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如何同时帮助难民和东道国 – 比特币资讯网(Bitcoin86)-读懂区块链与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区块链产业服务平台

全球难民危机是一种贯穿历史的人道主义问题。更重要的是,只要战争存在,它就会继续存在。由于全球冲突日益猖獗,尤其是在中东和北非,因此,世界上目前有超过6800万人流离失所也就不足为奇了。寻求庇护的人离开自己的国家,迁移到一个新的地区,并融入一个新的社会,这一过程目前对所有利益相关者来说都是棘手和头痛的问题。对于难民和他们的家人来说,这是一段超常的情绪化旅程。因为暴力肆虐,许多人逃离时不能获得适当的资源和符合准则的文件。对于移民和援助部门来说,这也是一场严酷的战争。有效地向难民营提供和分配资源成为一项艰巨的任务。但对于每一位利益相关者来说,存在很多后勤问题,比如关键的文件和证件丢失,从而延长了移民过程。虽然国家冲突和分歧是社会现象,没有任何技术能够解决,但是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许多延长难民危机的系统和后勤问题。支撑大多数加密货币的数字分类账可以帮助缓解由于缺乏透明度、问责制、识别性、资源分配不佳以及跟踪资金等产生的问题。这些因素结合起来将改善难民的整体生活条件,甚至可以改变和革新我们帮助难民的方式。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在过去的50年里,被迫移民的移民过程相对保持不变。虽然现在已经开发了跟踪和储存信息的新技术,但不幸的是,这些技术并不经常用于解决难民问题。更糟的是,寻求庇护者也没有携带许多国家所需的必要文件。根据NRC的研究,70%的叙利亚难民缺乏必要的身份证明和财产所有权文件。这对个人来说很难,即使从政府的角度来看,这个过程也非常不清晰。劳里研究所(Lowry
Institute)的克里斯蒂安•霍林斯(Kristian
Hollins)指出,不幸的是,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是由于关键党派在国际上的责任不明确导致的。霍林斯说:“对于接收寻求庇护者的国家来说,核实身份的挑战是众所周知的,大多数国家都制定了法律和程序要求来满足这一要求。但是对于如何最好地确立一个人的身份,还没有公认的国际共识。”根据Big
Think的观点,即使难民确实有身份证明文件并安全到达目的地,在大型官僚机构中追踪所需的所有数据同样非常困难。此外,这些官僚机构在数据和识别记录方面没有明确的标准。总的来说,所有这些东西慢慢演变成一个大问题,往往导致难民和他们的家人被长期拘留、监禁,有时甚至被驱逐出境。生命物资分配不畅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
)和联合国难民署(UNHCR)的数据,大约有2250万难民依赖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和国际援助社区的救助。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不仅是在文件和身份方面的问题;在分配生命物资时,这也成为一个巨大的挑战。在信息基础设施不发达的国家,这一挑战更为严峻。分发援助物资是一个关键的组成部分,因为许多家庭逃离时几乎一无所有。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应急指南,大多数时候这些难民没有任何私人物品。难民不仅需要食物和水,而且还需要特殊的非食物物品,如住所、烹饪用具和基本的医疗和卫生设备。虽然联合国难民署有不同的分配系统选择,但物品分配过程中仍存在许多问题,因为分配很难协调,而且在出现后勤、行政和安全问题时分配往往会被拖延。此外,即使没有延误,有时也会出现供应短缺和资源分配不当的情况。这些问题还包括到缺少捐款以及挪用资金。

联合国难民署在9月初警告称试图进入欧洲的难民死亡率已经上升了。而鉴于试图跨过亚欧边境的难民数量已经下降,这一情况听起来也愈显残酷。从2018年1月至7月,每18名试图穿过地中海中部进入欧洲的难民中就有一人死亡。这个数字是2017年同期的两倍,当时每42名试图穿越边境的难民和移民中有一人死亡。这个夏天在美国爆出了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以及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丑闻。两个机构都被指控实行零容忍政策,将非法移民儿童与父母分开。自2017年1月起,全年被逮捕的移民人数激增,
从2016年的110,568名上升到2017年的143,470名。尽管“难民危机”这一流行语被留在了2005年,考虑到叙利亚抑或委内瑞拉等国的大量经济和社会政治危机,甚至还有亟待科学家们解决的全球性气候移民危机,大规模移民问题始终是21世纪最核心的议题之一。因此,一个有人情味的移民政策就很重要了,而面对其实施上的困难,我们是否能够依靠去中心化技术来改善它呢?实际上,我们可以。全球护照假设你流离失所,迫于战争、恐怖袭击或是饥饿而开始逃亡,那么你可能会遇到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证件的遗失。难民在紧急逃离时可能会落下自己的护照、财产所有权或者学历凭证,而在他们前往避难国的途中也十分缺乏安全保障。而这些就会在他们进入新的家园进行身份认证、取得合法身份的官僚主义程序中导致问题和延迟。挪威难民委员会研究表明,70%的叙利亚难民没有基本的身份证明和证明财产所有权的文件。东道国自然也会受到这些损失的影响,他们的问题在于无法获得与新移民相关的关键信息。在处理无证移民问题时,移民局官员无法了解移民的健康状况、家庭关系或者犯罪记录的等信息,或对任何能够帮助他们做出决定的关键数据进行验证。不必说,这就可能造成难民的名额被经济移民、逃亡者甚者导致大规模流离失所的战争犯利用。不仅仅是政府机构需要个人证件,因此,在难民被接纳,甚至获得新的护照后,问题可能会变得更糟。由于更少受到人道主义道德的规范,企业对于证明文件的要求更加严格。即使是本国的专业人士也很难获得一份高质高薪的工作,而缺乏文凭证明则令难民求职成功的机会几乎降低到零,不论他或她实际掌握了哪些技能,又有多少从业经历。在高度官僚制度化的世界中,上述困境还会发生在生活的其他各个方面。从公共医疗援助到银行信贷,缺乏必要文件使难民始终处于被排斥的地位,并将他们推向其他基于种族或者宗教的传统组织,这些组织在东道国的冷漠中能够向他们提供一些补偿和援助。这种多元化的发展结果几乎很明显成为了移民无法成功融入当地的例子。另一个重要问题是数据安全性。难民的身份信息在联合国难民署开发的智能生物信息采集系统支持下得以重建。难民署已经登记了数百万名难民的信息并且将这些记录都保存在一个数据库中。但证据表明,像这样的中心化系统更容易受到攻击。Aadhaar是印度大规模生物信息数据库,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性公民信息数据库。而联合国难民署官网上发布的一篇报告表明,这个数据库存在严重的违规操作,去年,有指控称该数据库上的信息在网络上仅以8美金的价格被售出。资金募集和管理但是,从寻求庇护到在一个新的国家取得合法移民的身份存在着巨大的鸿沟和许多问题,并不是每一个难民都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即使他们已经安全地携带了所有必需的文件。尽管各类国家级、国际性机构和非政府组织都对难民投入了大量的关注以及资金支持,资金筹集和管理始终是移民政策中的一个大问题。在等待东道国的决定期间,难民需要在营地或者难民中心度过数月甚至数年,在那里他们感受不到最基本的舒适和安全感。一轮又一轮的面试、文件和申请流程把他们从新生活中剥离出来,在体制内部失败无效的沟通令他们缺乏安全感。而“统计上的”错误几乎消除的代价却是个体的命运。资金分配是另一项十分容易出错或者存在渎职风险的基本官僚主义活动。而这种错误的代价高得惊人。据位于布里斯托的发展倡议组织研究员估计,2011年捐赠者捐出的超过1千亿美元的官方双边发展援助金中至少220亿美金从未到达发展中国家。相反,这笔款项被用在捐赠国的活动中,或者被用来减免或者重新安排债务。在关于叙利亚危机爆发后由多个国际性机构资助的希腊难民营的效率的报告中,《卫报》援引了一位匿名高级官员的话称,据估计每100美金中就会浪费70美金。人权观察站在2017年的报告中警告称捐赠资金的管理缺乏透明度,尤其是在为至少160万来自叙利亚的学龄儿童提供受教育机会这件事上。非营利组织解释称数以亿计的资金存在交付不足的现象,同时突出了主要问题,他们缺乏捐赠者集资的项目信息以及具体时间安排;同时捐赠者也没有连贯、详细及时的报告。芬兰式实验芬兰的人口数是550万,并不能接受大量难民。2018年,芬兰承诺接受750民难民,这些人主要来自叙利亚和刚果共和国。这个数字远小于其邻国瑞典的配额,瑞典承诺接受3,400名难民。然而,这个国家在如何有效地把现代科技应用到移民政策中时却为全球各国做出了榜样:芬兰正在使用区块链技术帮助新移民加快融入的脚步。过去三年间,芬兰移民局一直都在向寻求庇护的难民和移民提供预付费万事达卡,而不是传统的现金。而现在,这个项目已经拥有数千名有效持卡人了。这些银行卡和存储在区块链上的唯一数字身份进行绑定。这个由位于赫尔辛基的初创公司MONI开发的系统为每一名参与者都保存了一个类似银行账户的完整的账本。人们可以用他们的账户支付账单、购物或者领取工资。每一笔交易都会被记录在由去中心化网络维持的公共数据库中。这使移民局能够跟踪每一个持卡人的收支情况。而对移民而言,MONI账户意味着一种简单、易上手的工具,同时不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向雇主验证自己的身份。从索罗斯的秘密武器到被联合国采用的工具在2018年1月世界经济论坛举办的达沃斯论坛上,身价亿万的投资家、慈善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表示他的企业已经在移民政策中用上了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可以有积极正面的用例。实际上,我们正在使用它,来帮助移民和家人联系,同时安全地保管并携带他们的存款。”然而,在问答环节,索罗斯并没有披露具体的实施细节,自此以后也没有给出更多的信息。虽然这位亿万富翁选择为善而不与人知,作为人道主义救援和移民援助的主要国际力量,联合国已经迈出一步,开始采用区块链技术了。2017年,埃森哲和微软合作利用区块链技术建立了一个数字身份识别网络。这个网络是一个由联合国支持的项目的一部分,其目的旨在为全球范围内11亿没有官方身份文件的人提供合法身份。这两家公司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ID2020第二次峰会期间公开了该网络的原型。这款工具的目的在于在区块链上存储生物信息数据,一个指纹或者虹膜扫描,并借此来帮助个人完成身份证明,即使是在他们丢失了纸质文件的情况下。这个平台也会连接到现有的商业和公共组织的记录存储系统。埃森哲金融服务业务董事总经理David
Treat甚至称这种数字身份是一项“基本人权”:“没有身份,你就无法获得教育,金融服务,医疗健康服务,或者任何一种你想得到的服务。你的权利被剥夺,你被社会边缘化了。”联合国对区块链一点也不陌生。这个跨国机构举办过各种讨论创新技术的公共活动。2018年7月,
它甚至成立了“数字合作高级别专家小组”,将区块链技术明确列入议程。5月初,它与区块链平台IOTA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以探索该技术如何能提高联合国工作效率。由于近代以来慈善事业的需求,联合国还开展了一个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以太坊区块链落地项目。2017年5月,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向难民提供了一种可以直接兑换生活资源的票据,这种票据基于加密货币技术,可以在所有参与项目的市场中使用。这些独一无二的加密票券的编码对应着数量不明的约旦第纳尔,将会被发给几十家商铺。而收银员所需要做的仅仅是通过眼部识别硬件来确认使用者的身份。据称,仅仅试点项目就帮计划署节约了15万美元每月,同时免去了98%的银行转账手续费。这个项目覆盖了10,000名叙利亚难民。2018年2月,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一名负责人Robert
Opp告诉彭博社,联合国正在扩大区块链支付系统。该署期望通过转而使用基于以太坊数字货币网络的分布式账本来节省数百万美元的银行转账费用。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官方网站提到,截至2018年1月,超过10万名居住在难民营的人通过该系统得到了援助。该项目下一阶段将扩大到所有在约旦接受粮食计划署援助的叙利亚难民,总计50万人。此外,目前至少还有其他六个联合国机构正在考虑利用区块里应用来帮助实施国际援助,尤其是供应链管理工具、支付环节的自动审计、身份管理以及数据存储。这些机构包括联合国项目事务厅、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妇女署、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以及联合国发展组。当然,区块链不可能解决移民政策所牵涉到的所有政治问题。它只是一种技术工具
,尽管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工具
,但它不会传递仇外、同情的概念,它也无法保证难民成功地融入当地或者创造高薪,有意义且受社会保护的职位空缺。它可以帮助政策落实,但无法成为政治意愿的替代选项。我们也不能简单地消除使用区块链给东道国以及人道主义机构对事件的控制程度带来的影响所引发的争议。分布式账本技术无疑为其无政府主义性质以及密码朋克的家学渊源感到自豪,同时也挑战着我们所赋予政府和金融体系的权力。因此,我们无法怀疑在区块链帮助政府移民机构取得生物信息控制的能力中有什么专制的东西。在不久的将来,只要世界上还有战争、饥饿和不平等,移民始终都会是一个大问题,更别说还有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隐隐逼近,以及解决边界和国家福利问题的最终的哲学方案。而区块链能够做的是帮助难民得到更透明也更慷慨的经济援助,保管他们的重要文件,同时追踪申请流程,而这一切都不再有人工的失误。这听上去是个不错的开始。来源:区块链铅笔

图片 1
国际移民组织图片/Rafael
Rodríguez来自中美洲的移民“大军”途径墨西哥恰帕斯州。

联合国难民署今天就美国政府宣布最新政策,禁止非法越过美墨边境的移民在美申请庇护发表声明,强调许多通过非正规途径进入美国的移民家庭都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做出这一“绝望的选择,并不是为了躲避边检机关”,同时呼吁美国作为1967年《关于难民地位的议定书》的缔约国之一,应切实履行议定书的相关规定。

据媒体报道,美国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今天发布一条暂行规定,宣布将禁止非法跨越美国南部边境的外国移民享有申请庇护的资格,移民必须在边境的官方入境口岸提出庇护申请。在此之前,所有申请庇护者无论以何种方式抵达美国,均可提交庇护申请并获得听证的机会。

联合国难民署表示,“在一个理想化、可预测的世界里,寻求庇护者应该能够出现在边境口岸,并要求获得保护。然而,难民逃亡的现实情况是非常复杂的,需要以有组织的方式进行管理,才能让他们获得有尊严的接待和安排。”

难民署指出,“在美国南部边境,官方过境口岸接纳能力长期不足,导致大批难民滞留在墨西哥北部,迫使许多脆弱的寻求庇护者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转而向偷渡者寻求帮助,以非正当的形式越过边境。许多寻求庇护的家庭做出这一绝望的选择,并不是为了躲避边检机关。”

Among the people on the move in Central America + Mexico, many are
fleeing deadly violence or persecution. Those vulnerable individuals
must be able to reach safe ground and have their story heard.Our
statement on the new U.S. asylum regulation:
pic.twitter.com/c9eAziDOpj

— UNHCR, the UN Refugee Agency (@Refugees) November 9, 2018

难民署强调,当前在中美洲和墨西哥境内移徙的人潮中,有许多人都是在逃离威胁生命的暴力或迫害,急需国际保护。难民署希望“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确保任何需要难民保护和人道主义援助的百姓能够及时且不受阻挠地获得援助与保护”。

难民署表示,国家安全与让难民和寻求庇护者获得有尊严的接纳,并非相互排斥,而是相辅相成的。难民署随时准备支持美国和所有其他国家的政府,以及民间社会合作伙伴,确保让那些逃离威胁生命的暴力和迫害的百姓,能够抵达安全地带,提交庇护申请,并获得审核的机会。

上月,一支大约由5千到1万人组成的移民“大军”从中美洲国家洪都拉斯出发,徒步穿越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试图通过墨西哥进入美国,其中大部分都是希望逃离贫困和帮派暴力的洪都拉斯人,目前已有数千人抵达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

美国特朗普政府已多次警告将关闭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的边境,并向边境地区派遣军队。

联合国难民署正在移民行进路线沿途进行需求评估,并与合作伙伴一同为有需要的百姓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普京集团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