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集团娱乐网炒币要凉凉!监管再度表态,剑指虚拟币炒作 提供者 财联社

币圈链圈强监管2017年开始,资本疯狂涌向区块链和虚拟币领域。随着市场的狂热,各种打着区块链幌子的项目也混进其中。近期,以太坊大跌,获客新用户成本居高不下,映射出币圈多数公司面临的环境。这也进一步带动币价下跌。币圈的自媒体也遭到严格监管,8月21日晚,部分发布虚拟币资讯的自媒体被关闭。而监管对虚拟币炒作的整顿仍未结束。从全球视角来看,欧美国家等主要经济体对ico亦从严监管,抹杀灰色操作空间,杜绝监管套利。(包芳鸣)8月21日晚间,部分发布虚拟币资讯为主的自媒体被关闭。随后,腾讯方面回复媒体: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8月22日,北京市朝阳区金融办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日前向区内各商场、酒店、写字楼下发了通知,禁止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宣讲等活动。北京国贸地区多家酒店也确认接到相关通知。“其实今年上半年酒店就已经收到通知不能接这样的活动了。就是不合法。”五星级酒店销售负责人李超介绍。种种行动表明,监管部门对于虚拟币炒作等问题仍将持续高压,上述动作也不难理解。央行等七部委在2017年9月4日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称《公告》)就明确指出,代币发行(ICO)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在《公告》发布即将一周年之际,监管不断封堵其中可能存在的漏洞。监管部门披露,以人民币交易的比特币从之前全球占比90%以上,下降至不足1%。依附ICO形成的币圈交易所、自媒体、项目方以及参与其中幻想暴富的投资者,又将如何面对泡沫破裂后的现实?

一位接近虚拟币交易所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粗略估计目前国内炒币人群仅剩数十万人,已经很少有新增投资人参加。

财联社(北京 记者
姜樊)讯,近期,区块链概念再次迎来春天,但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币非但未迎来一波“高潮”,反而寒意阵阵。今日,上海相关监管部门表示,将加大监管防控力度,打击虚拟币交易。并再度将虚拟币相关炒作定性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此前有业内人士曾直言,此次区块链的火热,是“国家队入场”,首先清理的便是“野路子”的炒币行为,这意味着币圈的骗子们“末日”就要到了。如今,监管层多次强调打击炒币行为,似乎也正印证着这样的预言。再定性炒币行为
属非法公开融资行为上海监管称,近年来,与虚拟货币相关的炒作(如ICO、IFO、IEO、IMO和STO等)花样翻新、投机盛行,价格暴涨暴跌,风险快速聚集。相关融资主体通过违规发售、流通代币,向投资者筹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其本质上属于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严重扰乱经济金融秩序。实际上,这并非是央行首次对虚拟币的炒作及融资进行定性。早在2012年到2013年间,比特币价格从200多美元,一路狂飙数倍1000多美元,主要玩家来自中国。2013年12月,央行就曾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称,比特币等虚拟币并非合法的货币。当时便引发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大跌走势。此后,ICO等以比特币、EOS为基础的融资行为再度火爆,央行再度出手整治。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对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场所进行清理整顿,境内虚拟货币交易规模大幅下降,有效避免了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暴跌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冲击。此后,针对在境外架设服务器向境内居民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行为,进一步加强监管,并从支付结算端入手持续加强清理整顿。此外,央行还曾叫停虚拟币交易平台的人民币交易业务,并勒令第三方支付等平台停止与相关交易平台合作。不少大型交易平台不得不将相关业务搬离中国。围剿虚拟币炒作
多家区块链公司已被查在此次《公告》中,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会议办公室、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要求,积极开展上海地区相关集中清理整治,于2017年10月底完成当时已发现的13
家ICO 平台和10
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清理整顿。在集中清理整治之后,继续保持高压态势,对监测发现的参与虚拟货币活动的机构,采取约谈、检查、取缔等监管措施,及时化解相关风险。“近日,在区块链技术推广宣传过程中,虚拟货币炒作有抬头迹象。”《公告》指出,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会议办公室、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联合上海市区两级各相关部门,对上海地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开展专项整治,责令在摸排中发现的为注册在境外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提供宣传、引流等服务的问题企业立即整改退出。实际上,目前已有区块链公司被警方调查。今年9月,杭州存信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古荡派出所查封。存信科技是知名区块链项目公信宝的研发和运营方,这家公司算得上是区块链领域的明星企业。而币圈名人李笑来是该平台股东。不仅如此,此前市场传言比特大陆实际控制人詹克团被警方带走,而神马矿机CEO杨作兴或也因詹克团“被带走调查”。显然,这种打击远未结束。上述《公告》指出,下一步,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会议办公室、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将继续贯彻落实《公告》要求,对辖内虚拟货币业务活动进行持续监测,一经发现立即处置,打早打小,防患于未然。“投资者如发现各种形式的虚拟货币业务活动,以及通过部署境外服务器继续面向境内居民开展ICO及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的组织或个人,可向监管部门举报,对其中涉嫌违法犯罪的,可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告》称。骗子和赌徒的世界
ICO等融资骗局多多“如果深入了解,你会发现,用ICO等方式融资的世界中,基本上都是骗子和赌徒。”一位区块链相关人士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他也曾想用ICO等方式融资,但通过一番研究后最终作罢。2017年,ICO等虚拟币融资模式兴起,坊间传言“只有3种ICO的虚拟币”:一种是翻3倍的、一种是翻10倍的、一种是翻100倍以上的。然而现实却是十分骨感。上述业内人士之言,虽然刚开始通过ICO融资的虚拟币还有一些是为了技术驱动的,但后来ICO概念火爆后,越来越多的新币连白皮书都在造假:“最重要的代码都是抄来的,融资以后获得的资金实际上是比特币、EOS等虚拟币,动辄价值上千万元。”上述业内人士称,由于这些虚拟币没有国界,所以在国外兑换成美元,通过设立一些皮包公司等左手倒右手的手段,动辄融资千万的资金就落入发币者手中。一些交易平台也在其中起到关键的作用。一位专注于区块链天使投资的人士透露,在新币登陆交易平台(相当于二级市场)之前,都会有一级市场的人士进行投资。无论是一级市场的投资者还是二级市场的交易平台,往往都会得到一定比例的新币。“如果是好项目,一级市场投资人和交易平台都会将币留在手里以期升值,但如果是没有价值的空气币,则会在上交易所后几方联合砸盘,收割二级市场的韭菜。”上述人士说,即便是最有经验的区块链投资人,在二级市场都会“输掉底裤”。然而,在这些“大神”眼中的韭菜们,却是另一翻景象:即便已经亏掉九成本金,仍然不会放弃,甚至在各个炒币群里,有人甚至大量回收已经跌到谷底的虚拟币,以期待不久后可以翻盘。值得注意的是,在ICO被整顿之后,越来越多的融资形式接连出现。“万变不离其宗。”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这些新的虚拟币盘子很小,无论是拉升还是砸盘,都易如反掌,这些操作都掌握在庄家手里。

8月21日晚间,部分发布虚拟币资讯为主的自媒体被关闭。

随后,腾讯方面回复媒体: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

8月22日,北京市朝阳区金融办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日前向区内各商场、酒店、写字楼下发了通知,禁止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宣讲等活动。北京国贸地区多家酒店也确认接到相关通知。

“其实今年上半年酒店就已经收到通知不能接这样的活动了,就是不合法。”五星级酒店销售负责人李超介绍。

普京集团娱乐网 1

种种行动表明,监管部门对于虚拟币炒作等问题仍将持续高压,上述动作也不难理解。央行等七部委在2017年9月4日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称《公告》)就明确指出,代币发行(ICO)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在《公告》发布即将一周年之际,监管不断封堵其中可能存在的漏洞。监管部门披露,以人民币交易的比特币从之前全球占比90%以上,下降至不足1%。依附ICO形成的币圈交易所、自媒体、项目方以及参与其中幻想暴富的投资者,又将如何面对泡沫破裂后的现实?

披上区块链外衣

包下五星级酒店几天开会,豪车接送,模特助阵。这是李超印象中的虚拟币推介活动的盛况。“相当豪气,不过骗子不少,带点儿传销性质,要小心。”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醒道。

资本在2017年开始疯狂涌向区块链和虚拟币领域。区块链创业者丁强在这年6月份从一家金融机构的技术部门辞职投身区块链创业,参加各种区块链会议成为入门的第一堂必修课。五星级酒店和美女模特几乎成了类似会议的标配,还会有所谓的币圈大佬站台,会议多以项目推介为主,在铺陈项目的白皮书、技术团队之后,总会转换到项目近期会发布代币,登陆某交易所。“去年会议很多,今年也不少,不过最近行情不好,会议已经很少了。”

在《公告》之后,火币、OKCoin币行等虚拟币交易平台将服务器注册地迁往塞舌尔、伯利兹等偏远国家,仍然主要面向国内用户提供交易。相关会议也开始迁往中国内地之外的地方举办。“韩国、新加坡、日本较多,也有去美国开会的,但更多都还在中国周边区域。”丁强介绍。

今年4月23日至25日,三点钟社群主办的“世界区块链大会·三点钟峰会”在澳门威尼斯人酒店召开。这一峰会也可谓是所谓区块链峰会的典型代表。在现场参会的区块链创业公司人士李远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场少有人关心真正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只要给主办方缴纳一定费用就可以进行项目路演,均是以“链”为名的ICO项目。而主办方自身则在力推一个叫XMAX的ICO项目。

币圈自媒体“卖水”

文首被封停的币圈自媒体们,亦是“世界区块链大会·三点钟峰会”的标配。

在一场近期举办的区块链会议通知中,超过120多个币圈自媒体密密麻麻列在会议通知中,包括金色财经、币问、巴比特、深链财经等。这些自媒体在去年下半年密集成立,被业内称为“卖水者”。

尚未有商业可持续场景的区块链项目,何以吸引自媒体蜂拥而至?

“就是利益驱动。自媒体入局最疯狂的时候,就是虚拟币价最高的时候。”一位曾短暂投身币圈自媒体的前媒体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个币圈自媒体刚成立便宣布获得百万乃至千万元的投资。

他介绍,某头部币圈自媒体一篇专访收费一个比特币,公关一次也要几十万,发布白皮书一次10万。不过,这些收入对于多数币圈自媒体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币圈自媒体最主要的任务,便是为虚拟币或者区块链项目撰写推广文章,吸引投资人参与,获得项目方、交易所的代币分成。

“我们的投资人也没想着通过媒体业务赚钱,主要是媒体的投资成本低,还可以参与到币圈生态中。”一位币圈自媒体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也是金色财经的创始人。今年7月,“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在年初的内部分享录音泄露,录音中李笑来称,杜均的核心服务是媒体服务,并且他与火币有关联,可以推荐上币,这就是其核心能力。

割韭菜“刨了韭菜根”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采访中,多位采访对象都对记者重复着上面这句话。上述李笑来泄露的录音中,揭底了币圈割韭菜的套路,不过被点名的多个项目并无波澜。

近期,虚拟币行情大幅跳水。行业研究机构Standard
Kepler发布研报指出,由于项目可持续性存疑,以太坊(ETH)创2018年新低至295.9美元/枚。并指以太坊价格下跌与ICO项目方套现离场有较大关系。

丁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99%都是空气币,而项目方套现后多数空气币正在归零。“币圈割韭菜的速度越来越快,要把韭菜根都要刨了。”他介绍,此前币圈项目方普遍收割二级市场,即在私募阶段参与的投资人普遍都能赚。但此后开始收割一级市场投资人乃至基石轮人,出现虚拟币登陆交易所便破发甚至大跌。上述三点钟社群创始人玉红的项目XMAX,拉来多位币圈大佬站台后,登陆交易所币值便下跌了99%,同时项目白皮书也被指造假。

一位接近虚拟币交易所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粗略估计目前国内炒币人群仅剩数十万人,已经很少有新增投资人参加。“项目方募集情况不理想,而且以太坊又大跌,获客新用户成本居高不下,这是目前币圈多数公司面临的环境。这又进一步带动币价下跌。”

一位接近监管部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监管对虚拟币炒作的整顿尚未结束。“搞传销的空气币,真的和区块链没任何关系。币圈吹的牛兑现不了要凉凉了,多关注区块链的应用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