后永远无法删除,只能按照次序加入新的交易,由此对所有的交易历史进行永不结束的记载。这个看似简单的功能描述,实则含义深刻。它促使我们,重新思考如何去创建交易、存储数据和交换资产。它是一场巨大变革的起点。

我们不能将区块链仅仅视为一场革命。
它更像一场海啸,看似缓慢迫近,但终将以摧枯拉朽的力量,裹挟颠覆其前进方向上的一切事物。简单点说,区块链是互联网世界的第二个伟大纪元,上个世纪90年代兴起的万维网则是第一个纪元。
这个新纪元主要围绕着信用问题,所以我们可以称之为信用纪元。

在改变政府治理、生活方式、传统企业模式、社会和全球性机构上,区块链是剧烈的催化剂。当然,作为一种极端巨大的变革,它也会遇到强烈的抵制。

区块链藐视一切禁锢我们头脑的旧思维,不管这些旧思维存在了几十年,还是几个世纪。区块链将颠覆交易执行的管理方式和集中型控制模式。例如,通过区块链技术能够对产权保险自动进行毫无争议的核验,那么根本就不需要向第三方监管账户进行支付。

区块链松开了信任的缰绳,这缰绳曾经牢牢控制在各种中心机构的手中,例如银行、政策制定者、清算中心、政府、大公司等。区块链让人们摆脱了这些老旧的控制节点。例如,交易双方完全可以在区块链上进行交易的认证,而不再需要一个清算中心。

一个类似的现象是,16世纪中,中世纪的行业工会为了在某些制造工艺上实现垄断,排斥外来竞争,对制造工艺知识的出版印刷进行严格的控制。那个时候,欧洲大多数国家都通过许可制度,对印刷出版进行严格的管理和控制,而权力则掌握在天主教堂和政府的手中。行业工会则与天主教和政府进行合谋,对工艺知识的出版和流通进行审查。这种集权控制和垄断并未持续很长时间,随着印刷术的爆发,知识得以广泛传播。今天,我们实在难以理解,知识的出版印刷怎么会是犯罪行为。可是仔细想一下,集中的信用管理机构,不是类似古代的工会吗?如果区块链这样的技术,能够完成对信用的管理,甚至管理的更好,那么为何我们还容许集中的管理机构来垄断信用的管理职能?

区块链打破陈规,将信用的机能释放到广阔的自由世界中。这一如当年,中世纪的工会被迫放弃对印刷的控制。

将区块链仅仅视为一个分布式的记账系统,是一种误解。分布式的记账功能,不过是区块链众多特性中的一个。这种误解,谬误之处,不亚于将互联网简单视为一个网络,或者仅仅是一个发布平台。这些简化的理解,如同管窥蠡测。区块链的意义也当然不限于边角区块的简单叠加。

区块链的倡议者持有这样的信仰:信用的实现应该是无偿的,更不应该掌握在某种集中型的权威手中,这种权力要么利用信用收税,要么肆意操纵,玩弄各种形式的费用、访问权、许可权等等。倡议者坚信信用的实现可以,也应该是,一种平等个体之间的对等关系(peer-to-peer),只需要通过合适的技术便可以达成。信用机制可以通过代码程序实现,可以通过确定的算法来计算出真伪,这些算法以强大的加密技术为支撑。从本质上讲,信用就是密码验证,可以由可信计算机构成的网络来管理并保证安全性。而旧的方式下,通过单一实体管理信用,则不可避免要产生额外的成本耗费,以及完全没必要的官僚体系。

如果区块链技术广泛用来支持可信交易,那么我们的信用体系就再也不需要中间人了。那些定义“可信”机构的政策制定者,例如银行,将陷入困境。
他们所控制的内容已然消散在网络上,已经无从控制。
他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变革旧的制度。

“中介控制”的信用经常发生漏洞,而在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下,我们的信用体系将毫无瑕疵。
那么,当信用成为“无偿的”(当然可能还是需要去积累信用),情况会如何变化?
自然而然的,信用体系所遇的阻力将越来越小,最终去中心化的信用体系将传遍网络的所有地方。

区块链还支持对资产和价值的交换,帮助人们以一种全新的、快速的、且无需中介干预的方式交换各种价值。

区块链还是一种后端的基础架构,理论上讲,它是拥有无限计算能力、永不停机的计算机系统。
一旦启动,则永远不会停下来,整个体系的弹性容量几近无穷。

银行系统会死机,云计算服务会死机,但真正的区块链系统永不死机,任何一个单点的失效都无关紧要。

互联网的要义,就在于去掉很多中间代理。现在,区块链要革更多中间代理的命。当然,它也会创造一些新的环节。
这和万维网的情况一样。当前的中介代理们要认真思考他们会收到什么样的冲击,在“去中心化大潮”的赛跑中,如何分一杯羹。

全世界都在认真研究、分析和预测区块链的未来。科研技术人员、企业家和企业都在思考,区块链到底是维他命,还是毒药。

今天,我们还在议论区块链能做这个或者那个,但明天也许区块链就隐形了。而我们所议论的,将是区块链带来了什么。正如同互联网或者万维网,或者如同数据库,区块链带来了一种全新的语言。

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随着信息化的演进,我们开始熟悉新的语言:主机,数据库,网络,服务器,软件,操作系统和编程语言。
自上个世纪90年代早期,互联网又新造了一本词典:
浏览、网站、Java、博客、TCP/IP、SMTP、 HTTP、 URLs 和
HTML。今天,区块链则带来了新剧目:一致性算法、智慧合同、分布式总账、电子钱包和交易块。

一个区块一个区块,我们将积累自己的知识链,并学习和理解区块链的含义、它将改变什么、以及这些改变带来的深远意义。

今天,我们通过 Google 来获得一切知识,不管是信息还是产品。

明天,我们将执行和“谷歌搜索”一样的操作,来验证记录、身份、授权、权限、工作成果、职位、合同以及与有价资产交换相关的流程。一切事物都将拥有数字的所有权证书。如同我们无法重复使用电子货币一样,我们也无法二次复制或者伪造正式的证书,只要用的是区块链技术。这在信息化革命中一直就是缺失的一环,而现在区块链修补了它。

1994年,当 FedEx
首先引入包裹的在线查询时,人们激动不已,至今难忘。今天,这种服务已经普及,但这个功能是我们在早期万维网上的一个分水岭。在那之后,人们便可以通过互联网随意的公开访问这些服务,而在之前,这些服务都只能以封闭的、私有的形式提供。随之更多的服务滚滚而来:在线银行、税务填报、在线购物、股票交易、检查订单等等。和我们访问服务来搜索公共数据库一样,我们通过搜索新的服务形式,来检查区块链以确认信息的真实性。信息访问的实现,还是不够的。我们还要知道访问的正确性,我们还要了解是否记录被更改,我们要求最大的透明性。区块链甫一出现,便承诺实现最大的透明性。

过去的问题是“这东西在数据库里吗?”,而现在则是“这东西在区块链里吗?”

区块链比万维网更复杂吗? 当然!

区块链是互联网历史的构成部分。在重要程度上与万维网不相上下,甚至可能将互联网以更合理的方式再造出来:更加去中心化、更加开放、更加安全、更加私有化、更加公平、更加容易访问。区块链应用一方面将颠覆传统的商业形式,将这些商业从中心化的信用机制的魔爪中解救出来,另一方面,区块链应用还将直接替换传统的
web 应用。

无论进程如何,区块链的历史都将在很长时间里持续写下去。一如 Web
发明后,其发展历史连绵不绝。不过区块链的未来会更有意思:因为你将是链条中的一环,你拥有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