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比特大陆庞然大物:比特币挖矿帝国的内部观察

毋庸置疑。曾有媒体报道,在2017年,加密货币采矿设备的销售给比特大陆带来了25亿美元的收入,仅在2018年第一季度,比特大陆就有19亿美元的收入。随着比特大陆于本周三公布了IPO(首次公开发行)招股说明书草案,外界有机会看清这个矿业巨头隐藏在神秘面纱背后的面庞。现在我们可以就比特大陆公司的规模和增速可以进行详细的解析。这份长达438页的招股书包括了比特大陆自2015年以来的销售和盈利能力的详细信息,以及它不同业务领域的营收细目。招股书内容中还包括了一张比特大陆成本的图片——这张图片尤其引人注目,因为它说明了该公司在盈利业务方面的投资有多少,以及由于加密货币价格波动而导致的投资回报难以预测。收入和利润比特大陆在加密货币采矿设备市场的主导地位是众所周知的(根据招股说明书,它的市场份额为75%),其财务报表也显示了处于这个地位是多么有利可图。比特大陆的年复合增长率从2015年的1.373亿美元飙升至2017年的25.17亿美元。文件显示,截至6月底,比特大陆的营收为28亿美元,已经超过了去年的总额。在短短几年内,公司利润也大幅增长,从2015年的4860万美元增至2017年的7.01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79.9%。2018上半年利润是7.42亿美元,超过2017全年的利润总额。收入分类最近公布的招股说明书还提供了比特大陆营收来源的详细信息。这一细分清楚地表明,比特大陆的大部分销售额来自于其采矿设备,特别是应用专用集成电路(ASIC)在许多市场上取代了GPU(在许多情况下,是因为Bitmain引入了ASIC)的情况下。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矿业硬件销售额在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已经从2015年的79%增长到2018年上半年的94%。其他业务部门贡献的收入在比特大陆总销售额中所占的比例有所下降。然而,从绝对值上看,从2015年到2017年,每个来源的收入都在增长,到2018年底似乎有再次增长的趋势。由于公司越来越多地依赖于销售采矿硬件,这一细分可能会使人们对比特大陆营收的多样化产生质疑。另一方面,这种单一的类别(“采矿硬件”)掩盖了比特大陆最近向新型采矿硬件的扩展,后者减少了对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asic市场的依赖。“我们专注于开发针对主流加密货币(包括比特币、比特币现金、以太币、莱特币、达世币和Zcash等)的不同算法的挖掘硬件,”招股书称,“这使我们成为为数不多的、为各种加密货币提供挖掘解决方案的公司之一。”成本和投资通过分析比特大陆的收入和利润数据,可以看出一点:利润增长明显落后于收入增长,这意味着该公司要么对业务进行再投资,要么它将面临更高的成本。结果是,答案是两者兼而有之。支出增幅最大的是材料和制造成本,该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做出解释:“这代表我们向生产合作伙伴支付了制造、包装和测试ASIC芯片的费用。”这些成本的急剧上升(从2017年的9370万美元上升到2018年上半年的15亿美元),表明比特大陆正在快速提高其产量。该公司指出,制造和材料成本的增加“与我们的业务增长保持一致”。然而,情况并不完全乐观。该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遭受了约2.5亿美元的冲击,它将其描述为“库存减值和供应商提前付款准备金”。该文件解释说,这些成本最终是由于加密货币价格的不可预测性:“某些加密货币的波动导致其采矿硬件的预期售价低于成本。”加密货币和其他资产比特大陆很容易受到加密货币市场的影响。尽管该公司以自己的名义开采矿产,并从矿业利润中分得一杯羹,但这些业务在2018年上半年的收入中只占了一小部分。招股书指出,比特大陆持有的加密货币大部分来自于以加密货币方式结算的硬件销售。截至6月底,比特大陆持有总价值约8.869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资产,是其持有的法定货币的两倍多。截至今年6月份,比特大陆持有的加密货币总值占总资产的28%,所占比例略低于其2017年底的30%。然而,考虑到以美元计算的加密货币资产价值的普遍下降,粗略计算表明,比特大陆持有的加密资产在token数量上有了相当大的增长。

数字货币暴跌,矿机生意也不好做了!

普京集团娱乐网 1

9月26日,比特大陆在港交所披露招股说明书,预计年底前上市。

▵ 比特大陆创始人之一吴忌寒

比特大陆成立于2013年10月,如今已经成为全球最大基于ASIC(专用集成电路)芯片的加密货币矿机公司。之前,作为区块链产业运行的底层核心,挖矿被看作是一个稳赚不赔的行当。不过,由于技术瓶颈、币价波动、营收单一、政策风险等诸多因素,比特大陆的上市之路,看起来路漫漫其修远兮。

币圈之内,矿工们对比特大陆把控比特币全网近50%算力心生怨怼,称其为矿霸甚至毒瘤;币圈之外,投资人们则对其过于单一的业务结构、对比特币价格的高度依赖及可能面临的政策风险忧心忡忡。

矿机巨头争相招股

比特币的缔造者是中本聪,但比特币世界的王者是比特大陆。

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为年轻的詹克团和吴忌寒。其中詹克团持股36%,为第一大股东,吴忌寒持股20.25%为第二大股东。另四位创始方赵肇丰、葛越晟、胡一说、宋文宝分别持有6.26%、4.18%、4.18%、0.72%。

比特大陆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矿机公司,2017年市场占有率高达74.5%。他们生产的矿机被应用于以比特币为主的加密货币挖矿活动,即在特定区块链网络中争夺记账权从而获得加密货币奖励,这一过程也被视为加密货币的发行。

根据招股书显示,成立至今,比特大陆一共经历了三轮融资,分别是:2017年8月获得5000万美元A轮融资;2018年6月获得2.927亿美元B轮融资;2018年8月获得4.42亿美元B+轮融资。

2017年,全球加密货币在比特币的带领下集体暴涨,挖矿热如同淘金热一般席卷全世界,加密货币矿机因此大卖,以比特大陆为首的矿机公司则成为新淘金故事中的卖水人,赚得盆满钵满。

目前,红杉旗下基金持有比特大陆总股本的3.14%,菱石投资的Pang Kee Chan
Hebert持有1.17%,李开复的创新工场持有1.13%,私募基金Crimson持有1.03%。

最新发布的胡润百富榜显示,比特大陆创始人詹克团与吴忌寒分别以295亿元和165亿位列第95位和204位,远高于币安交易所创始人赵长鹏和OKCoin徐明星。

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2015年的收入为1.37亿美元,2017年已增加至25.17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328.2%;2018年上半年的收入为28.46亿美元,较2017年上半年的2.76亿美元同比增长936.6%。与此同时,其净利润从2017年上半年的8300万美元增长至2018年上半年的7.43亿美元,同比增长794.8%。

王者风光之下,比特大陆的处境却并非一帆风顺。

比特大陆有五大主营业务:矿机销售、矿池运营、矿场服务、自营挖矿、其他。

币圈之内,矿工们对比特大陆把控比特币全网近50%算力心生怨怼,称其为矿霸甚至毒瘤;币圈之外,投资人们则对其过于单一的业务结构、对比特币价格的高度依赖及可能面临的政策风险忧心忡忡。

销售矿机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2017年,矿机销售占比特大陆总营收的比例接近90%。2018年上半年矿机销售收入为26.84亿美元,在总营收中占比近95%。除了矿机销售之外,2015-2016年自营挖矿收入尚能占比20%左右,去年开始这部分收入占比大幅下降,目前已不足5%。

9月27日,身处质疑漩涡的比特大陆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文件。舆论声浪并未就此止息,反而席卷币圈内外,令人仿佛看见又一个被群嘲的拼多多。

时至今日,国内三大矿机厂商已经全部宣布上市计划。

01

除了比特大陆,5月15日,港交所披露国内知名比特币矿机制造商嘉楠耘智递交招股书;6月24日,号称世界第三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之一亿邦国际控股递交赴港IPO招股书。

币圈王者一夜暴富

上市风险何其多

2009年,一个自称中本聪的人发明了一个去中心化的记账网络,该网络每10分钟就会产生一个需要记账的数据包,任何计算机都可以接入并用自身算力参与记账。为了鼓励大家为该网络提供算力,中本聪为每一个抢先记账的人设计了一份礼物比特币。

普京集团娱乐网,比特大陆的上市之路充满了不确定性,似乎一不留神,就会摔下来。

在这一过程中,参与记账并获得奖励被称为挖矿,参与者被称为矿工,而挖矿的效率则取决于计算机的算力。

据悉,三大矿机厂商陆续选择在今年上市,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数字货币市场今年以来一直处于熊市,导致矿机市场惨淡,矿机商才要抓住窗口期尽快上市。

后来,随着比特币价格不断走高,参与挖矿的矿工越来越多,竞争日趋激烈。每个人都试图通过提高自身算力来获得更多比特币奖励,挖矿的工具就逐渐从普通电脑的CPU、GPU,发展到基于ASIC芯片的专业矿机。

随着整体币价的下跌以及市场对矿机需求量减小,近几个月,矿机价格大跌,比特大陆损失惨重。Morgan
Stanley的研究报告指出,比特大陆的S9型矿机的价格,从2017年底6499美元的顶峰,跌入2018年6月左右649美元的低谷,跌去了整整90%。据传,比特大陆Q2亏损超6亿美元,库存超12亿美元。

在矿工们鸟枪换炮的浪潮中,一批加密货币矿机公司应运而生。

对此有网友深表担忧:矿机库存带来的大量损失,BCH投资损失,没有新的矿机芯片,AI业务起色不大,困扰于这些因素,长此以往,比特大陆是否会破产?

▵ 比特大陆创始人之一詹克团

挖矿行业集中化的趋势正变得越来越严重。当前,矿机主要用来挖的是采用POW共识机制的数字货币,如果有一天POW之外的数字货币越来越多,矿机厂商与矿工将何去何从?

2013年,炒币少年吴忌寒拉上技术大牛詹克团创立了比特大陆,后者花费半年时间设计出一款专用于挖矿的ASIC芯片,独霸全球矿机市场的蚂蚁系列矿机由此诞生。

除了加密货币波动带来的风险,政策变化也是比特大陆不得不考虑的。

由于蚂蚁系列矿机领先同行的高算力、低能耗特性,比特大陆成立不到3年就称霸加密货币矿机市场。但其真正为大众所熟知,还要归功于加密货币的集体暴涨。

众所周知,挖矿的过程需要消耗大量的电力,常见的矿机一小时耗电1400W,一天要消耗33.6度电。目前挖矿的主要电力来源是火电和水电,对自然环境造成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为此,各监管部门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规,通过压缩和清退,对不规范的矿场进行关闭,以此规范电力使用。

2017年,某种程度上算是币圈元年。这一年,比特币价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攀升,其上涨速度一度被炮制成各种段子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在比特币带动之下,以太币等加密货币价格也跟风拉升。

竞争激烈 上市存疑

币圈接棒互金圈,成为新的造富圣地,而比特大陆则是最直接和最大的受益者。2017年,比特大陆售出矿机162万台,总收入超过25亿美元,同比增长806%,净利润超7亿美元,同比增加515%,堪称一夜暴富。

眼下,比特大陆还面临强大的竞争挑战。除了比特大陆,另外两大矿机巨头嘉楠耘智与亿邦国际均在谋求港股IPO,并已于今年7月上下递交了招股书。

时间进入2018年,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价格一脚踏进下跌通道,币圈进入漫漫熊途。刚刚登上业绩巅峰的比特大陆瞬间被泼了一盆冷水,业绩严重依赖比特币价格的它该何去何从?与此同时,虚假宣传、专利案败诉到矿机价格大跌、IPO终止等负面接踵而来,比特大陆或许正面临其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

数据显示,比特大陆占据了2017年全球比特币BPU销售收益的60.7%,以人民币51亿元登顶,其算力所占市场份额为820万TH/s,占比64.5%。同时,亿邦与嘉楠耘智合计收益为22亿元人民币,算力市场份额合计为27.6%,位列2、3位。8月8日,嘉楠耘智率先宣布成为全球首个实现7nm芯片量产的企业,随即引发大量争议。

02

在业内人士看来,矿机的更新迭代是一种博弈,也是一次洗牌。矿机价格每天都会波动,行情不好,就会贬值,没有收益的时候就会被换掉。要想在这个行业存活下来,必须不断更新迭代矿机。但并非所有的矿工都有能力换,因为有些矿机的成本高得令人咂舌。

靓丽业绩暗藏隐忧

更重要的是,从会计的角度,数字货币如何计价一直没有达成共识。比特大陆财报按照无形资产计价,这种基于历史成本的计价方式是否能够提供与数字货币相关的价值和风险提示,值得商榷。

9月27日,币圈王者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资料,欲要叩开资本圈的大门。市界查阅其招股书后发现,比特大陆经营数据确实靓丽,但隐忧暗藏。

据悉,比特大陆卖矿机的收入中,很大部分是客户用加密货币支付。到今年6月30日,比特大陆结余的加密货币总额为8.8亿美元,占资产总额的28%。

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7亿美元、2.78亿美元、25.18美元和28.45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大陆的各种加密货币以成本入账,而非市场价值。此外,比特大陆仅确认加密货币的资产减值,在出售前不确认增值。今年上半年,由于加密货币市场整体大跌,比特大陆确认了1亿美元的减值损失。

凭借2017年亮眼的收入表现,比特大陆一举成为中国第二大和世界前十大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公司,台积电甚至在2017年年报中将其与华为海思、英伟达等半导体行业巨头相提并论,可谓风光无两。

从目前状况来看,比特大陆能否如期上市已经存疑。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比特大陆矿机销售收入高达22.63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89.9%,为其跻身世界级芯片设计公司立下汗马功劳。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28.45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已超过2017年全年收入,矿机销售收入占比也进一步提升到94.3%。

责任编辑:何周重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2018年上半年以来加密货币的价格不断下跌,使得对矿机业务的高度依赖比特大陆如鲠在喉,上下不得。

据《财经》报道,2018年6月,比特大陆主力产品S9型矿机价格仅为约649美元,较2017年底的6499美元下跌了90%。招股书也显示,2018年上半年,其比特币/比特币现金矿机平均售价为1012美元,较2017年平均售价下跌17.79%;其他加密货币矿机上半年均价为936美元,较2017年下降近40%。

受此影响,比特大陆的毛利率大幅下降。2018年16月,其毛利率仅为36.2%,而2017年的毛利率为48.2%,下降幅度约25%。

值得注意的是,在矿机销售量价齐升的2017年,其毛利率竟同比下降了6.3个百分点。这说明其矿机生产成本上涨幅度高于售价上涨幅度,其对上游供应链的把控能力或许并不如招股书中所说的那样有力。

此外,市界发现,截至2018年6月30日,比特大陆预收账款余额仅1.26亿美元,该项数据在2017年底时超过10亿美元。
照此情形来看,该公司下半年的销售情况或许不容乐观。

同时,公司存货余额创新高,达到惊人的8.87亿美元,超过上半年净利润。一旦下半年销售乏力,将对其全年业绩造成严重打击。

03

遮遮掩掩的加密货币

尽管发迹于加密货币的暴涨,但比特大陆似乎并不想过多提及加密货币,以至于在其提供的财务报表中,竟然未对加密货币资产进行详细披露。

截至2018年6月30日,比特大陆所持加密货币账面价值为8.87亿美元,占其资产总额的28%,主要来自销售矿机收取和自营挖矿所得。

对于如此重大的一笔资产,比特大陆披露的数据相当模糊,仅在附注中列示了加密货币及其减值拨备的账面总值情况。加密货币价格波动剧烈,超过大多数资产,对此不作详细列示,在信息披露要求较高的港交所,或许很难蒙混过关。

此外,比特大陆表示,其将收到的加密货币作为一项无形资产,以成本入账。也就说,加密货币资产的账面价值以公司收到的时候的价格入账。

这项会计处理已经被外界广为诟病。加密货币价格的剧烈波动很容易让其实际价值与账面价值产生巨大偏离,从会计处理的谨慎性原则来讲,这样的处理有失妥当。

尤其是今年上半年,全球加密货币价格普遍下跌了三分之二以上。若比特大陆将收到的加密货币按去年年底的价格入账,那这些资产在当下已经大幅缩水,其2017年的业绩现在看来就存在泡沫。

今年上半年,比特大陆对所持加密货币资产计提了1.02亿美元的资产减值损失。不过,与加密货币价格的跌幅相比,比特大陆的计提比例显得相当心慈手软。

综观该公司财务报表,其提到加密货币的地方或者注释简单,或者干脆没有注释,似乎在极力避免向外界披露其加密货币的详细情况,颇有些欲盖弥彰的意味。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此前媒体曾盛传比特大陆利用主要利润炒币,甚至传闻该公司今年第二季度因炒币巨亏超6亿美元。

一家名为区块律动
BlcokBeats的区块链媒体曾声称拿到了一份IDG资本的内部投资报告,报告提到,比特大陆将公司现金中的15亿美金全部换为BCH。

对于上述传言,比特大陆一如既往地不予置评。

尽管如此,可以确定的是,加密货币资产确实给比特大陆造成了困扰。以至于在向二级市场描绘的故事中,比特大陆试图撕掉币圈标签,转而扮演一名芯片设计领域新贵。

04

转型AI芯片,对标英伟达

在长达400多页的招股书中,比特大陆用大量篇幅将自己描绘成一家ASIC芯片设计公司,其声称,我们是世界上少数几家有能力开发用于云端训练及推断的芯片的AI芯片公司之一,其中主要包括Google和NVIDIA。

而在此前流出的一份Pre-IPO轮融资材料中,比特大陆表示,自己的营收、毛利率、净利率、市占率数据和技术布局上相似于英伟达,其转型AI芯片公司的野心昭然若揭。

早在2017年第二季度,比特大陆已经推出了其第一款AI芯片;2018年第一季度,第二代AI芯片BM1682也问世。该公司称,BM1682芯片在2018年度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展现出了优越的性能。

招股书中,比特大陆将自己称为AI芯片行业的有力竞争者,本次IPO募资中也有相当部分将投入到AI芯片的研发中。创始人吴忌寒曾公开宣告,AI芯片在5年内可占据比特大陆收入的40%。不过,截至2018年6月30日,AI芯片对其业绩的贡献率不到0.1%。

没关系,重要的是未来。比特大陆认为,其转型AI芯片的核心竞争力是其卓越的研发能力。到底有多卓越呢?市界将其2017年研发投入与对标对手英伟达做一个对比。

2017年,英伟达研发投入超过17亿美元,占其营收的比重将近20%,而比特大陆2017年研发投入不过7300万美元,占营收比重不到3%。

对比结果相当惨烈。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加大研发投入,半年投入已上升至近8700万美元,占营收比重超过3%,跟英伟达的投入相比,仍然相形见绌。

经过中兴事件的洗礼后,国人对芯片行业研发投入的特性应该已经有所了解:砸钱不一定行,但不砸钱万万不行。在AI芯片行业中,有钱有人有基础的巨头多不胜数,比特大陆想弯道超车绝非易事。

05

IPO前景难测

比特大陆当务之急并非追赶英伟达,而是上市。而对于建立在加密货币基础上的矿机公司来说,政策因素或许才是上市最大的拦路虎。

2017年以来,包括中国、韩国、俄罗斯在内的多个国家开始封杀加密货币,禁止国内的加密货币交易活动。与此同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多次拒绝比特币ETF的上市请求。凡此种种,不仅引起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价格下跌,也对寻求上市的币圈企业释放了不友好的信号。

早在今年5月和6月,比特大陆的老对手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已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但至今仍未通过聆讯。

如今,负面缠身、前路未明的比特大陆,凭什么成为例外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